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时代先锋-正文
伞训骨干杨晨:倔强“伞痴”(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6-27来源: 解放军报
分享到:更多

伞训骨干杨晨

倔强“伞痴”

(图片摄影:张鑫)

  在生命中最危急的时刻,杨晨对跳伞的“痴情”也丝毫没有减少。

  “嘀!”随着撕扯般的长鸣声,杨晨像出栏的骏马,弓身低头,朝着机尾方向奔去。忽然,他感觉眼前一亮,身体就开始失速下沉。几乎是在刹那间,耳边轰鸣的马达声戛然而止,一切归于沉寂。

  “0001秒,0002秒……”杨晨像往常一样开始默数秒数,计算着伞开的时间。

  “0005秒,0006秒……”数过5秒后,杨晨的心里开始有些急躁。以往的跳伞中,其他战友主伞延迟开伞的情况时有发生,“难道我也碰上延迟了?”

  “跳伞员杨晨,迅速打开备份伞!”这时,他头盔电台里突然传来对空指挥急促的呼喊声。

  接到指令,杨晨不假思索地抓住备份伞手拉环,猛地一扽,只听“砰”的一声,一团白花花的伞衣就飞过了头顶,绽放蓝天。

  经历过主伞不开这样的重大特情,性格倔强的杨晨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越挫越勇。他2年进了2次空降空投骨干集训队,跳到了别人三五年才能达到的跳伞等级。

  那年冬天,当入选空降兵特种兵的愿望落空,杨晨头脑一热选择了退伍。然而,每每听到头顶上飞机的轰鸣声,杨晨就感觉血往脑袋上涌:“不行,得想办法去跳伞!”

  他找到一家地方跳伞俱乐部,考取了跳伞执照,从一名伞兵转身成为职业跳伞教练。虽然在俱乐部跳伞有着不菲的收入,但跳了一百多次后,杨晨还是觉得“不是那个味儿”,心中又燃起一团火。

  巧的是,二次入伍的杨晨竟然又回到了当年的新兵连。“白白耽误2年,又成了新兵!”已经是下士的同年兵张世勇为杨晨打抱不平。“这也是一种不同寻常的经历嘛……”这样的“尴尬”让杨晨有点始料未及,但只要能跳伞,他觉得什么都值了。

  新训结束后,杨晨如愿分到了空降引导队。一次队里组织新引导员“三无”(无地面引导、无气象资料、无对空指导)条件跳伞训练。跳了两百多次伞,杨晨觉得别说什么“三无”,就是闭着眼睛也能安全着陆。离机、开伞、观察地形,一切正常。

  到达中低空后,杨晨投下一枚烟幕弹试风,看着飘散的烟雾和越来越低的高度,他调整好方向和姿态,准备着陆。刹棒,着陆……就在预判着陆的瞬间,杨晨感觉双脚踩空并没有触地。他稍一迟疑,“咚”的一声闷响,双脚砸地,像是黑夜里不小心踢到了一堵硬墙。

  这是他为自己误判着陆时机付出的代价,同时也让他意识到,很多方面,自己还真就是个新兵。

  “戴什么衔,就练什么功!”杨晨藏起自己的经历,一心钻研跳伞。

  今年6月,他第4次走进了空降空投骨干集训队,参加空降兵部队新伞型训法,他迎来了跳伞生涯的第300次跳……

  5年间,义务兵军衔戴了两轮,杨晨却觉得不亏。“虽然走了回头路,风景却不一样!”眼看又到了选择走留之际,这次杨晨决定留下,与刚在改革中焕发新生的老单位一起“二次创业”!

  没有一条路是重复的

  ■杨 晨

  有些道路似曾相识,但没有一条路是重复的!只要用心走,就会遇见独特的风景,收获别样的成长。(刘汉帝)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