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家盛:用30多年的执着,诠释着"工匠精神"

从油漆工到云南机械加工行业的"一把刀",从学徒到拥有"全国劳模""全国技术能手"等荣誉的"名匠"……4月27日,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和全国总工会联合发布10位"最美职工"榜单,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的耿家盛从亿万劳动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其中一员。53岁的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车工耿家盛用30多年的执着,诠释着"工匠精神"。

"车工一把刀,磨刀是最基本,也是最难的。"对耿家盛来说,他的工作往简单了说就是磨刀,往难了说是磨好刀。"立足岗位,最大限度提升自己的技术技能,做最好的自己,这是我干车工30多年悟到的。">>详细

 

 成长之路
 人物简介

意义非凡的"两把刀"

"这两把车刀意义非凡,一把是父亲留给我的。另一把双头车刀,一头是师父磨的,另一头是我磨的。"初见耿家盛,聊起的第一个话题就是"刀",这两把刀是他至今最宝贵的两件藏品。

两把刀其貌不扬,外行人很难看出它们的精彩之处。"当年师父示范了一遍要领,磨好一头后,就拿一大筐废刀让我练,每天磨五六个小时。"耿家盛说,出师的这把刀,他足足磨了一个星期。

对耿家盛而言,这两把刀,一把意味着传统技艺的传承,一把标志着认真把一件事做到极致的态度。每当困惑时他都会拿出来看看。

耐磨的"工匠"技术刀

"角度清晰可辨,刀刃铮亮锋利,这是高手磨出的刀,用这种刀干活快、准、好。"迷上了车刀,车间几乎成了耿家盛生活的全部,这种热情直到今天仍没有变。

钻进车刀改造的"牛角尖",耿家盛几乎年年都有一两样"改革"。"这把刀,乍看和其他的没差异,但其实刀的角度、材质区别很大。加工轧辊时连续切削11个小时不用换,可加工洛氏硬度65至68度的材料。"2015年,以耿家盛为主或独立完成的"一种深孔锥度铰刀""一种高硬度、高韧性难切削材料机加工刀片"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实用新型专利。

耿家盛从骨子里喜欢对技术精益求精。一谈技术,他有说不完的话,技术之外,他内敛拘谨。这些年,耿家盛带领团队完成了拉丝机、橡胶绉片机等产品工艺编制和图纸改进500余项,改进塔机起升部分、重卷机滑槽等生产工艺400余项。

当好一把"师匠"的传承刀

利用休息时间,耿家盛又学了镗床、钻床等加工技能,还自学CAD制图,成了一名技术全面的加工能手,每年完成车间大量的"硬骨头"加工任务。

"干这行,就是学习、积累、再传授。"除了车间,现在耿家盛多了一个去处——"耿家盛技能大师工作室"。靠着老一辈经验成长起来的他,知道"传帮带"的重要性,2010年以来,他带了20多个徒弟,昆明重工涌现出一批年轻的技术人才。

近年来,不断有企业高薪来"挖"耿家盛,都被他拒绝。"30多年一门心思做一件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的。"耿家盛的徒弟李益雄说。也许,有人认为"工匠"就是一种重复劳动。其实,对"工匠"最好的诠释,应该是耿家盛这样,坚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详细

耿家盛,男,汉族,1963年10月生,中共党员,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拉丝成套设备制造分公司加工车间主任。

耿家盛出生在技术工人家庭,在良好家风的熏陶下,他勇于实践、勤学苦练,成为"钻一行、精一行"的技能大师。

1982年,耿家盛从技校产品表面处理(油漆)专业毕业后,分配在昆明铣床厂从事产品油漆工作。1984年11月,他调入原云南重机厂工具车间改行为车工,同时兼做油漆工。没有车工基础的他,拜师学艺,勤学苦练,利用休息时间学会镗床、钻床等加工技能,逐渐成为一名技术全面的加工能手和生产骨干。

1993年,公司首次承接132塔式起重机生产任务,原加工工艺是在落地镗床上加工,效率低、费用高。他和同事分析研究后,经过技术改进,将每班加工一组提高到加工三组,把使每组加工费用从1250元降到300元,工效提高了3倍。1995年来,耿家盛来到拉丝机分公司后,看到拉丝机成套产品外观质量很差,于是向公司建议改用过氯乙烯类漆,采用喷涂工艺进行施工,这样大大缩短了施工周期,表面质量也上了一个新台阶。在过氯乙烯漆的基础上,还喷涂过垂纹漆、聚氨脂高级装饰漆、亚光漆,使拉丝机产品外观质量获得极大改善,提高了客户满意度。

为帮助年轻员工快速成长,耿家盛热心传帮带、无私传技艺。他通过"耿家盛工作室",每月开展一次"传绝技"交流活动,传授许多经年积累的经验和技艺,使企业职工整体素质得到有效提升。

耿家盛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 >>详细

图片报道

大师风范

昆明市北郊黑龙潭公园附近的龙泉路边,有一排排高大而又陈旧的厂房,这就是昆明重工厂区。耿家盛在这里成长、生活、工作了53年。

耿家盛的父亲耿鼎和弟弟耿家华也先后在昆明重工当车工,两代人陪伴昆明重工走过了近60年的历史。已去世的耿鼎曾是昆明重工的总工艺师、全国劳模,耿家华也是国家级技能大师、全国技术能手。这就是著名的"父子劳模,兄弟名匠"。

"如果没有父亲的教育,就不会有我们兄弟今天的成长!"耿家盛说,父亲的三句话影响了他们一生,"荒年饿不死手艺人""做人要踏实""做事要认真"。

敬业——勤勉车工 技能大师

1984年,耿家盛进昆明重机厂(昆明重工的前身)当车工。当车工第一件事是学磨刀。"车刀是车工的灵魂,在我眼里,车刀、产品都是一种艺术品,一定要认真打磨。"耿家盛说。

技校毕业的耿家盛对车间里的车、镗、铣、刨、磨,样样精通,是名副其实的全能机床工,还是个发明创造能手。

1993年,耿家盛所在的分公司首次承接132HC塔机生产任务,原加工工艺效率低,费用高。耿家盛和工友研究创新技术用T68镗床加工,使每组的加工费用从1250元降到300元,工效提高了3倍。

2010年以后,耿家盛带领工作室成员先后完成拉丝机、轧机等产品工艺编制和图纸改进500余项,攻克了多个技术难关,年平均为公司节约创效100余万元。耿家盛告诉记者,多年来他个人的技术发明创新有近200项。

守业——富不趋之 贫不弃之

耿家盛多年来获得了许多国家级和省级荣誉,可在老同事侯金富眼中,他一直都没有变。几年来,由于市场等方面的因素,昆明重工连续亏损,耿家盛选择与企业同甘共苦。其实近年来不断有企业高薪来"挖"耿家盛,但都被他拒绝了。"30多年一门心思做一件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耿家盛的徒弟李益雄认为,对"工匠"最好的诠释,应该是耿家盛这样,坚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

最近,耿家盛的工作室里又多了几张草图,这是他们研制的智能厕所,已经做出两台样机,将在今年南博会上展示。耿家盛常说:"我是在把图纸变成现实。"

施工现场

耿家盛在传授螺纹加工技巧
耿家盛在向徒弟传授技巧
师徒间的悄悄话
耿家盛在生产现场指导
耿家盛在为职工竞赛做辅导
最新消息

制造业工人的自豪与责任

天干饿不死手艺人

耿家盛一家六口人,除了妹妹,其他人都在昆明重工有限公司干过车工,父亲耿鼎还担任过总工艺师。认识他父亲的人都说,耿鼎是一位传奇的技术工人。

1984年,耿家盛来到昆明重机厂工作。昆重是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的前身,这家企业对耿家盛全家意义非同寻常。耿家盛说,当时到昆重当工人是个好选择。他清晰地记得,当时他算二级工,每月工资32.7元,父亲是六级工,每月收入三四百元。当时,人们会笑话技术不好的工人,对技术好的则非常尊重。"天干饿不死手艺人",这是父亲经常教育他们三兄弟的一句话。

细节和过程重于结果

耿家盛说:"做完工件,我习惯回顾一下做的过程,这样,产品加工中的得失就能一览无余。在随后的工作中,把前面产品的缺陷克服掉,内心就会十分愉悦、满足。"

耿家盛说,"对机械加工而言,细节和过程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对细节的追求和对加工过程的严格把控,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我们现在看到的管理更多注重结果,只要结果是企业在生存压力下得出的简单逻辑,与工匠精神相去甚远"。

如今,"师带徒"仍然是昆重主要的人才培养模式,也是以耿家盛为主导的工匠工作室的重点任务。近年来,工作室先后与50余名青年职工签订了师带徒协议,耿家盛本人平均每年带徒7人以上。

守住做工人的本分

自认为出身平凡、岗位平凡的耿家盛,尽管已站在"国家技能大师"这一人生巅峰,却始终未曾忘记"忧国忧企"。

昆重已走过57个年头,辉煌与落寞交织,现在正处于发展的低谷,职工人数和收入都降低不少。

"在企业效益好的时候,我也曾经拿过五六千元,甚至一万元的工资。企业经营有起有落很正常,任何产品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最近,我们公司和上海一家企业合作,研发了一种新型环保厕所,市场前景应该不错。今年1月,公司聘任我为首席技师,每月给予技术津贴2000元。在企业并不宽裕的情况下,这是对我的极大认可。"耿家盛说。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