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2019年10月7日职工故事

王开强:云端里的“大国重器”

  王开强是中国建筑的技术研发人员,来自江城武汉。

  1979年,中国建筑在长江之畔承建当时湖北第一高楼88米高的晴川饭店。

  2019年,与晴川饭店隔江相望,华中第一高楼475米高的武汉绿地中心巍峨耸立。

  怀揣拔高天际线的理想,博士毕业10年间,他与技术团队自主研发三代“空中造楼机”,打造了20余座300米以上的地标建筑。

  今天的故事,就从一座528米的高楼讲起。

  2015年的一个冬夜,寒风凛冽,在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2500吨的“空中造楼机”持续顶升30多个小时依然没能就位,连续鏖战的值守人员相继撤离。

  我独自爬下平台排查支点情况,昏暗中,突然发现一个满身油污的小伙,蜷缩在一个仅1平方米、四周临空的狭小角落,寒风中,他瑟瑟发抖。

  “你怎么还没走?”我心疼地问他。

  “这个支点我负责,不能走,我的对讲机没电了,如果有需要,您就大声喊我,我一直都在!”

  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技术攻关、开拓前行的背后,是无数建设者的坚守!我们择一事,则精益求精!我们忠一心,则无怨无悔!

————————阅读全文————————

  最终,“空中造楼机”成功登顶中国尊,创造了全球500米以上超高层施工的最快纪录。

  创新不仅要面对挑战,还要勇担风险!2014年,武汉中心项目百米高空的一次顶升令我终生难忘。

  顶升中,监测系统突然报警,5毫米、10毫米、15毫米……近2000吨的“空中造楼机”正在倾斜!我们迅速启动所有制动,但倾斜仍在加剧。

  “快撤!快撤!快撤!”我用对讲机通知平台上的同事快速撤离。而我和项目总工仍紧盯着监测系统,20毫米、25毫米……

  控制室里的空气凝固了一般,下一秒,平台和我俩的生命,是平安还是陨落,谁也没有答案!

  5分钟后,警报终于停止,那一刻,我俩瘫坐在地。

  事后调查,这是监测系统故障导致的一场虚惊,但这场虚惊没能瞒过我的妻子,她流着泪质问我:“你以为你是谁!你为什么不跑?你和平台垮了,我们的家也不就垮了吗!”

  面对妻子的委屈和质问,我无言以对,回想危难时刻,在生死面前,我们本能地留下,与平台同在!与责任同在!与使命同在!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我们自主研发的“空中造楼机”先后亮相央视、国新办和外交部新闻发布会,这一“云端里的大国重器”俨然成为“中国建造”的闪亮名片。

  2017年,我们赴海外投标全球第一高楼,业主最初并不看好我们,发名片时甚至漏掉了我们中国团队。

  然而,当我们拿出以“空中造楼机”为依托的全新技术方案后,一向严谨的德国设计师感叹说:“无法想象,中国的建造技术竟如此先进,你们改变了我对中国的认识!”

  从手抬肩扛建成攀枝花钢铁厂,在三线建设中挥洒青春热血;到缔造“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书写改革开放奋斗篇章;再到全球首创“空中造楼机”,铸就新时代国家名片。

  四十年改革不息,七十载长歌未央,中建人始终牢记建造报国的初心使命,为创建世界一流企业而努力奋斗!

往期回顾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