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学者 · 名家

常贵田:艺恒常贵 见龙在田

2018-12-01 15:36:24

一辈子 一职业 一单位 艺恒常贵 父英烈 儿“将军” 共演员 见龙在田

5岁的常贵田(右)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贵田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11月30日零时3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昨日早间, 常贵田先生的女儿常紫薇也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消息称:“实在无法表达我的哀伤,我的父亲今晨离开了我们,去了天堂,短短九十多天,我老爸坚强地接受了4个多小时的手术,乐观地面对每天的药物治疗,我们积极寻求各种方法。家人和学生们商量不对外公布,是为了给我老爸一个静谧的休养环境,由此带来的突然,请见谅!”

  据了解,12月4日上午9点常贵田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八宝山大礼堂举行。

  三岁登台 六岁从艺

  常贵田,1942年生于相声世家,相声大师常连安长孙,“小蘑菇”常宝堃长子,二叔常宝霖、三叔常宝霆、四叔常宝华均为相声名家。他1954年拜赵佩茹先生为师学习相声。1958年入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政治部文工团至今(副军级),虽然没有被授衔,但也依然被称为相声界第一位文职“将军”。

  常贵田最早接触相声是在爷爷的启明茶社。3岁那年,他被抱到台上,站上凳子,说了个儿歌:“一根棍儿我拄着……”在此之前有铺垫:来啦,干什么来啦?说相声来啦?会说吗?会。会几套?会三套。哪三套?会吃、会拉、会尿炕。大家就乐了。因为这段经历,在中国曲协从艺60周年的名单里,63岁的常贵田被写入其中。他则把这份荣誉视为一种“照顾”,认为自己那时“说的不是正经的相声段子,也没赚钱,并不算真正从艺。”

  常贵田正式从艺,是从6岁开始。当时,父亲常宝堃教了他三个小段:《反正话》《六口人》和《大娶亲》的一部分,他听完就记住了。后来常贵田才明白,父亲把相声拆开,把适合小孩儿说的那些教给了他。小常贵田在和平路美琪戏院旁边一个小书场说了三个月相声,马三立的师父周德山、朱相臣、苏文茂、穆祥林等不少名角给他量活,这对常贵田的艺术提高有很大帮助。

  在战场说相声 险些牺牲

  1951年,常贵田9岁,常宝堃在朝鲜前线慰问时牺牲。在后来许多采访中,常贵田都说,好多年,自己都无法接受父亲已经牺牲的事实,总以为父亲还活着。16岁那年,他怀揣着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的志向,参军入伍,加入了四叔常宝华所在的海政文工团。

  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常贵田曾无数次到福建、西藏、云南、海南等兵站或者前线慰问演出。1962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他在雪域高原兵站慰问进藏参战的将士们,最多的一天,演了14场。1963年,他参加保卫天津的抗洪抢险,平生唯一一次与祖父常连安同台演出。1965年,抗美援越,他在越南战斗了整整一年,经历了与父亲当年在朝鲜相似的险境。当时美国研究了两种炸弹,子母弹和菠萝弹,专门炸人,最危险的一次,如果晚一分钟,他也“光荣”了。对于牺牲,他是有心理准备的。在越南,他给母亲写信说,“一旦遇到不测,那就跟我父亲一样吧……”1978年,他又去了越南。在老山前线,用电话慰问“猫耳洞”里的战士。他用电话给战士说相声。说着说着,战士哭,他也哭……

  在自传《五独俱全》中,常贵田如此记录自己的履历:“1958年10月23日参加海军政治部文工团至今。一辈子只从事一种职业,而且只在一个单位服务,在文艺圈儿里,唯有一个常贵田。”

  他用四个字评价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曾经有很多单位想调我,最终还是岿然不动。为什么?我认为战士是最苦的,用相声为他们解除一点儿苦,给他们一些心灵安慰,是我的天职。父亲他们那些演员为什么那么受战士爱戴?就是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下,在战士最需要的时候,他们去了。没有到过战士堆儿里的人,不了解战士最需要什么。今天有了电话、手机,战士还是这个心情,一盼着家信,二盼着有人来。你想想,在小岛上,就那么几个人,多孤独啊!他们希望有人来,带来新的信息。看见活的了,他最高兴!你想说好相声,你又不热爱人民,我说——你甭说!你说,也说不好。”一次采访中,他如此说。

  书未完成 人已逝

  军旅生涯让常贵田走出了一条传统相声艺人未曾走过的艺术之路,也获得了全国性的巨大声誉。他不但有深厚的传统相声基础,而且能自编自演创作新的相声作品。从60年代的《死伤登记处》《喇叭声声》到《帽子工厂》《动力研究》《不可“就要”》等优秀作品,使他成为常氏相声第三代的杰出代表。尤其是他与叔叔常宝华合作的《帽子工厂》曾轰动全国,成为相声界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先声。除相声创作表演外,他还广泛地涉猎话剧、影视表演,在相声艺术的理论研究和语言艺术与部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关系等方面进行探讨。

  对于常贵田的离世,许多观众表示震惊。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曾多次出现在公众场合与观众见面。5月25日,天津卫视的《笑礼相迎》中,常贵田通过口述,串联起一部中国百年相声史;7月7日,相声演员高晓攀发布微博:“有的手,一拉就是一辈子,皆因‘相声’二字。一起学艺、一起比赛、一起成名、一起耄耋之年。”配发的照片中,常贵田与老友、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手拉着手,游览寺庙。同日,师胜杰重返荧屏,参与《中国文艺》“向经典致敬”节目的录制。台上师胜杰娓娓道来,镜头记录下一旁的常贵田不断抹泪、哽咽不止。

  7月21日,常贵田还在北京王府井书店发布了章回体自传《五独俱全》。中国曲协副秘书长常祥霖透露,《五独俱全》中并没有涉及常宝霖、常宝霆、常宝华几位叔叔,以及与他相濡以沫的搭档王佩元,“这不是回避,也不是淡忘,而是另有安排。他(常贵田)写王佩元的书已经先期出版,而写几位‘蘑菇’叔叔的《二三四书》正在撰写之中。”当时,常祥霖还在《五独俱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您别急,该有的答案《二三四书》一定会有!”

  如今,常贵田先生走了,《二三四书》还会有吗?

  据了解,“常氏”家族里,常贵田的八叔常宝庆、九叔常宝丰目前在天津,二叔常宝霖的儿子常贵升在北方曲校退休,常贵升的儿子常亮、常宝华的孙子常远、外孙子杨凯和李然都在“开心麻花”。常宝丰的儿子常贵春和贵春的儿子都曾经说过相声或者有师承。(文/本报记者 祖薇)  

  声音

  姜昆痛悼:“相声大叔”推崇新风,反对庸俗

  昨天,中国曲协主席姜昆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后,写下了悼文。相关媒体将此悼文发布到了社交媒体上。

  文中称:“常贵田先生是常氏家族相声艺术的传灯人,是中国相声艺术的守护者。他用他毕生的精力,坚持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努力为相声的出新,尤其在军旅题材相声的创作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他的家族四代人说相声,从继承相声传统到改革创新,他旗帜鲜明地推崇新风,反对庸俗。他的作品《喇叭声声》《保卫西沙》,在相声艺术最艰苦的岁月中,独树一帜,坚持为中国人民的生活送去笑声。他的《帽子工厂》是相声艺术的一座丰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常贵田老师为人谦逊和敏而好学的人品,艺术界尽知。几个月来一直与他保持联系,病床中他还在惦念我们为常氏家族相声的第三场北京演出的事宜。”

  “我在赴日考察的启程时,在机场打开手机,噩耗传来,揪心撕肺,难以自已。我们都尊称他‘相声大叔’,大叔一路走好,常贵田先生千古。”

  历史

  常贵田:5岁在电台说相声

  常贵田先生的师侄,相声名家王祥林的徒弟,远在锦州的褚志远,并不是专业相声演员,但是他一直收集关于“常氏相声”的历史资料。

  11月30日,他向北京青年报记者提供了1946年《长春游艺画刊》的一篇报道。这份《长春游艺画刊》是常贵田爷爷常连安创办“长春社”时自办的一份杂志。这篇报道刊登于启明茶社成立6周年时《长春游艺画刊》的专刊,同时配有常贵田先生的幼年照片。

  这篇名为《小小蘑菇,单口相声》一文中写道:“小小蘑菇,就是小蘑菇的儿子,才五岁,他就有说相声的天才,红得他在天津电台播演这么十句话,词句幽默,语气亦好,真是将门虎子啊。”

  这十句话是:“一根棍我拄着,两撇黑胡我捋着,三炮台我抽着,四轮汽车我坐着,《武家坡》我听着,六国饭店我吃着,七层洋楼我住着,八圈麻将我打着,九万块钱我带着,‘十’在不行我走着。”本组文/本报记者 祖薇

  (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资料供图/褚志远)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姚怡梦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时代楷模

  • 热点人物

    中国职工讲故事之五十四·大国工匠洪家光讲...

  • 热点人物

    张玉滚:教书育人十七载 把山路走成通天大...

  • 热点人物

    以匠心守初心 铸就匠人精神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八桂儿女传:曾光安的“雄心”

    “以前‘中国制造’给人的印象是价格低,质量和售后服务一般。现在要改变这种印象,我们就要向中高端发展,向品牌发展,坚决反对低价竞争。”作为一艘正在破浪前行的巨轮的掌舵人,广西柳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曾光安的前进目标非常明确。

  • 台青企业家:希望更多台青把握“一带一路”机遇

    “‘一带一路’倡议将对两岸经济合作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希望更多的台湾青年能够深度参与其中,共享发展机遇。”重庆台协台青会主委、重庆好年代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光志在29日举行的海峡两岸(重庆)青年创业研讨会上表示。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