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聚焦

用16年回到一年级

 
2018-01-10 09:19:53

  接到来自教育部的电话时,曾宝俊正在参加毕业25周年的同学聚会。放下手机,他就兴奋地把通话内容告诉了同学们。

  那通电话只有几分钟,他后来意识到了它的意义。身为江苏省的一名小学科学课教师,他被邀请加入教育部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组,参与课程标准的修订工作。组里14名核心成员,有院士、教授,他是唯一一名一线教师。

  4年后,全中国的小学生都受到了他们的影响:2017年9月起,小学科学课程起始年级由3年级提前至1年级,定位为与“语文”“数学”同等重要的“基础性课程”,并新增了“技术与工程领域”的内容。

  时隔16年,科学课重新回到了小学一年级的课堂。

  接到那通电话时,连曾宝俊自己都难以预料,科学课“地位”会有如此飞跃式的提升。25年前,他毕业于扬州师范学校,大多数同学当了中小学的语文或数学教师。那天参加同学聚会的37个人中,专职的科学教师只有3名。

  他还记得,课标组的第一次会议是在冬天,北京刚下过雪。可是在参会者看来,科学课的春天就要来了。

  春天不是突然降临的

  曾宝俊开始他的教师生涯时,科学课在中国的小学课堂里还不存在。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扬州的一所乡村小学教语文。当时全校只有6个班,12名老师,学生最少时只有100多人。

  1992年,当时的国家教委颁布了九年义务教育的《自然教学大纲》,首次规定从小学一年级起开设自然课。在此之前,这门课在3年级开设。

  最初工作的6年里,年富力强的曾宝俊从未教过一节自然课。他说,在学校所有人的认知中,这门课因为“轻松”,是专门留给怀孕女老师的“大肚课”,或是由教学任务不多的校长来教的“校长课”。很多时候,这门课会直接被任课老师取消,彻底变成“自习课”。

  一次胃出血后,为了养病,曾宝俊转任低年级语文教师,兼教自然课。实验器材不够,他就把篮球当作地球仪教地理知识,用棉签沾取花粉,带着孩子们做实验。低年级的学生上课爱捣蛋,课堂经常是乱糟糟的。可他却慢慢觉得,这门课“太有意思了”。

  1998年,曾宝俊家里刚装上座机,为了教授月相知识,他让学生在每天月亮升起的时候给他家打电话。那段时间,他家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

  他还把自然课的教学方法运用到了语文课堂上。教李白的《赠汪伦》时,他问学生“桃花潭水深千尺”一句中为什么要用“千”而不是“万”;汪伦送给李白的歌是什么内容;生活中关于送别的歌曲有哪些。

  2001年《全日制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颁布之后,他瞬间从一名拥有5年经验的“自然老师”变成了“科学老师”。那是中国首次提出小学科学的课程标准,“自然”课程正式更名为“科学”,但取消了在小学低年级的单独设科,取而代之的是“品德与生活”课。

  从“自然”到“科学”,在曾宝俊看来,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教科书开始有了系统性的内容,涵盖了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宇宙科学三大领域。

  当时,学校里只有曾宝俊能够教科学课。由于精力有限,他也只教了三年级的一个班级。新课标刚刚实施,尚未推进到他所在的江苏地区,他就自己从出版社买了几十套教材,用新的《科学》课本替换掉了《自然》。

  科学课对学生的影响异常明显。曾宝俊教的班跟另一个班相比,平均学习成绩原本非常接近,但是一年的科学课下来,其他任教老师都明显感觉到,这个班的学生“不一样”,“反应迅速、思维灵活”。语文、数学等科目的成绩也要高出其他班级一大截。

  “这门课不仅有趣,而且重要。”曾宝俊说。

  新课标颁布的同一年,中国科协公布了中国公众科学素养的调查结果,中国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1.4%,即每千人里只有14人具备基本科学素养。

  作为学校6年级的语文“把关教师”,曾宝俊在语文上的教学成绩非常突出。当别的学校来聘请他,他却只有一个条件:放弃语文,做一名专职的科学教师。

  这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和了解的世界

  这一次颁布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与第一次整整间隔了16年。新版课标组里,成员年龄跨度从40岁一直到80岁,其中还有人参加过2001版的编写过程。

  很少有人知道,这16年间,还有一版未面世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它本应在2011年颁布,却没有通过审查,“暂缓颁布”。

  陕西师范大学现代教学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胡卫平教授记得,新版课标组的第一次会议在2013年的1月,“开了整整一天”。会议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就是要在那版“暂缓颁布”的课标基础上进行讨论、修改,充分吸收前一版本的经验。

  其实在2011版课标中就已提出,从一年级开设科学课。原教育部副部长韦钰院士主持修订了当时的课标。她多年来一直呼吁小学一二年级恢复科学课。

  2007年,韦钰领导的专家组开展课标修订工作,认为“从一二年级开设科学课”是修订课标的“底线”,否则“修订没有任何意义”。

  “就像一上学就要学习语文、数学一样。”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恩山说,“小学生要面对周围的自然环境,要开始了解自然,这也是他们生活中必须要面对的,人体的奥秘、正确的卫生习惯、刮风下雨是怎么回事,这是小孩子生活经验中的一部分,是认识世界应该学到的。”他是新版课标组副组长,主要负责课程内容的部分。

  除了这一部分,整个课标组还有前言和实施建议等任务,分别由胡卫平和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郝京华负责,3个小组的工作同时推进。

  第一次开会,课标组就规定了几条“工作基本条例”,第一条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第二条是“每次发言都要有现代教育学理论或实践的依据”,最后一条是,在意见出现分歧时,经过充分讨论,举手表决。“一般问题”需要经过半数以上的人同意,“重要问题”的通过标准上升为三分之二的支持率,而对于“极其重要的问题”,必须重新进行调查讨论,获全员支持方才通过。

  在用词上,使用“素质”还是“素养”,小学阶段的科学课程是否要分段、分成几段,都成为了大家选择举手或摇头的“重要问题”。而加入“技术与工程领域”的课程内容,则是课标组全体成员一致通过的“极其重大的问题”。

  这是新版课标最为重要的改变之一,最先提出这个建议的是谁,曾宝俊已经记不清了,“好几个人都提了”。

  “所有的国家战略,都跟公民是否有工程学素养、对人工世界的了解程度有重要关联。”刘恩山说,“创新国家的要求非常高,不是闹着玩的,工程技术的创新思维如果只从高等教育阶段来保证,会非常困难,必须从小培养。这在国际上也是共同规律。”

  在国际上,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数发达国家和地区,科学课都是在低年级开始就被当作一门独立的核心课程。美国在1996年第一次颁布科学教育标准时就提出了技术领域的内容。

  作为一名生物学教授,刘恩山多年来致力于带领学生们领略自然的魅力,但他近几年越来越觉得,除了自然,“孩子们也应该了解另一个世界——人工世界”。

  “你看我这屋里,”年过六旬的刘恩山坐在办公室,周围是成堆的书,桌上摆着电话和电脑,“除了咱俩之外,所有东西都是人工世界的。”他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这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和了解的世界。”

  郝京华在一次讲座上提到,小学科学进入学校只有两三百年的时间。“当科学无处不在的时候,科学教育才开始正式兴起。”她说,“起初的科学教育只是一些实用性的科学知识,包括怎么修理抽水马桶。”

1 2 共2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尹文卓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十九大代表风采录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老职工、老党员向党说句心里话

  • 热点人物

    “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23年,用心血铸...

  • 热点人物

    情感与责任铸就工匠精神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全科医生刘明先:扎根民族地区奉献60余年

      91岁的刘明先在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长顺县的山村里行医60余年。他治麻风、疗伤痛、救妇幼,医治了无数人,深受当地各族群众爱戴。

  • 优秀男运动员樊振东

      4月份亚锦赛一路高歌登上冠军领奖台,那时的“小胖”意气风发,大有一举称雄之势。不料,在世锦赛、全运会两大赛事男单决赛中樊振东双双失手,不敌队友马龙,依然没能捅破那层窗户纸。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三峡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王琳:“与长江休戚与共”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作为大型水电央企,三峡集团在共抓长江大保护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三峡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王琳表示,三峡集团作为蕴含着红色基因、起源自三峡工程、扎根于长江流域的中央企业,要始终与国家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与长江的绿色发展休戚与共。

  • 猎豹移动CEO傅盛:“机器人将成新增长点”

      “未来,机器人即人工智能、软件、硬件和服务的结合将带来重大机遇。中国有最好的软件、最好的制造和最好的场景,在世界各国纷纷抢滩布局之时,中国将存在极大的弯道超车可能性。”傅盛说。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