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农民工-正文
八里庄北里小区物业:给老旧小区当管家职工坦称不容易(组图)
http://www.workercn.cn2013-12-10来源: 中工网——《劳动午报》
分享到:更多

    ■最怕的是城里人不屑的目光

    ■解历史遗留难题任重而道远

    ■物业费收缴难迟迟没有解决

    ■维修工没有一天能按点吃饭

    “您别拍了,您这么一拍,我们不会扫了……”八里庄北里小区内两个正在狂风中清扫树叶的清洁工,发现有人为他们拍照时,动作突然僵硬起来,头更低垂,手中原本呈45度斜角的扫帚,却竖起来变成了近80度。

    北京入冬以来最寒冷的一天,树上仅存的最后一批残叶,全部被凛冽的西北风一股脑撕扯下来。小区的清洁工侯海舰、孙安群的工作量顿时也提高数倍,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清扫。

    清扫工作

    需要吃苦耐劳

    小区物业的服务面积大约在24万平方米,若形象地比喻,就是相当于500多个国际标准的篮球场。

    侯海舰与孙安群都是来自外地的农民工,他们吃苦耐劳、勤勤恳恳,就是为了在城市里挣点钱给乡下的家里寄回去。所以,苦累对他们没有什么,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城里人不屑的目光与对他们颐指气使的口气。

    树叶飘到业主的车轮下,他们就小心翼翼地弯腰一点点把树叶勾出来,生怕扫帚不慎碰到车身。“万一人家指着划痕咬定是我们碰的,那可实在是赔不起啊!”孙安群摘下口罩,苦涩地表白。

    这时,走过一个头巾、口罩都装备整齐的女士,侯海舰与孙安群立即停下清扫,让妇女先走过去,然后再继续打扫。他们说:“不用领导嘱咐,我们也知道有人过来时得停一停,不能让人家在暴土狼烟中冲过去啊!”

    装满一车落叶后,两个人推到堆肥池。原来,制肥绿化、变废为宝的节能环保理念,早已融入物业管理工作中。小区多年前就专门设立了落叶回收区,通过自然发酵变成有机肥料,再给小区的花草施肥,可谓一举两得。

    城乡结合小区

    变身花园小区

    位于定慧寺附近的八里庄北里小区,是一个老旧小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就开始陆续有居民入住。那时,尚处于农村形态的西四环路,还是一个比较遥远的地理概念,各种配套设施都很落后。华丽楼宇物业管理公司从一开始就负责这个小区,直到1997年,小区内的许多道路还是土路呢。

    回忆起最初来到这里,现已任物业公司总经理的叶圣斌感慨万千。那时的八里庄北里小区就是典型的“城乡结合部”。他以最初一个普通办公室职员的身份,见证了这个小区的逐步发展变化过程:“不容易啊!以前这里就是一片废土堆,有些大车在晚上横七竖八地停在这儿,刮风时就黄沙弥漫……”

    不过,现在这里是假山与廊亭,碎石铺就的小径曲曲弯弯地在树丛中延伸,如果是夏天,这里肯定是纳凉最佳去处。再走不远,一个僻静的角落开辟了一个宠物排泄专用点,特意埋一个宠物狗喜欢的汽车轮胎作为引导。“宠物粪便一直是业主投诉的热点,清洁工不可能24小时都在清扫,为了提升公共环境,才因陋就简地开辟这个专用区。”叶经理解释道。

    尽管在叶圣斌眼里,现在的小区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物业管理公司也获得过许多荣誉,诸如:“工人文明先锋号”、“北京市优秀住宅居住小区”、“物业管理规范化服务先进集体”等等,但他深知:一个老旧小区所遗留下的历史难题,并不是一个物业公司、哪怕是管理再先进的物业公司,也无法独自能够解决的。

    收缴物业费

    仍然是难题

    正走着,迎面过来一个捂得严严实实的老年妇女,她非常烦躁地质问:“叶经理,我们的电梯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原来,16层的塔楼电梯已经停运整整两个月了!从1997年开始使用的电梯,已经到了更换年限。但是没有公共维修基金的老旧小区,这笔钱由谁来出,则苦恼着全体塔楼的业主。当然,也包括小区华丽物业公司。

    如果由全体业主分摊,底层的住户又不同意!“我们根本不需要电梯,凭什么让我们出钱?”一层、二层的一些住户旗帜鲜明地拒绝。由于没有资金更换,高层的业主就只能每天上上下下地爬16层高楼!从9月份电梯停运前,华丽物业公司就开始挨门挨户做工作,但收效甚微。

    显然,这将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拉锯战。曾经有过的业主委员会,随着几经变迁,也早已名存实亡。在一个产权多元、住户成分极为复杂的老旧小区,别说集资更换电梯,就是每年的物业费,也在收缴时非常困难。

    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田文斌在办公桌上打开电脑,指着其中一栋楼的缴费情况说:“物业费本来很低,每平方米就5、6毛钱。各项成本都在逐年上升,但物业费一直没有涨。即使这样,许多业主也总是千方百计地拖延,真是没有办法,年年都这样!”

    不能按点吃饭

    成维修工常事

    虽然物业费不能及时收缴上,但物业每天的具体工作却一点不能因此懈怠。正准备翻开下一页时,一个电话打过来,田文斌急忙接听:一户业主家的暖气管出现漏水。田文斌告诉对方,维修部的电话,但对方称:电话无人接听。

    田文斌放下电话就跑到维修部,发现维修工张攀硕正在室外的风中锯钢管呢?“小张,你们人呢?都派出去了?那你快去12楼1门401家一趟,暖气管漏水。”张攀硕微抬起头答一声:“好的田哥,今天漏水的怎么这么多?我这就去!”说罢,他急忙收起钢锯,返身跑回屋取工具。

    10秒钟后,张攀硕斜挎着工具包就朝12楼大步流星地赶去。这时,食堂的王大姐从对面的窗口伸出头喊一句:“小张啊,那我把饭先给你打出来,回来再给你热一下吧。”食堂的王大姐,一面整理灶台,一面略带抱怨地说:“这些维修工没有一天能够按时按点吃饭的,不是今天小张该吃饭时被叫去抢修,就是明天小赵饭菜早凉透了才灰头土脸地回来……”

    对于这些,王大姐说她早已经习惯了。(伊夫)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