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学者 · 名家

“东方舞蹈女神”陈爱莲:时代的红舞鞋永不停歇

2018-10-30 15:27:53

  编者按: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我们的文化自信,不仅源自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悠久历史,更源自五千年来中华民族产生的一切优秀文艺作品,以及创作这些作品的德艺双馨的文化大家。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怀揣对优秀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敬畏之心,人民网推出融媒体文艺栏目《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呈上对改革开放40年文艺发展最具诗意的表达,通过有情感、有温度、有底蕴的人物呈现,彰显艺术作品的时代之美、信仰之美、崇高之美。

  本期节目带您走近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舞蹈教育家陈爱莲。被誉为“东方舞蹈女神”的陈爱莲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奋进与开拓,如同穿上了那双赋有魔力的红舞鞋,伴着岁月时光舞个不停,谱写着艺术与人生的传奇。

  当我们到达位于北京南郊的爱莲舞蹈学校时,陈爱莲已经开始练功了。踹燕、探海、旁腿侧身、踢紫金冠……我们在练功房外面静静看着她干净利落地将一个个动作完成,不禁暗自感叹,即使岁月流逝,但陈爱莲的身姿依然健美轻盈、充满活力。

  在练功结束后,作为校长的陈爱莲有些放心不下刚开学后同学们的状态,特地去看了一下大家练习情况。看到同学们都在认真跟着老师学习动作,她才放心地接受我们的采访。专访中,谈到舞蹈术语时,陈爱莲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眼波流转,表情生动,透着舞者的灵性。

  “她的舞蹈宛如春江的皓月,清澈透明;又如天边的云霓,艳丽飞扬……”被誉为“东方舞蹈女神”的陈爱莲在改革开放大潮中起舞弄影,不断地开拓着自己的艺术与事业,如同穿上了那双赋有魔力的红舞鞋,伴着岁月时光舞个不停。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人民网专访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舞蹈教育家陈爱莲,在不懈的奋斗中,她谱写着艺术与人生的传奇。

  “每一次上台表演都是再创作”

  人民网:改革开放后,文艺创作迎来第二个春天。您也如沐春风地追逐时代步伐,于1980年举办中国首个个人舞蹈晚会——《陈爱莲舞蹈晚会》。当时您是如何考虑的?办此晚会的初衷是什么?

  陈爱莲:七十年代中期,我从部队农场劳动回来后,当时身体出现了问题,医生说是“过度训练”,我一心只想着将失去的时间补回来,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体力,在排练厅里站都站不了。后来我认识到自己需要慢慢恢复,便减少不必要的体力消耗,并注意饮食、保证睡眠,在仔细调养之后,身体逐渐好转了。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位西班牙舞蹈演员在举办个人舞蹈专场,让我印象深刻,这是我头一次知道个人也可以开舞蹈专场,从此举办个人专场舞蹈晚会的念头也油然而生。

  到了1980年,单位创排了一个新舞剧,全团唯独我没有工作任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把那段时间看作是上天的恩赐,让我有空重新将专场演出的事情“捡起来”。为了晚会我一共排了十个节目,包含《春江花月夜》《文成公主》等经典作品以及三个新作品,除了保持艺术性之外,更要考虑观众的喜好,这并不是学术汇报演出,我是为观众服务的。

  由于许多东西要亲自准备,演出当晚我带着大包小包,推着自行车走了近三站地儿,把它们运过去,在表演开始前就耗掉了部分体力,而晚会又是以独舞和双人舞为主,一曲舞毕就得立刻换装继续表演。当时身体刚刚复原,非常辛苦,但我还是咬着牙将演出完成。大幕落下之后,我就哭了,虽然疲惫,但也感到非常幸福。这次专场演出带给中国舞蹈界许多启发,因为新中国建立以来还没有过这种演出形式,大家觉得很新鲜,也很受欢迎。后来,专场演出还来到了上海、南京、深圳、香港,当时我也是内地第一位在香港开专场演出的舞蹈演员。

  人民网:一提到陈爱莲,观众想到最多的便是舞剧《红楼梦》, “闲静如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的林黛玉是观众心中的永恒经典。从上世纪80年代初您首次出演林黛玉,到今年演出已有七八百场了。那么多剧目,为何您对林黛玉这个角色情有独钟?

  陈爱莲:从艺这么多年,我对自己演过的所有角色都有着同样的热爱,《红楼梦》之所以演得多,首先当然是观众对这部剧的认可。每部作品、每个角色,我都倾注了非常多的心血,经过不断地打磨、排练,才将它们搬上舞台与观众见面,《红楼梦》也不外如此。

  舞剧《红楼梦》剧照

  人民网:在1997年的时候,您选择复排《红楼梦》,当时为什么会做出复排《红楼梦》的决定?与原版的舞剧《红楼梦》对比又有哪些改动?

  陈爱莲:下定决心复排《红楼梦》是1997年,当时正好赶上“中国国际歌剧舞剧年”,我拿到节目单后发现外国的剧目占比很高,本土的节目很少——我的民族情结一下子涌了出来,当即决定自己出资复排《红楼梦》。舞剧《红楼梦》是1981年的作品,要是原封不动地在今天继续表演,根本不可能。在复排期间,我就反复研读《红楼梦》原著,力求进一步理解原著精神,深入探寻林黛玉的灵魂。

  直到今天,《红楼梦》已经演出过七百多场了,这么多年来,大的结构没有变化,我忠实地保留了基本的风格。但是,每一次上台表演都是对《红楼梦》的再创作,每一次重排,我都需要在作曲、舞美、编导上有所创新,要去适应时代的变化,考虑当下观众的审美需求,绝不是完全重复此前的内容。我不断提醒自己,虽然岁月不饶人,但舞台上的艺术生命可以延长,尤其是对经典舞剧的复排,每一次都要有新的突破。只要是我自己的动作,我都会重新审视一下,有时候小到双手摆放的位置这种细节我也会进行调整。时代在变化,观众的审美要求也在变化。很多冗长的部分都已经删掉了,原来的长度超过两个小时,现在是一小时四十分钟。一些表现得不够准确的地方,我也会想办法让它更贴合主题。

  “用自己的行动为文化体制改革踏出一条路”

  人民网:上世纪八十年代,您勇敢地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停薪留职,成立了国内第一家民营艺术团。当时您是如何考虑的?

  陈爱莲: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到了文化艺术领域,文化体制改革的浪潮也波及到了国家的直属院团,我个人认为只有改革才能有出路,才能让艺术得到发展。但很多人当时都不理解改革的必要性,还对我说“你说行,那你试试”。我当时虽然已经不年轻了,但还是“气盛”——既然大家都不愿意站出来,那让我试试就试试。

  其实我心里是没底的,但是我认为中国文艺体制需要改革,预见改革后中国的文艺发展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才做出了这个决定。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跳入了“前途未卜”的文艺市场之中,希望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文化体制改革踏出一条路来。很多人当时还等着看我的笑话,认为我一年半载之后肯定就灰溜溜地回来了,肯定会失败。结果艺术团获得了第一桶金,并且一直发展到今天。

  北京市爱莲舞蹈学校

  人民网:作为新中国第一批科班出身的舞蹈演员,您格外注重艺术的传承。1995年,您投资创办中国第一所民办舞蹈学校,亲自授课、培养舞蹈人才。

  陈爱莲:在1995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国家领导人关于发展职业教育的讲话深深触动了我,联想到自己的从艺经历,办学的念头油然而生。为了将学校建起来,我倾尽所有,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没有用国家一分钱。

  学校建成、开始招生之后,每天除了处理大量繁杂的行政事务外,我还要授课。我把多年的舞台实践经验编成教材,传授给学生。有人说医者父母心,我觉得师者也是父母心。前不久的教师大会上,我对学校里所有的教职工说,要推己及人,把每个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道理很简单,你自己的孩子如果上学,你希望学校的老师怎样培养你的孩子、你就怎么样培养我们学校里的孩子。

  正在教学中的陈爱莲

  人民网:爱莲舞蹈学校的校训是“立德、敬业、求实、创新”,为什么会选择这四个词作为学校的校训?

  陈爱莲:办学不是做生意,不能一味地追求经济利益,要教给学生真正的舞蹈技能和做人道理,使他们能够为社会做贡献,这才是最重要的。“立德、敬业、求实、创新”是我23年前亲手写下的校训,但在今天仍有现实意义。当下,我们有非常优秀的年轻演员,他们的舞蹈技能非常棒,但有些舞蹈演员妄自菲薄,只看到西方舞蹈的好,对我们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缺乏认识。我们学校建起了图书馆,希望同学们在练习之余多花些时间去读书,学习中华传统文化,将优秀传统文化之美融入舞蹈之中。

  此外,还有些人一味追求标新立异,过分标新立异、一味“为新而新”就成了“怪”。我们谈发展,谈创新,都要在传承基础之上,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所以我希望孩子们在我这儿能有更好的学习环境,真正做到“立德敬业,求实创新”。

  “改革开放延长了我的艺术生命”

  人民网:从成立自负盈亏的艺术团到创办舞蹈学校,再到复排经典舞剧《红楼梦》,可以说改革开放激发了您的活力,让您为中国舞蹈艺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

  陈爱莲:与其说激发了我的活力,不如说是我觉得我个人在新时代应该有所担当,最后我成功地向大家证明了,文艺体制改革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在建立了艺术团、建立了舞蹈学校、有了自己的舞蹈班底之后,心里也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将我们优秀的舞剧比如《文成公主》、《小刀会》、《牡丹亭》等等,将它们在自己剧团和学校里进行整理、创新,并传承下来,成为像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一样在世界舞台上的精品传世之作。此外,现在很多人觉得我们的创新做得不好,我认为是因为这些年大家对我国优秀的舞剧传承有所缺失,有所断层。没有创新就不能前进,但创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必须在传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才能够创新,这样我们的创新之路才会走得更远。

  陈爱莲带领学生练习

  人民网:改革开放给您的艺术创作带来了哪些影响?

  陈爱莲: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可能还在中国歌剧舞剧院当一名舞蹈演员。而当一代又一代年轻演员进来之后,我的表演次数也会变少了。当然我也可以当老师,或者转型成为编导,冠上 “艺术家”的头衔。但是,我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浪潮,在时代的需求之下,我成立了一个陈爱莲艺术团、一所爱莲舞蹈学校,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改革开放让我有了另一方土地,将舞蹈艺术的种子播撒下去并细心耕耘,最终开花结果,延长了我的艺术生命。作为一名舞蹈演员,仅靠一个人的努力是无法在舞台上演出的,要有自己的团队。我70多岁还能在台上演出,就是因为有一支自己的队伍。

  人民网:您既是一名出色的舞蹈家,同时也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成功的秘诀吗?

  陈爱莲: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干一行爱一行”,如果你爱上了一行,就会千方百计地想要做到最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实现自己目标的途中,你会碰到很多困难和很多阻力。但是,人生就是要克服各种困难,才能继续前进,才能获得成功。为了克服困难,你会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会竭尽全力去奋斗。如果觉得自己不够聪明,那就要更加勤奋,勤能补拙。只要有这样的态度,无论做什么都会成功。

  陈爱莲题字——舞

  人民网:今年是您从艺66周年,作为新中国第一代舞蹈家,您跳了60多年。从《春江花月夜》到《霓裳羽衣舞》,从《牡丹亭》到《文成公主》,塑造了诸多舞剧经典形象。对您而言舞蹈意味着什么?这么多年坚持在舞蹈艺术一线的动力又从何而来?

  陈爱莲:简单地说,它是一个“饭碗”,刚入行的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就知道自己能靠舞蹈吃饭,将来学成之后能养活自己。直至后来舞蹈成了我的职业、我的事业,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有时候我可能不在台上跳舞,但是我在授艺、我在教学,同样也和舞蹈有关。可以说,如果没有舞蹈,我的生命就没有价值。

  经常有人对我说,你年龄不小了,该闲下来了。但我觉得,我没有理由随便放弃,如今,我对舞蹈事业的热忱从未消减,还想复排经典剧目,还想创作新作品。虽然生命是父母给的,但是真正为我提供学习成长机会的是国家、是人民。我常对我的学生们说,有两个陈爱莲,一个是普通人的陈爱莲,一个是在舞蹈领域肩负着责任使命的陈爱莲,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一直指引着我跳好自己的舞蹈,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今后我也希望能多为中国舞蹈艺术做出更多的贡献。 (黄维 韦衍行)

来源:人民网
编辑:姚怡梦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张玉滚:教书育人十七载 把山路走成通天大...

  • 热点人物

    中国职工讲故事之四十二·中国员工逆境中不...

  • 热点人物

    以匠心守初心 铸就匠人精神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赫尔曼·西蒙:青年创业者请朝“隐形冠军”努力

    “全球化已经不是大企业的‘专利’,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全球化也是必须要走的路。在世界经济共同体中,一个国家经济的发展并非完全依赖大企业,‘隐形冠军’的作用不可忽视。”近日,在2018中德隐形冠军(合肥)峰会现场,“隐形冠军”概念首创者、德国著名管理学家赫尔曼·西蒙说。

  • 理工男做“线上媒婆” 抛弃175cm标准

    相比在清华大学MBA读市场营销时的日子,曾克在上海交大材料专业读书时的打扮似乎和现在更像。但从任何角度上都很难看出来,这位理工男,是一位专门给人介绍对象的红娘。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