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历史 · 环球

“以友朋为性命”的“异端”李贽

胡丹
2018-08-09 10:58:52

  一

  李贽(1527-1602),早在生前,就有“异端”之名。

  时人对他的看法截然两分,有人崇拜他,追随他,奉之为“奇人”;也有人斥之为“小人”,称其“狂诞悖戾”,学说“非圣无法”。或许,李贽就像黄仁宇《万历十五年》所说,他本就是一位“自相冲突的哲学家”。

  人们常说,要了解一个人,看他身边的朋友就知道了。像李贽这样一个“异端”,他的“朋友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莫非“满屏”皆异人与异论?这真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本文且就李贽的交游,做一篇“异端简传”吧。

  李贽曾说,他“以友朋为性命”。有人将他的朋友圈一点,发现不得了,他“铁粉”太多了,而且无论功名还是地位,许多人都远在他之上。李贽仅仅中了举人,做官也只是教谕、博士、司务之类的闲散小官,最后在边地知府的任上退休。他总在“基层”打转,升不上去,主要原因就是举人的出身太低。明清两代,只有中进士才能有较好的仕途,“举(人)监(生)”是受歧视的。可看李贽的朋友圈,功名高的,有会元(会试第一名,如袁宗道、陶望龄)状元(焦竑),官位显的,总督就有四人(刘东星、梅国桢、汪可受、顾养谦),顾养谦还是他在云南做知府时的顶头上司——尊卑上下,乃俯仰之交,亦极难矣!

  由此看来,一介“狂禅”李贽与他的朋友,非以世俗之位势与富贵论交,而是精神平等的交往。李贽的朋友圈,是在学术与思想的追求中形成的。

  二

  李贽早年治举业时,就对程朱理学产生了很大怀疑,认为“直戏耳”,只是没有找到新的治学方向。四十岁上,他到北京选官,得到一个礼部司务的差事。这官又穷又小,他之所以接受,就是因为“京师人士所都,盖将访而学焉”。李贽在不惑之年向学,已经很晚了,但这一步,对他人生的转变,意义重大。

  在北京,李贽“为友人李逢阳、徐用检交往所诱”,开始读王阳明的书。由是“发蒙启蔽”,就是像他这样“倔强”的人,也“不得不信之矣”。

  北京人物虽多,但风气保守,隆庆五年(1571),厌倦了“京师浮繁”的李贽,主动请求迁官南都,改任南京刑部员外郎。南京是当时讲学的重镇,心学的影响尤其大。在这里,李贽与新结识的好友焦竑等人朝夕促膝,论学问道;他还见到了著名学者王畿(阳明弟子,浙中王门创始人)、罗汝芳(王学左派代表人物),并拜泰州学派创立者王艮(阳明弟子)之子王襞为师。

  南京生活是李贽学术生涯的开端。在这里,与众多友朋定期聚会,砥砺学问。他在《会期小启》中写道:“会期之不可改,犹号令之不可反,军令之不可二也。故重会期,是重道也,是重友也。”对他来说,讲学就是军令,重友就是重道;他一生追寻“胜己之友”,实际上就是在追求自我的超越。

  李贽如果甘心做一拘小吏,案牍劳形,为米折腰,他的个性和才情将被永远压抑;而主张个性解放、“满街人都是圣人”的心学,给了他一个释放的窗口。心学的昌盛,是精神决定交往的典型,阳明后学的著名学者,如王艮、王襞父子,都是庶民身份,但其道友和学生,却多高官名宦。当李贽由卑官俗吏变成学问家,他的朋友圈马上崭然大变——思想的磨砺和交流,是李贽联系友朋的纽带。

  三

  李贽不仅学问杂,做学问的路数也怪,如读史重在“辩冤”。他说:“自古至今多少冤屈,谁与辩雪?故读史时真如与百千万人作对敌,一经对垒,自然献俘授首,殊有绝致。”读史如此,在世界观上,他更是“与百千万人作对敌”。这就决定了,李贽一生所发“奇论”,必然引起极大非议。他最为人所知的一个“异端观点”,就是反对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孔子早在春秋时就死了,后世纷繁,远迈前代,孔子怎么可能事事皆定出个“是非”?所谓“孔子之是非”,实为两千年来“圣人”门徒之是非,也就是历代“钦定”的价值观;孔子不过是个权威的标签罢了。李贽既无视孔子这块牌子,他又抱定一个“辩雪”的目的,则一切议论发乎己见,“遂复非名教之所能羁络”——难怪人们把他当异端了。

  李贽有一种特殊的魅力,与人交谈,能让谈者顿忘彼我。汤显祖年轻时曾听他讲学,多年后仍称羡道:“寻其吐属,如获美剑。”云南的老上司顾养谦也说:“每与先生谈,辄夜分不忍去。”李贽的好友焦竑、耿定理,也都是因一次接谈,遂订终身之交。试想,李贽若无“异”处——异于常人之谈吐见识,何以令这些名人为之倾盖?

  李贽在五十岁时,离开南京,赴云南姚安知府任,他说此行“非谋道矣,直糊口万里之外耳”。已届半百的他,毕竟还有妻女家事的拖累。临行前,他与好友耿定理订约,待三年任满,即辞官来会,切磋学问,“同登彼岸”。

  三年后,他果应约来到湖广黄安。此刻他“双亲归土,弟妹七人婚嫁各毕”,家庭义务略尽,浑身轻松,从此在黄安、麻城两地寄顿,生活了约二十年。明代晚期,鄂东人才辈出,著名的黄安三耿、公安三袁,都与李贽有着密切的关系。福建泉州是李贽的生身之地,黄、麻才是他的精神家园。

  自到黄安托庇于耿氏,李贽从此主要依靠朋友接济为生。由于不再为生计奔劳,每日“唯有朝夕读书,手不敢释卷,笔不敢停挥,从五十六岁至今七十四岁,日日如是而已”,进入了著述的高峰期。

  四

  可是寄人篱下的生活并不平静。耿定理去世后,李贽与其兄长、大官僚兼学者耿定向(仕至户部尚书)矛盾激化。耿视李为“末学之狂诞”,李则坚决捍卫思想“异端”的权利。与心学关系颇深的耿定向,是李贽朋友圈里地位最高,也是第一个变友为敌的,他们的论战成为影响李贽后半生的一条主线。

  晚明风气虽然开放,但权力对思想者的禁锢和伤害还是极容易的,张居正当权时,厌恶讲学,心学学者何心隐之死(耿定向斥之为“癫狂”),就是证明。寄食的李贽,却与“东道主”展开激烈的论争,这使他的生存环境日趋恶劣。夫人黄氏坚决要求回泉州老家,李贽送走妻子,自己留下来,一个人“战斗”。次年老妻去世,他干脆削发逃禅,成为一个僧服吃荤的异人。

  李、耿矛盾公开后,李贽被迫移居麻城,他的“朋友圈”也被搅乱了。

  好比兼为李贽挚交与耿氏得意门生的焦竑,自师友相攻,他与李贽虽书鸿不断,李贽的多部著作也由他帮忙在南京刊刻,但他开始刻意与之保持距离。李贽深感处境困难,曾想去南京投靠他,因焦竑穷困,无法成行。不想焦竑在万历十七年中了状元,李贽马上去信,希望去北京找他。可焦竑竟托人带话说,“日夜无闲空”,加以拒绝。恰好这时顾养谦任南京户部侍郎,邀李贽去他焦山(属镇江)的幕中,焦山离南京很近,而耿定向正在南京做都御史——“四方南北可耳”,唯南京不可去。

1 2 共2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梁雨桐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以匠心守初心 铸就匠人精神

  • 热点人物

    这是老马同志,今年200岁

  • 热点人物

    一生一“事” 匠人匠心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唐文源:茶香也怕巷子深 为古丈茶代言

      “我们古丈是茶叶之乡、歌舞之乡。这里生态环境好,连夏日里的蝉鸣都中气十足……”8月6日,在湖南省古丈县政府大楼办公室,一见到科技日报记者,科技副县长唐文源就开始了激情洋溢的“谁不说俺家乡好”式演说。

  • 陈炳耀:“富三代”的创业路

      葛瑞博(Grab)是东南亚最大的网约车平台,业务遍布东南亚7个国家500多个城镇。回想起当初的创业,葛瑞博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炳耀认为是纯属偶然。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