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南仁东,著名天文学家,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工程总工程师兼首席科学家。1994年始,主持完成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项目——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选址、立项、可行性研究及初步设计,主编科学目标,指导各项关键技术的研究及其模型试验。

大国重器 深探苍穹

  2016年9月25日,祖国西南,苗岭深处,“天眼”睁眼,中国又添一件大国重器,傲视太空,深探苍穹。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来贺信,向参加研制和建设的广大科技工作者、工程技术人员、建设者表示祝贺。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它的落成启用,对我国在科学前沿实现重大原创突破、加快创新驱动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详细>

当我们在缅怀南仁东时,该向他学习什么?

  南老用23年时间,只做一件事:建造中国人自己的“天眼”——500米口径球面的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缅怀南老,致敬南老,更为重要的是让南老的精神激励一代又一代科研人开拓创新,争创一流。他的这种驰而不息、久久为功的精神是为工匠精神,也正是我们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所不可或缺的强大助力。<详细>

传奇人生

舍高薪回国 一年工资等于国外一天

  南仁东,经历“文革”动乱,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后,在东北的一个无线电厂一干就是十年。改革开放后,他代表中国天文台的专家曾在国外著名大学当过客座教授,做过访问学者,还参加过十国大射电望远镜计划。

  这位驰骋于国际天文界的科学家,曾得到美国、日本天文界的青睐,却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毅然舍弃高薪,回国就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当时他一年的工资,只等于国外一天的工资。 >>>详细

推动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

  有那么几年时间,南仁东成了一名“推销员”,大会小会、中国外国,逢人就推销自己的大望远镜项目。“我开始拍全世界的马屁,让全世界来支持我们。”他一度这样自嘲。

  每一步都关乎项目的成败,他的付出有时甚至让学生们觉得“太过努力了”。连夜要赶项目材料,课题组几个人就挤在南仁东的办公室,逐字逐句推敲,经常干到凌晨。

  FAST项目副总工程师李菂说:“南老师的执著和直率最让我佩服。担起首席科学家和总工程师各种职责,推动了世界独一无二的项目。”>>>详细

20年的专注让中国领先世界20年

“咱们也建一个吧”

  起点,1993年,日本东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希望在全球电波环境恶化到不可收拾之前,可以建造新一代的射电‘大望远镜’。”

  在会上听到这个想法,时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的南仁东只冒出一个念头:“别人都有自己的大设备,我们没有,咱们也建一个吧!”

  “大设备”,是指大口径射电望远镜(简称“大射电”),也就是后来逐渐成型的FAST项目。

  然而,1993年的中国,中国天文学家如果想使用大射电,只能去美国、欧洲,唯有那里才有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大口径射电望远镜。 >>>详细

对每个细节都了如指掌

  FAST开始建造时,大家发现,南仁东总能很快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南老师对FAST是如此了解,从最初讨论到每一个细节设计,所有关键技术他都了如指掌。”岳友岭说。

  南仁东则偶尔会跟学生提起,他毕业于清华大学无线电专业,上学时还曾在机械制图比赛里拿过第一名。尽管清华大学有专门的机械制图专业。

  岳友岭参与了FAST工程钢索设计部分。FAST上的钢索需要伸缩变形,这就需要计算钢索的耐疲劳程度。岳友岭记得,刚开始大家根据FAST 30年的寿命初步预估,钢索需要承受约600万次拉伸。南仁东却算出了另一个答案:200万次。后来大家经过多次计算模拟,发现南仁东是对的,600万次的估计远远超出寿命所需,是不合理的。 >>>详细

青丝熬成白发

  作为首席科学家,南仁东主导和参与了FAST项目每个工程难题,带领FAST渡过一次又一次危机。

  去年9月FAST竣工仪式上,一段宣传片介绍了FAST二十几年来从无到有的历程。岳友岭从视频中看到了南仁东二十多年前的照片,感慨万千:“南老师拄着竹竿,爬山越岭为FAST选址时,头发和胡子还是黑的。”

  如今,世界上单口径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已向苍穹睁开“天眼”,而为它把青丝熬成白发的那个人,却永远闭上了双眼。>>>详细

化作星辰长伴“天眼”

24载“天眼梦”梦圆时他却离去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射电天文研究部首席科学家、F A ST项目副总工程师李菂说,从2015年开始,南仁东的身体就不太好了,最近几年生病后,他工作时间就有所调整。

  工作中的南仁东非常拼命,为了给自己减压,他特别喜欢抽烟。他的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碰到一件事情特别难,南老师会沉默,抽烟很厉害。”

  为了建造属于中国的大型射电望远镜,南仁东奔波了大半辈子,也奉献了一生智慧。2016年9月25日,FAST在贵州省平塘县的喀斯特洼坑中落成启用,并开始接收来自宇宙深处的电磁波。二十多年,南仁东的心血与精神,终聚成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然而“天眼梦”梦圆时他却离去。>>>详细

相关新闻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