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大国工匠-正文
大国工匠刘文:驾驭“机械之王”如庖丁解牛(图)
http://www.workercn.cn2016-10-10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盾构司机刘文耳听八方,能通过声音准确无误地判断设备运行状态——
【身边的大国工匠】驾驭“机械之王”如庖丁解牛

中工网记者 叶小钟 刘友婷

  (更多精彩,请扫描观看视频)

  “我喜欢我的工作。对盾构机司机来说,不同的工程需要面对的风险都不一样,每项都是新的挑战。”虽然是个80后,但中建三局一公司盾构司机刘文在一线已耕耘了10年。 在噪音很大的操作室内,他像武林高手般能耳听八方,通过声音判断设备运行状态。

  刘文有多个重大项目经验,深圳地铁9号线项目,他担任副总工程师兼首席盾构司机;国内第一座跨海铁路隧道——广深港客运专线隧道被评为国际特大型隧道重大难点工程,他同样担任首席盾构司机,并成功实现两台盾构机在江底对接。

  “庖丁解牛”般地了解庞大机器

  盾构机集光、机、电、液、传感、信息技术于一体,被称为“机械之王”,尽管外形庞大,但内部空间十分狭小。1.85米大个子的刘文每天穿梭于盾构机中,对机器各系统研究得十分透彻,并能通过盾构机掘进时发出的声音,准确判断出机器哪一处发生故障,从而及时调整排除隐患。“这就像‘庖丁解牛’一样,只有深入了解盾构机,才能掌控它。”刘文说。

  在刘文眼中,盾构机是个“机器人”,机器运转声就是它的呼吸。“我的战友盾构机,就像一个工业机器人,外表的钢铁是它的骨骼,液压系统、风水系统是它的血液与内部循环系统,电气则是神经系统。作为盾构司机,需要经常检查它的每个部位、系统,照顾好它。”刘文一边画盾构机结构图,一边向《工人日报》记者介绍。

  “盾构机不同的部位运作声音也会不一样,例如盾构机启动时,正常的声音是‘嗡嗡嗡嗡’,如果出现故障,声音就会变得断断续续;而油脂泵正常运作时是有规律的间隔性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如果声音间隔发生改变,有可能是油脂打完了需要更换,也有可能是油脂阀坏了。”刘文表示:“如果没有及时发现故障,就会出现漏水漏泥等情况,有可能把整个隧道都淹掉。当然,机器运作是否正常,也可以通过数据检测,但是我认为通过声音判断,是作为一名合格盾构司机必备的技能。”

  掘进精度保持正负5毫米之内

  在每次施工前,工程局需要根据勘测结果制定隧道轴线。国家规范的掘进精度是与隧道轴线误差不超过正负5厘米,而刘文对自己的要求是正负5毫米之内。

  广深港客运专线隧道是国内第一座跨海铁路隧道,难度等级被评为国际特大型隧道重大难点工程。工程采用两台盾构机分别由两端掘进至江中后,在江底对接。“建设广深港客运专线隧道时我第一次驾驶盾构机,开始达不到正负5毫米。通过不断学习与改进,半年后才达标。”刘文说。

  要做到掘进的精度与隧道轴线始终保持在如此程度并不容易。

  刘文一边画图,一边向记者介绍盾构机的操作方法:“驾驶室中有四个大旋钮,分别控制盾体上的四个分区油压。每隔两秒,屏幕上就有系统反馈的隧道轴线和掘进精度的对比数值,根据数值,我判断各区所需油压是多少。”

  刘文在涉及到过江、过河或穿越重要建筑等重大风险源的项目时都会亲自上阵。深圳地铁9号线项目中,隧道需穿越罗湖区供变电的枢纽。“由于穿越地层为非常敏感的沙层,压力稍控制不好,都有可能造成地表沉降或隆起,损坏变压器,影响城区供电。”但技艺超群的刘文,在这样的风险点上总能顺利通过。

  在与国外同行的同台竞技中,刘文也一直保持领先优势,来自各国的专家同行常尊敬地说:“liu,good!”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