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钟扬,男,汉族,湖南邵阳人,1964年5月出生,199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系复旦大学党委委员、研究生院院长、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组织部第六、七、八批援藏干部,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长期从事植物学、生物信息学研究和教学工作,取得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
   2017年9月25日,钟扬同志在去内蒙古城川民族干部学院为民族地区干部讲课的出差途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年仅53岁。

“科学怪人”钟扬辞官记

    钟扬的人生,原本可以很从容。15岁时,他就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二十几岁,成为当时国内植物学领域的青年领军人物;33岁,从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所辞职到复旦大学当一名普通老师时,已是副厅级干部。
  当时,钟扬已在国际上率先提出一种新的交互分类数据模型和检测系统树差异的新测度,并据此建立了一个基于生物学分类本体论思想的交互分类信息系统。
  有人说,“做到了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坐在办公室里,指导着手下一批人干活了”。然而,只因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科建设已经“火烧眉毛”他便从头再来。
  2000年,复旦大学环境资源系濒临解散,陈家宽教授临危受命,成立生物多样性科学研究所,急需“救火队员”。钟扬受邀后,几乎没有考虑,随即奔赴复旦。<详细>

让4000万颗种子穿越时空

  “采种子,我最喜欢蒲公英,一抓一把,差不多200颗;最讨厌椰子,这么大一颗,一个样本要采5000颗,要用卡车去拉。”复旦大学教授、我国著名植物学家钟扬,总是很幽默。什么艰难困苦让他说来,都如开玩笑般举重若轻。 

  如今,钟扬带领学生采集的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被精心保存在零下20摄氏度、湿度15%的冷库中。它们在静静休眠中穿越时空,将在80年到120年后,为未来的人们绽放生机。“到时拿出来一种,假设5000粒中只有500粒能活,最后只有50粒能结种子,可那个植物不就恢复了吗?”钟扬充满希冀,因为到那时,这些种子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梦想。 >>>详细

培育最心爱的“种子”

将科研种子撒在学生心中

  钟扬说,他一直有个梦想,想和自己的团队一起,把复旦大学和西藏大学的生物多样性科学研究推向世界。而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需要西藏高校拥有培养高端人才的“造血能力”。

  在这所高原学府中,钟扬倾注了心血和智慧。从生物学一级学科硕士点的开辟,到生态学一级学科博士点的建设;从为西藏大学争取到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到获得国家重大研发计划,直至获得教育部创新团队。这些长期积累的成果,最终使西藏大学生态学入选国家“双一流”学科建设名单。>>>详细

 

“每个学生都是一颗宝贵的种子”

  “教师是我最在意的身份。”钟扬说,每个学生都是一颗宝贵的种子,全心浇灌就会开出希望之花。这些年,除了为国家收集植物种子,钟扬倾注了巨大心血培育最心爱的“种子”——学生。

  凌晨5点多,爬起来给学生做早饭的,是钟老师;爬坡过坎,以身涉险为学生探路的,是钟老师;高原上,上气不接下气陪着困乏司机聊天的,是钟老师……从小,钟扬抱怨当老师的父母,关爱学生比管自己多。如今,他撇下一双心爱的儿子,陪学生的时间远超陪伴自己的孩子。 >>>详细

“不靠谱”的爸爸

  9月9日,钟扬双胞胎儿子——钟云杉、钟云实的生日。云杉、云实,一个裸子植物,一个被子植物,是这个植物学家父亲给儿子人生中的第一个礼物。

  “今天你们满15岁了,按照我和爸爸的约定,以后有事找爸爸!”给儿子过生日、吹蜡烛,妻子张晓艳脸上闪耀着喜悦和“如释重负”。这个家,钟扬总是聚少离多,一次、两次,儿子上幼儿园时就知道愤愤地跟妈妈“告状”:“爸爸不靠谱!”

  张晓艳心中一直有个很大的遗憾,家里那张“全家福”已是12年前的了。一年前,在儿子多次恳求下,钟扬终于答应挤出时间陪全家一起去旅游,多拍点“全家福”,可临出发,他又因工作缺席了。>>>详细

新闻事迹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