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人物史记-正文
黄宽:中国第一位西医
http://www.workercn.cn2015-12-02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我感谢仁慈的上帝,在经历了12天的危险后,我们终于安全地在我的家乡靠岸了。”1857年,刚刚在爱丁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黄宽回国。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留英博士,也是国内第一位受到系统西医训练的医生。

  现在人们翻阅史料,已经很难判断,当年刚刚回国的黄宽心中,“报国”与“传教”哪一个分量更重。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也是一位传教士。然而,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他的命运,最终没有走向预期的任何一端。

  却回到了最初。

  1846年,香港。马礼逊学堂校长塞缪尔·布朗决心做一件前无古人的事情。在教室里,因为健康问题,他与学生告别,准备回老家美国。这位传教士问眼前的数十位广东农家子弟:我非常热爱这所学校,希望带走几个学生,直至他们完成学业,有谁想跟我走?

  谁愿意打破这片寂静呢?来自广东香山的农家子弟黄宽站了起来。

  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告别父母乡亲,背井离乡,坐5个多月的船,去一个全是“红毛鬼”的地方读书,听起来委实不像什么好事情。“我母亲极为勉强地同意了。”黄宽的同学、后来从耶鲁大学毕业的容闳曾回忆,“我特别诚恳地乞求她,她虽然伤心难过,但最终还是屈服了。”

  在那个班级里,与黄宽一起站起来的只有容闳、黄胜。

  若干年后,容闳将成为“中国留学生之父”;黄胜则是中文报业先驱,创办中国自办的第一家印刷企业;黄宽成为中国第一位留英博士,他短暂的一生翻译了34部医学著作,将大量的医学术语引入中文。

  至少对黄宽来说,这样的命运,多少有些出乎意料。

  那年头,即便在英国,能获得医学博士者也是凤毛麟角,黄宽完全可以凭这一手本事在伦敦过上优渥的生活。

  但他毫不犹豫地回了国。

  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传教”还是“报国”,至少两件事他都曾努力过。一开始,他在香港的教会医院工作,这是当时常见的传教手段。那年头,两者的轻重缓急,教会分得很清楚:医生的身份固然受人尊敬,但不适合凌驾于宗教身份之上。

  可黄宽很快得面对自己的另一重身份:一个土生土长的广东人。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