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资讯 · 快评

盲人足球队,在黑暗中奔跑(图)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赵航
2018-07-13 07:37:37

教练刘子龙(右四)与河北省盲人足球队队员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没有中国队的身影,但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一支特殊的中国足球队站在了世界杯的赛场上。

  6月18日,中国盲人足球队获得了盲足世界杯季军。这是中国盲人男足在盲人足球世界杯上取得的最好成绩。

  与传统足球不同,盲人足球采取5人赛制,除守门员外,其余4名队员都是经医学鉴定视力一级残疾的盲人。根据比赛规定,他们必须佩戴多层眼罩,在黑暗中完成带球奔跑、过人、防守等全部动作。

  在不同于常人的世界中,盲人们用一次次的奔跑,向命运发出了顽强的呐喊。那么,盲人们为什么参加足球队?足球这项运动给他们带来了什么?盲人足球队的未来又在哪里?近日,《工人日报》记者对河北省盲人足球队进行了探访。

  出路在哪里

  今年6月底,在沈阳举办的全国残运会预选赛上,河北省盲人足球队队长侯立杰在与对手争抢足球过程中,摔了一个又一个跟头。

  搁以前,这是他不敢想象的事儿。作为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右眼视力完全丧失,左眼仅剩余一点光感的盲人,家人格外注意对他的保护,从不让他磕着碰着。他打小出门都由家人牵着走,到了上学年纪,从家到学校200米路程,常人两分钟的路程,他要一步一步挪上10分钟。

  而由于看不清楚老师在黑板上的板书,他只得举手请示老师后,跑到讲台上仔细端详,记下要点后再跑回座位。这样的举动往往引得班上哄笑连连,课下更免不了被同学捉弄。“自信心全无,不敢与人交流,感觉十分孤独。”他走路总弓着腰,低着头,年纪轻轻,却像个小老头。

  小学毕业后,侯立杰便辍学在家,一待就是4年。他每天在床上躺着,死死地盯着天花板,听了爸妈不少的叹息声,“得了这个病咋办?能治好不?治不好咋办……”

  有人劝他父母认命,别让孩子在家闲着,抓紧去报个特殊教育班学一门盲人按摩的手艺,长大后好有碗饭吃。

  和很多队友一样,侯立杰也抗争过。他曾在北京物流公司卸货打工,住在直起身子就顶到天花板的地下室里。吃大锅饭时,锅里是白菜大肥肉膘子,他眼睛看不到,捞不到肉,便蘸汤就着馒头吃。那段日子里,他总是问自己:“不去学盲人按摩,我还有出路吗?”

  黑暗是竞技的舞台

  2014年,河北省残联选拔残疾人运动员,侯立杰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报名后,被现任河北省盲人足球队教练刘子龙相中,进入了足球队。

  盲人足球比赛用球比正常足球要重,内部裹有铁皮,设有多个响铃。足球一滚动,响铃就碰撞铁皮发出声音。“在教练的指导下,尝试着碰了下球,感觉像在踢石头。眼前一片黑,别说踢球了,走动都不敢。”侯立杰说,尽管盲人们与足球的初次接触,大多算不上甜蜜,但踢着踢着就喜欢上了。

  比赛中,球员需要不停在场上高喊“位、位、位……”,表明自己的站位。失去了直观的视觉判断,听声音辨方位就显得尤为重要。但正式比赛时人声嘈杂,盲人们的肢体协调性较差,发力时收不住劲,长期训练下来,队员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

  有一回,侯立杰在争抢中不慎把脚崴伤,经医院诊断为韧带拉伤,打了厚厚一层医用绷带,休息了1个多月才见好转;副队长周鹏涛曾在一次比赛中撞到了对方球员的额头,左边眉骨处缝针;球队后卫白胜朝脚底长满水泡,刚挑破的水泡上擦着药水,布满整个脚掌……

  但这并没有影响队员们踢球的热情,对他们来说,足球给他们带来了许多美好的东西,比如信心、视野、友情以及某种程度上的自由。

  白胜朝在入队前很自卑。为了遮住自己的光头,他从小就戴着帽子,可入队后一个月就把帽子摘了。“自信心变强了,不觉得戴帽子丢人了呗。”踢球让他告别了过去的自己。

  侯立杰这些年随队征战,去过不少地方,开阔了眼界。“沈阳、福建、四川……我们县里的正常人都不一定去过这些地方。”

  周鹏涛入队前朋友很少,如今他多了7个兄弟。“球队就像家一样。”刚入队时,他不熟悉环境,每次出门,队长都会让他搭着肩膀在前面带路;练完后,脚抽筋,临近的球员就会摸索着走过来,给他按摩舒缓神经。

  赛场上一同流过汗水、分享过喜悦与悲伤的队员们,已经习惯在场上呼喊着对方的名字,用手找寻着彼此。

  “眼前的黑暗曾让我本能地缩在一角,心里感到无限恐惧;如今戴上眼罩,眼前的黑暗却变成了我们竞技的舞台。”平日里,侯立杰摘下眼罩都不敢放肆地跑,可上了球场,有队友随时帮衬,有教练细心引导,他们彼此信任,就毫无保留了。

  期盼花开

  成立于2005年的河北省盲人足球队,是目前河北省仅有的一支盲足队,由河北省残联主管,代表河北参加全国性赛事。这支队伍曾在2007年和2011年两次获得全国亚军,但今年却止步于全国残运会预选赛八强。

  “队员们比较年轻,还得多训练。”侯立杰虽然对成绩看得比较开,但这支昔日强队未来能走多远,他心里也没底。

  2015年,河北盲足队进行了大换血,队里一度只剩下他一个人,后来教练多方奔走,慢慢地凑齐了现在的阵容。

  “现在是根据比赛情况确定集训时长。”球队教练刘子龙说,现在的盲人足球队,一共有7名队员,都是邢台市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有的队员去年才刚入队,除了集合训练,他们更多的时间在学习盲人按摩。集训多为封闭性训练,练球时间很容易跟学业产生冲突。

  练球也会影响到队员的生计。加入球队后,侯立杰、周鹏涛经刘子龙推荐,也成了河北邢台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今年是他们在学校里的最后一年,两人本已在北京找好了实习门店,但为了本次全国残运会选拔赛集训,特意请了一个月假,“损失了辛苦积攒的客源和一个月4000多元的工资”。在足球队,每天只有50元的务工补贴。

  即便如此,大多数球员在接到征召时,都会选择回来踢球。“老板不准假的话,大不了我就换个地方接着干呗。”周鹏涛现在已经完全爱上了足球,走在路上,球瘾上来了还会踢几脚路边的小石子。

  “毕业后各奔东西,特别舍不得队友。”他想常回来看看。

  备战本次全国残运会选拔赛前夕,刘子龙发了一条朋友圈:“有些路,走下去,会很苦很累,但是不走会后悔。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周鹏涛把原文转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里。

  “你的花开了吗?”记者问道。

  “现在还是个花骨朵吧,等我们闯入全运会才算(开花)!”他的生活里,多了一个征战全运会的梦想。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辑:梁雨桐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以匠心守初心 铸就匠人精神

  • 热点人物

    这是老马同志,今年200岁

  • 热点人物

    一生一“事” 匠人匠心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欧洲红魔”还拥有未来

      在圣彼得堡体育场以一球小负法国队之后,极具天赋的比利时队终于停下了冲冠的步伐。不过,“欧洲红魔”完全可以满意自己的表现,他们在俄罗斯刮起的“红色旋风”将被人铭记很久,而在未来也将继续让世界足坛刮目相看。

  • 从未离去的“法兰西骑士”

      20年来世界足坛风云变幻,法兰西足球虽有低谷挫折,但他们并未丢弃追逐荣耀与梦想的“骑士精神”。从1998年到2006年再到2018年,20年来3度晋级世界杯决赛的法国队,从未远离世界足坛的中心舞台。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聚焦“联合国村”青田 十万侨商“回乡”

      每两个月往返中国和欧洲一次,随身带的“新三样”是身份证、护照、绿卡,爱喝浓缩咖啡也爱家乡那碗米面。克罗地亚华侨陈映烈笑称,自己是做着全球贸易的“两栖人”。

  • 张河川:中国将为世界高铁建设提供更全面可行的方案

      中国中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河川近日在第五届中俄博览会上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近年来,中国高铁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正在走向世界,将为世界高铁建设和发展提供更全面可行的方案。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