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简介

    李浩,河南南阳人,1963年5月份出生,1981年7月份入伍,1984年6月份毕业于空军飞行学院航空飞行专业,1985年4月份入党,现任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一级飞行员),空军大校军衔。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2008年被授予空军飞行人员银质荣誉奖章,2014年因在无人机飞行训练领域作出重要贡献,被空军表彰为“双学”活动先进个人,2015年被全军树立为“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新闻人物。

李浩投身改革强军记事

  18岁那一年,李浩选择了做一名空军战斗机飞行员。那时,男儿正年少,梦想仗剑走天涯。

  48岁那一年,李浩选择了做一名空军无人机飞行员。此时,两鬓也斑白,卅年弹指一挥间。

  飞了30年,从教练机飞到战斗机,从飞行学员飞成了空军王牌师飞行尖子。作为飞行员,该吃的苦都已经吃尽;作为军人,该得到的荣誉也已到手。此时,如果他不主动选择,没有人会强迫李浩离家几千里,改飞无人机。

  即将达到战斗机最高飞行年限的李浩说:“我还想飞!”

  他递交了改飞无人机的报告。这就意味着,李浩要从东北转隶到东南,从“零”开始,继续飞翔。<详细>

为组织需要而战斗

  李浩清晰地记得,2011年2月,东北的春天还飘着雪花。空军为推进新质战斗力建设,全面展开从部队选调无人机飞行员工作。 身为空军某“王牌师”的飞行尖子李浩,安全飞行3000多小时,即将达到战斗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摆在他面前的抉择有很多:退休养老、转业安置、地方高薪聘请、改装无人机。李浩选择了改装无人机。近30年的飞行历程,李浩从初教机飞到高教机,再到战斗机,一切艰辛困苦,就为一句承诺:“我想继续飞,新组建无人机部队肯定需要人,多年积累的飞行经验正好派上用场。” 

  2014年7月,为完善无人机作战力量体系建设、加快推进军队战略转型,李浩所在部队转隶西北,他又一次成为选调最佳人选。这已是几年里李浩第四次转隶调整,而且是驻地条件最差的一次。组织上怕李浩想不通,一路与李浩相伴的部队副司令员李欣本想打电话做做他的思想工作,没想到,刚说明事情原委,电话那头的李浩毅然表态:“飞行事业在哪里,我就奔赴哪里,组织需要在哪里,我就战斗在哪里!”  >>>详细

在革命中转型

敢于自我革命

  从歼击机飞行员到无人机飞行员,再到无人机飞行教员,李浩引以为傲的“鹰眼”,架上了200度的老花镜。回想起当初改装时独自摸索的日日夜夜,李浩皱紧了眉头——

  凭着近30年飞有人机的经验,李浩原以为改装可以轻松上手,哪承想这恰恰成了他前进路上的“拦路虎”。原因何在?经过分析和探讨,李浩终于得出结论:飞无人机就要彻底打破固有的“一人一机”思维模式,从零开始建构“多人一机”系统思维。

  “改革首先要走出自己头脑里的深水区,敢于自我革命,才能持续为强军事业发光发热!”李浩为了搞清一个飞行原理,跟工厂来的专家红过脸;看到新学员操作不到位,他边说边比划,急得满头是汗;碰到一时难以解决的装备问题,他愁得整宿睡不着觉;一个新的训法战法得到验证,他笑得合不拢嘴……在不断前行中,李浩成为我军精准控制某型无人机的第一人。 >>>详细

转型重塑 雄鹰换羽

  “就相当于把每个数字都翻译成空中场景,把地面方舱变成空中座舱,这也就是无人机飞行员必备的情景意识。”李浩解释。

  为获得这种情景意识,每次模拟飞行前李浩都提前1个小时到位,坐在方舱内反复体会,看数据对比飞行姿态、翻原理联想飞有人机时空中动作,最终练就了看屏幕数据就条件反射出飞机空中姿态的本领。

  链路传输影响造成无人机飞行姿态延迟响应,李浩一改过去有人机实时操控习惯,对哪个按钮哪根手指按、什么时候按、用多大力度按都进行了反复研究。他成为了我军精准控制某型无人机第一人,而这些经验后来都成了李浩徒弟们的宝典。 >>>详细

勇立潮头 敢当先锋

  挤在家徒四壁、四处漏风的小平房里,高兴时和几个年轻人争抢着一两包“辣条”,李浩竟觉得这样的日子还挺好。闲暇时,他会看着养的鱼,琢磨琢磨当初那个“勇敢的决定”,似乎是自己足够幸运,不早不晚刚好赶上了改革强军的步伐,见证了新质战斗力“拔节”般生长。

  “我们起步已经有些晚了,再耽误就会输掉无人机战场的‘入场券’!”李浩房间的桌子上堆满国外无人机作战各类资料,电脑里满是无人机作战训练视频数据。他记不清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却能够对国内外现役无人机装备各类作战参数如数家珍。>>>详细

新闻事迹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