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五一劳动奖章-正文
曹英斌:敢于变毒为宝的“魔术师”
http://www.workercn.cn2016-07-25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人物检索:曹英斌,中原油田普光气田天然气净化厂高级工程师。先后获中石化青年岗位能手、中石化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别的同学一到暑假都去一些大城市玩,为什么我们每年都要到那个山沟里去呢?”

  晚上,忙完一天的工作,曹英斌跟女儿视频,听到女儿对即将开始的暑假生活的抱怨,他很愧疚。

  一转眼,已是11年光阴。这些年,为了普光气田,他一头扎进大巴山,奋战在生产一线,累计休假时间不超过70天,亏欠了太多亲情。

  从中原油田奔赴川东北,成为普光气田开发建设者后,曹英斌经历了太多酸甜苦辣。最初,他作为天然气净化厂工程项目部技术组负责人,负责踏勘选址。这绝对不是猎奇旅行。

  那段时间,曹英斌每天连续工作13个小时以上,自带干粮和水,爬高山、翻沟壑,一边走,一边做标记、绘草图。晚上走到哪儿,就在哪儿安营扎寨。经过1个多月的摸爬滚打,他和同事们步行上万里山路,翻越宣汉县4个乡镇的上百个山头,提出了4个厂址备选方案。

  开发建设国内首座高含硫气田,曹英斌深知,空气中硫化氢含量为1000ppm(百万分比浓度)时,就会使人瞬间毙命,而普光气田硫化氢含量高达15万ppm。面对具有“秒杀”功能的气体,必须有勇有谋。

  在第一联合装置开始工艺管网安装前,重达8吨的图纸陆续运抵现场。曹英斌立即投入了没日没夜的“审图大战”。手边,是堆满了屋子的图纸;耳边,是推土机、风镐车的轰鸣声;就连鼻子闻到的,也尽是金属焊接留下的乙炔味道。曹英斌等人像是被一股无形的热浪推动着,停不下来。

  1个月后,曹英斌累倒了。最终,他和同事向工程总包方提交了一份需进行150多处更改的报告。其中涉及的克劳斯炉、中间胺液泵等设备,如今已成为该厂的“重器”,撑起了3402亩辽阔厂区的钢铁脊梁。

  “中原油田人对高含硫天然气处理技术的认知水平,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工程总包方的高级工程技术人员向曹英斌深深鞠了一躬。

  如今,这个像大男孩一样的年轻工程师,还是喜欢跑现场,解决生产运行、安全环保方面的难题。曾有人问他:“你就不知道歇一歇吗?”曹英斌说:“看着净化厂从无到有,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给它出力,不感觉累。”

  不感觉到累,是因为曹英斌把净化厂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金贵。在该厂第二联合装置停工检维修期间,曹英斌得知现场风机发生联锁跳车,却查不出原因时,因发高烧正在输液的他,不顾医护人员阻拦,拔掉针管,起身就往现场赶。他带领技术人员紧急攻关,风机联锁跳车问题终于得到解决。

  曹英斌总是忙忙碌碌,就连家人到普光气田“反探亲”时,他也无暇陪伴。一次,走到净化厂边,曹英斌指着高大的净化装置,动情地说:“看,这就是我们的骄傲,这么大规模的净化厂,亚洲只有这一座!”那一刻,妻子和女儿理解了他所有的付出。(赵则阳 葛云飞)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