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学者 · 名家

白岩松:人生有厚度,才能做减法

宇浩
2018-11-08 15:36:34

  白岩松

  资深新闻人,1968年生于呼伦贝尔,主持过《焦点访谈》《感动中国》等节目,曾获金话筒奖、长江韬奋奖,著有《痛并快乐着》《白说》等畅销书。推出自创全媒体图书品牌系列“From Bai”。

  印 象

  爱摇滚爱足球

  不做油腻中年

  身为资深新闻人,白岩松认为好记者需要具备三个要素:“首先要有社会良心,其次要有知识储备,第三要能长跑,不能跑一百米就走了。”他不认为记者这个职业会很快消失,“越纵容主观的表达,越需要客观的陈述;越多的人发表意见,越需要知道事实与真相是什么;全民皆记者的时代,更需要好记者的专业主义。”不过,他对传统媒体人的处境也有很多感慨,“如果仅仅当成养家糊口的职业,这不是最好的职业,因此一定需要情感和精神方面的回报,比如成就感和尊重。”

  30岁生日那天站在松花江边做报道,40岁生日在奥运直播中度过,那些年困惑他的是“幸福了吗”,如今50岁的他学会了“善待每一个今天”,并且依然对世界保持好奇心,未来,他希望自己活成一个可爱的老头,亲切、幽默、开明、不油腻,乐于为年轻人说话,甚至有时候能替他们遮遮风、挡挡雨。

  从2003年开始,白岩松的节目稿子都是自己写的,包括《新闻1+1》一半的题目都是他想的,但他不是那种只顾工作忘了家庭的人,“我出差去过很多地方,但办完事撒腿就跑,因为我觉得没跟家人在一起的游玩,根本毫无旅游的乐趣,开玩笑说,自己都有犯罪感。”在新闻节目中常常眉头深锁的他,生活中其实是个爱摇滚、爱踢球、不爱应酬的中年宅男,“任何一个人都有AB两面甚至更多面,在不同场合、不同情境呈现不同侧面,合起来就是一个丰富的整体。”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白岩松因为金句频出而被誉为“央视段子手一哥”,不过网上挂名“白岩松”的语录虽多,但其实他从来没开过微博,也不用微信。当然这些年他一直没忘审视媒体的变革,日前结合新媒体的优势,打造了“立体出版3.0”的全新概念,推出自创全媒体图书品牌系列“From Bai”,首发作品是全新扩容的影音增值版《痛并快乐着》《幸福了吗?》《白说》,为此白岩松特别录制了270分钟心灵独白,以二维码形式独立附加于每个章节,与年轻的自己对话,开创“扫码即看,阅后即焚”的图书新玩法。此前,他的这三本书销量均过百万,合计销量超过500万册,影响了诸多年轻读者,现在他还想对年轻人说:“永远要有一双观看人生的眼睛,要多尝试,开很多扇门。”

  希望立体出版方式

  能把书变得更好玩

  记者:“立体出版3.0”概念打造的全媒体图书出来之后感觉如何,满意吗?

  白岩松:我是纸质出版的爱好者,但现在纸价涨得太厉害,其他书都涨价,我本想扛着,不过实在扛不住了。从自己这套书开始,跟互联网发生了很大关系,我觉得蛮有意思。我特别好奇,将来的书怎么出?希望我这次能给未来的图书出版垫个底、铺个砖,我觉得未来的图书出版会逆袭。刚开始试水的人,永远是后来要遭板砖的人,但板砖是对他最高的致敬方式。这次我觉得有很多遗憾,因为还可以做得更细致。但好玩的就是,图书有了新的出版方式,可以让图书立体化、多媒体化,页码不变,内容变厚,比如说隔两年有新想法可以添进去;更好玩的是,让很多出版人在思考、尝试未来的图书出版应该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读者对图书出版的期待会迅速升级,以前我就说过,要尊重规律、尊重时代,也要尊重期待,人群的期待有时候瞬间就会被点燃,在一个贫穷时代,有个馒头就不错了,但只要吃过包子,就不希望只吃馒头。当图书完全做到立体出版和多元化,读者的期待会迅速改变,将来他打开一本书,看到这本书居然只有文字,没有链接、没有更多元的东西,就会不满意。

  记者:想这么多花样再版图书,是不是也意味着现在书不好卖?

  白岩松:不是自恋,所谓的名人出书,过了18年还在卖的真不多,《痛并快乐着》还在出,我有点儿不好意思,所以想要往里面加些新东西。但很多时候我会有一种相对“游戏”的心态,不要误读这个“游戏”的概念,觉得白岩松是对付,是玩,我是觉得做任何事都要兴趣盎然地去参与。游戏的最大特点是认真玩才好玩,只要不认真,就没得玩。四个人打牌,只要有一个哥们儿一边接电话一边打牌,输赢无所谓,你就不想跟他玩了。我现在还每周踢球,要是谁输赢都无所谓,输了没有任何自责,我就觉得下次别叫他来了。当然终场哨一吹响,这个游戏就结束了,不要为输赢着急。我觉得图书出版也一样,我想以一种特别好玩的心态投入,既然出新版本,能不能添加更多新东西?还能顺便给大家提个醒,今后的图书出版可以这么玩。互联网时代一切皆有可能,那我们就想办法把它变现,不是变成现金,而是变成可操作的现实,比如把这本书变得更好玩。

  记者:您还不开微博、不用微信吗?

  白岩松:我觉得很多人的想法挺简单的,觉得好像不开微博和不上微信,就是对新时代和新技术的拒绝。我是一个传媒人,怎么可能去拒绝这个时代?中国最早采访张朝阳、王志东的是我。张朝阳每次遇到我,都会谈到当时那次采访,他们在国际饭店后面一个楼里刚开始办公。我当然会好奇这些新变化,但是这跟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比如我不开微博、不用微信是两回事。我非常好奇新技术革命,一直都是支持者,包括这次的立体出版方式,也代表着对新媒体、新技术的好奇和尊重。我不开微博、不用微信,是因为我不想撒谎,要是别人问,白老师有微信吗,我怎么说?说有,那人家说加一下,你加还是不加?我觉得现在最糟糕的生活方式就是,你有无数朋友圈,但一个朋友都没有,所以我觉得我还是算了。这是生活方式的选择,不是对新技术的拒绝。

  这个时代不缺变化

  偶尔有点不变也挺好

  记者:2012年您开办了向西南联大致敬的新闻私塾“东西联大”,怎么会想到办这个?都教些什么?

  白岩松:因为我担心身边的很多人,他们年轻时因为希望去实现梦想,可是一旦实现了梦想,成为既得利益者,就成了阻拦别人实现梦想的人。所以我以志愿者的身份做了“东西联大”,每年招11个研究生,带两年,现在已经毕业了5期,有55个毕业生了。我跟同学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这里不是一个找工作的地方,第二句说的是,如果你很好地完成了这两年的学业的话,也许你会找到不错的工作。我说过一句话:“我不想对太多帮助我的人说谢谢,因为我要以加倍的方式去对待年轻人。”这就是我说谢谢的方式,我希望物质、思想、文化等各个领域的既得利益者,都能考虑自己该怎么做。昨天推火车的人,今天成了拦火车的人,回头看中国的历史,到处如此。我也许做得不够好,但起码我在想,在说,在做。

  记者:很多央视名嘴都转行了,而您依然还在坚守做新闻,这个位置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白岩松:吸引我留在这个位置上的原因就是工资低、风险大、活累,然后别人说你有病。当然这是开玩笑的,我这几年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一直在以志愿者的身份和心态,在做央视的新闻节目,这话没有任何褒贬的意思。就是觉得必须要有一颗志愿者的心,我是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副会长,从2000年到现在一直做有关志愿者的工作,我的确拥有这颗志愿者的心。任何人的选择都有自己的道理,我的道理就是,我是学新闻的,一直觉得自己适合干新闻,我还在央视,还在和很多合作伙伴一起继续做新闻,我觉得挺好,这个时代不缺变化,有时候,偶尔有点不变,也挺好。我很好奇周围很多事情的变化,正因为有这么一个不变的东西,我才可以去应对很多变化,人不能什么潮流都跟,跟不过来的。

  看短的东西多了

  人也会慢慢变得短视

  记者:现在人们接受信息的来源主要是手机和互联网,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白岩松:如果你天天只想看短的,怎么指望玩长的人能活得好;如果你天天都喜欢吃快餐,做大餐的饭店自然就会慢慢倒闭了。你每天在手机上看多少碎片化的东西,长一点的深度阅读又是多少?如果新闻最后都是快餐,慢慢地你就是最大的受害者。手机正在成为我们的手铐,所以我觉得看短的东西越多,人也会慢慢变得短视,但我从不担心,因为我在街上经常看到开车加塞儿的人,就会很沮丧,但是转眼我就很乐观,因为看到另一边排队的人增加了。

  你可能每天“娱乐至死”到40岁,但40岁以后会回到茶的世界,这就是中国人的一生。就像我们现在想听到一首歌非常容易,但好歌越来越少,因为你没有耐心,听一首歌听两句不好听,马上海量的推荐就来了,弄得现在创作歌曲的人上来就是口水歌,要马上把你抓住。我经历过华语流行乐的黄金时期,那时候听歌不容易,我一个月伙食费30块钱,买一盘磁带就要5块5,这盘磁带我会听几十遍,所以创作者也有耐心去创作有质感的作品,这是一种良性互动。有人问过李宗盛,为什么现在的歌这么难听?他没有直接答,他就说,流行音乐是时代的反映。

  记者:如何才能保持乐观的心态,您也会有负面情绪吗?

  白岩松:我从25岁开始做电视,接触了大量带着各种光环的人物。年轻时觉得这种光环一定会让人很幸福,结果靠近他们时发现,光环跟他们的幸福没有那么大关系,甚至有的时候成反比。说句稍微重一点的话,我觉得现在很多人的焦虑就来自于“想得太多,书读得太少”,不读书都指望快餐,拿个手机就打算找到大力丸,怎么可能?我是在笨笨的一本本书的阅读过程中学会聪明的,人生做减法,是在书读得越来越多情况下才有的,没有谁坐在地上仰望星空,就能把所有事想明白了。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在读书中遇见更好的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记者:您平常的生活是怎样的?不会只爱工作吧?

  白岩松:我的工作时间在晚间,一般中午要定选题,下午要进行相关的准备,没节目的时候,就去踢球、跑步、听音乐、看书。我每周都会踢球,每个月跑步的天数不会少于18天,我基本不在跑步机上跑,跑步时也从不听音乐,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呼吸是跑步中最美的音乐。有很多人说北京雾霾那么严重,可我一周能跑四五天,一次六七公里,从不间断。不为跑马拉松,不拿着表逼迫自己提高成绩,想跑就跑,也不为减肥,不为活到天长地久,只为奔跑,自由呼吸。我带研究生的最后一堂课就是去我家,那天的课题就是“趣味”。我觉得趣味太重要了,我从来不跟没有爱好的人打交道,这样的人太可怕了──你有什么乐趣?真的没有什么乐趣。你喜欢什么?工作──我的天!我喜欢好玩的,但是不一定是现在最流行的,今天的时髦有可能一转眼就过去,现在每天都有流行词,过去十年里我们经历了多少热门词汇,可你还记得几个?坦白说,今天一切新锐的东西,比如互联网媒体,有可能十年后就变成传统媒体了。技术的更迭会让介质不断改变,但真正好玩的东西永远有它好玩的内在道理。我尊重大家的每一种爱好,但是长期来看,中国人最喜欢的还是打麻将。

  白岩松有话说

  做内容就是种粮食

  恕我说句得罪人的话,自媒体是媒体大环境中最重要的新生代,但自媒体的这个“自”跟人性结合在一起,决定了它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期待的媒体,当然,如果自媒体所在平台能承担起相关监管责任,与自媒体结合在一起,会成为未来非常不错的媒体方式。

  你发现没有,很多自媒体后来都变成电商了,这似乎是自媒体的一个发展模式。还有很多自媒体的错别字,简直到了让人惊讶的地步,比如我给每届“东西联大”毕业生都送礼物,上面写的是“人生如茶需慢品,岁月似歌要静听”,我都纳闷,怎么在自媒体里变成了“人生如雾需慢品”,这雾是哪儿来的?还有好多以讹传讹的,比如说白岩松用一个红薯追到娇妻,天啊,那里面的白岩松是跟我重名吗?所以,我觉得新东西要有好的监督机制让它变成真正的好东西,我很高兴看到自媒体在一片空白的地方长出来,但是我们要思考,自媒体怎样才能真正具有媒体品质。媒体是有规律和规矩的,需要有真实客观的立场,并且具有持续性,很少有自媒体能长期去做媒体的事情,也许刚开始的时候他一腔热血和良心进来了,但之后可能就慢慢变成电商了。

  我对新媒体的担心是,它们能否真正承担起媒体的责任。对于很多所谓的传统媒体,我最担心的是,以失去自己竞争力的方式去拥抱未来。传统媒体应该是特别规范的内容供应商,但是现在传统媒体人最大的问题是,自己丢掉了内容,却在那儿天天焦虑,觉得要被新媒体时代抛弃了。

  我们是种粮食的,我们的优势也在于此,但现在有多少传统媒体在认真种粮食?现在都不种地了,全是炒菜的,粮食在哪儿?我们只是一小波种粮食的,但好在还在种,所以不求结果,继续种就好了。想种好粮食有三个条件必不可少:多一点人,多一点投入,多一点时间。

  新媒体时代最大的不同就是,过去是单方面的传播,我传,你听,现在是受众来选择看什么听什么。智能手机意味着私媒体,现在的夫妻不是凑过来说,你看什么呢?而是说,这个特好,我转给你。手机屏幕是有隐私性的,所有决策者、参与者要弄明白这个道理,手机时代意味着媒体需要增加自己的魅力和吸引力,让受众选择你。

  现在希望媒体人讲故事,晚了,但是现在媒体人如果还不会讲故事,那就死了,就这么简单。传统媒体要借鉴新媒体的优势,新媒体也要借鉴很多传统媒体的东西。我觉得内容为王是未来的结合点,插上更好的技术翅膀,让内容传播得更广更远,这可能是一种共识。

来源:天津日报
编辑:石熙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张玉滚:教书育人十七载 把山路走成通天大...

  • 热点人物

    中国职工讲故事之四十四·生产安全的守护者...

  • 热点人物

    以匠心守初心 铸就匠人精神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柯洁卷土重来事可期 要让粉丝再次“见证传奇”

    第23届三星杯三番棋半决赛决胜局昨天在韩国战罢,柯洁执白中盘战胜谢尔豪后,三番棋2比1晋级决赛。这是柯洁第7次闯进世界大赛的决赛,也是他继2015、2016年连夺两届三星杯冠军之后,再次晋级这项大赛的决赛。

  • 路阳再度携手雷佳音杨幂 新片《刺杀小说家》青岛开机

    曾用两部“绣春刀”为观众创造出一个风格独特武侠世界的导演路阳,很意外地并没有继续拍摄曾带来良好口碑的古装武侠系列,却转型尝试奇幻悬疑作品《刺杀小说家》。近日,该片在青岛开机,雷佳音、杨幂、董子健、于和伟、郭京飞等主演也曝光。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