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资讯 · 快评

全球老龄化大冲击:当世界又老又穷 请做好准备

2018-10-12 10:57:02

  三联韬奋书店门外,青年男女拿着网红奶茶,穿着潮牌,开启了假日模式;书店内也格外拥挤,老年人较往常多得多。面对一场题为“当世界又老又穷”的讲座,上了岁数的人们拿着纸和笔缓缓做着记录。

  “当我们讨论老龄化世界,不只是在讨论老年人,这是全世界、全社会需要面临的问题。”主讲人泰德·菲什曼是名美国新闻工作者、斯坦福大学长寿研究中心的访问学者。他曾在中国做企业研究,发现了中国老龄化问题的复杂性。他走访了美国、日本、西班牙与中国的若干城市,采访了上百名企业员工、雇主、经济学家、政府官员、医疗人员、普通家庭成员。一个个生动的故事组成了这本《当世界又老又穷:全球老龄化大冲击》。

  2010年,这本书的英文版面世,8年后他和中文版一起出现在北京,书中提出的问题显然没有过时——“公共医疗体系的完善,使得人们的生命越来越长,可为什么人们一直渴望长寿,但面对老龄化的社会图景却感到了害怕?”他在书中提出了一些见解,虽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但仍可以作为一种参考。

  泰德·菲什曼今年六十岁了,但完全没有老头的顽固或羸弱,他背着双肩包走过天桥,步伐矫健,激动地说路对面的咖啡馆很好。落座后,他把自己的iPhone X放到桌上,点了一杯冰柠檬茶。他紧跟时代的年轻心态多少令人吃惊。“如果我爸能跟他学习一下就好了。”随访的三联书店工作人员说。

  青阅读记者与泰德·菲什曼畅谈了两小时。诚然,他注定无法为中国家庭提供完美的养老方案,但关于老年文化与青年文化的碰撞,是一个没有国界的问题。

  数字化时代的新科技对老年人友好吗?

  青阅读:在之前的活动上,您谈到苹果CEO蒂姆·库克发布的新iPhone增加了关照老年人的功能,认为这是老龄化社会给科技创新带来的良性机会。数字化时代真的对老年人更友好了吗?

  泰德·菲什曼:当蒂姆·库克谈论为老年用户提供新技术时,首先他是在指他自己——现在他是个年老的技术专家,视力和听力都不比年轻人了。

  我想,科技能够帮助老年人更好地生活。全球流动最快的信息不是电影或者时尚信息,而是健康类信息。科技使人们能够把健康信息为己所用,比如现在已经可以实现,用手机拍摄及人工智能方法识别出癌症风险,把拍摄者的皮肤图像与上百万人的皮肤图像进行比较,没有任何医生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有技术能做到。还有更厉害的,如果手机里有传感器,技术已经可以识别细胞级别的病变情况。对于视觉或听觉等感官有缺陷的人来说,可以通过降噪来助听,AR等技术也能告诉用户自己处在什么位置和环境。如果往更长远的方向想,自动驾驶将帮助老年人出行,建筑学正在重新建构房屋的结构、高层建筑将来可以装载自动驾驶的车辆接送老年人,无人机可以运送货品给行动不便的老年人……科技正在帮助人们更健康和长寿。

  青阅读:您不断谈到新科技金色的一面,它是不是也有黑色的一面?比如老人跟不上数字时代的节奏,面临着无法适应甚至被抛弃的局面。

  泰德·菲什曼:科技也有黑暗一面。如果你无法跟上科技的脚步,就会变得更加孤立无援。有个术语叫“数字原住民”和“数字移民”——今天的老年人都是数字时代的移民,可能会因为不会使用手机而失去接触很多信息的机会。但我对科技进步持乐观态度,因为今天会使用智能手机的人,二十年后都将是数字时代的原住民,尽管他们也可能变成更新的技术世界的移民,但至少掌握智能手机。

  在美国,很多人仍然使用老式手机,46%的60岁以上的人没有智能手机。我对这个数字感到很惊讶。他们明明买得起智能手机,不到一天的薪水就可以买到一部安卓手机,为什么不买呢?也许他们只是在抗拒智能手机的世界,抗拒过多的信息,或者不希望显得自己很傻。但我认为,智能手机实际上帮助老年人的能力远胜于帮助年轻人。即使老年人在技术上有点落后,如果他们尝试追赶,好处是巨大的。

  青阅读:科技公司为了老年人的种种创新,在您看来,这多大程度上是看中了老年人的钱包呢?

  泰德·菲什曼: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如果你不提供有用的服务,就赚不到钱,而人们恰恰在健康方面最舍得花钱。我在书中提到一个佛罗里达城市——萨拉索塔,世界各地的老年人专门去那里退休养老。他们有钱,在医疗保健上花了过多的钱。一个美国的中国城可能会有长长的街道贩卖家居用品、瓷砖、浴室设备;萨拉索塔的城镇中心也差不多,只不过他们卖的都是医疗保健用品。

  医疗服务通常被视为人道主义的事业,但也存在为了钱而参与进来的人。很多科技公司正在为老年人提供有价值的东西,但同样有些人用失败的产品兑现空洞的承诺。很多国家在竭尽全力防止企业从老人身上赚黑心钱,因为老年人既是最易受伤害的人群,也往往缺乏强有力的声音,很容易被利用。所以法律非常重要。私人资本的涌入需要匹配的规章制度来规范以及强力贯彻执行。

  青阅读:在财富两极分化的经济结构里,贫穷的老人应该怎么办?如果科技只为了能支付起苹果可穿戴设备的老年人服务,那么贫穷老人的处境不会越来越差吗?

  泰德·菲什曼:在美国,现在手机被认为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因为手机是连接政府服务、社会服务的纽带。人们甚至应该在满足温饱之前,首先确保自己有手机,与外界保持联系。美国政府已经开始帮助部分穷人支付他们的手机费用,手机的价格在降低,服务的价格也在降低。如果只使用无线网络,甚至可以是免费的。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最先进的技术可能也是最昂贵的,特别是在医疗保健领域。所以还可能存在阶级差距——富人负担得起最好的高科技医疗技术,他们相比起穷人不仅有经济优势,还将享受更长寿和健康的人生。这将是公共政策的重要议题。

  理想的养老方案是什么?

  青阅读:中国有老龄化社会的现实焦虑。在可预期的未来,仍然面临着一对年轻夫妇需要赡养4个老人和至少1个儿童的情况,而人口迁徙也使得老人独居在故乡很难得到照料。对于这些独生子女和他们的父母,比较理想的养老解决方案是什么?

  泰德·菲什曼: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也许可以用其他国家的例子做参考。我们将老人群居在远离孩子的地方称为“自然形成的老年社区”。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解决方案是老年人形成社群,共同分享他们需要的服务。他们聚在一起维护自身的医疗保健、蔬果饮食、休闲活动。在美国,它被称为“村落模式”,拥有很多好处:第一,穷人可以分享更多的经济利益;第二,社区使老人不再孤立。这种模式看起来很成功。中国已经拥有相应基础设施,只需要通过公共资源、私人资源和慈善的正确组合来实现。

  在中国,农村老龄化和城市老龄化其实是非常不同的问题。很多农村打工者来到城市做护理人员,而一线城市的居民往往并不想做这类工作。在世界各地,从事养老服务工作的有两种人:有些人是为了养活一个大家庭,把钱寄回家寄给孩子;另一些人是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去照顾父母,想再回到原来的工作状态,可技能、人脉等等都变了,但他们已经成了照顾老人的专家,知道如何面对医疗系统,如何和长者沟通。很多在美国从事护理工作的人,正是先学会了照顾自己的父母,当父母去世后,再通过服务另一个家庭赚钱。这在中国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青阅读:您提到了,没有完美的方案适合所有国家、所有的人,我们需要针对不同群体的量身定制解决方案。今天很多大陆的养老产业侧重在建房子等硬件或基础设施层面,但如何适应老人的身心需求来提供服务,似乎中国还需要向其他国家学习。在养老产业方面,日本是不是做得更好?

  泰德·菲什曼:基本需求应该放在第一位,所以硬件和基础设施的支持是至关重要的,这部分如果出了问题,会给老年人带来很多深层次的困难。

  我对日本的很多事情印象深刻,最让我惊讶的事情便是养老产业非常专业化。在美国和中国,很多对老年人的照顾是非正规、非专业的。照顾父母和孩子应该被视为最重要的工作,但我们却在尝试用最便宜的薪水雇佣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很多时候都是雇佣农村打工者或者外国移民。但是日本没有移民。我去了一个日本老人的家,发现照顾日本老人的护工和老人的经济水平差不多。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来自同样的地区、阶级和种族。日本有很完备的劳动工作法律,白班护工只在白天工作,夜班护工只在夜间工作,给你洗澡的人是专业的沐浴护工,别的活都不做,只是挨家挨户地给人们洗澡。他们得到了家人的尊重。

  日本是一个高收入国家,老年人又比其他年龄层拥有更多的钱,形成了这样一个独特的解决方案。而且由于护理人员受过良好的教育,可以提供更加专业的护理,他们对药物很在行,接受过培训,有从业证明。你不能雇佣随便什么人,必须雇一个专业人士。

  青阅读:对于年轻人照顾父母,您有什么建议?

  泰德·菲什曼:首先,年轻人应当意识到,大多数老年人最强烈的愿望就是在自己家里变老,而不是待在养老院。很多人以为美国人都把他们的父母送进了养老院,但这个数字其实只有11%。他们通常都是在疗养院里接受康复治疗,最终会回到家中。当然,现在一个95岁的人可能会有75岁的孩子,他们可能会一起住在养老院。但是人们不应该总是把它当成最终的目的地。即使你去了养老院,你也可以回家。这会消除老年人的焦虑。很多养老院里,老人没有自己的房间,这就产生了焦虑。谁愿意和其他的将死之人睡在一起?除了一些极端状况,家通常比养老机构舒适得多。

  有时年轻一代搬到其他城市,会主张让老人搬到他们所在的城市,认为这样可以让老人生活得更好,交到新朋友。但通常情况下这种方式不奏效,因为老人唯一的生活就是在家里。人们想要有能力独立生活在自己家里,越久越好。

  这个问题还涉及在家庭之外,年轻人如何认识老龄化社会。如果我问年轻人,怎么看老年人?有些人真的会说,我不喜欢他们,很自私,爱发牢骚。但如果你问起他们的祖母,年轻人会有截然不同的反应,他可能会觉得祖母是个耐心的倾听者,非常理解自己,祖母是个好厨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祖父母,所以这真的是个推己及人的问题。

1 2 共2页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姚怡梦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张玉滚:教书育人十七载 把山路走成通天大...

  • 热点人物

    中国职工讲故事之三十八·“陇原天女”为旅...

  • 热点人物

    以匠心守初心 铸就匠人精神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克罗诺思CEO艾朗吉·艾林:看重管理者的责任

    考勤是一个公司人力资源管理的基础性环节。如果让员工在加班、请假等事务上被繁琐的流程所困,势必引起抱怨、影响士气。克罗诺思就是一家为劳动密集型产业提供人力资源管理解决方案的公司。公司首席执行官艾朗吉·艾林认为:处理好劳动力管理的工作,对企业竞争力的提升影响深远。

  • 正大集团创始人谢易初:心系故土 正大光明

    上世纪90年代开播的综艺节目《正大综艺》,在中国家喻户晓,也让其赞助商——正大集团声名远扬。正大集团创始人谢易初是一位著名的泰国侨领,倾其一生为中泰两国农业发展做了重要贡献。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