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历史 · 环球

谢林:转瞬已是萧索

文/孙德宏
2018-03-05 15:11:36

  一

  世事突兀。费希特被迫从耶拿大学走了。

  德国古典哲学的第一位代表人物康德,和第二位代表人物费希特“决裂”了。

  精神领袖费希特的离去,对当时德意志精神生活的中心——耶拿大学来说,是个不小的损失。但是,在当时浪漫大潮正风起云涌的耶拿大学的人们看来,这似乎也算不了什么太大的事情。

  因为——有谢林在!

  1799年秋天,24岁的青年哲学家谢林,已经与费希特同事一年了。这一年里,谢林和他的同事们在费希特的旗帜下,做了不少事情。费希特走了,谢林正式接替了费希特的教授座椅,而且,还取代费希特成了耶拿大学知识圈新的精神领袖——想想,一个24岁的青年成了知识圈的精神领袖,那是一件多么神采飞扬的事情!

  好的。德国古典哲学的第三位代表人物,谢林,登场了。

  二十几岁的哲学大家,此时的谢林教授,风华正茂、意气风发,风流倜傥!

  说谢林是天才少年哲学家,即使是放到整个哲学史上去看,也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二

  谢林,生于1775年。

  这一年在中国,是乾隆四十年。

  已经统治中国四十年的乾隆朝,此时正是鼎盛时期。乾隆网罗了纪晓岚、戴震等一大批文化人紧锣密鼓地忙活着编修《四库全书》,而谢林的前辈康德则正在苦思冥想他的《纯粹理性批判》。这一年,康德、戴震、纪晓岚都已经51岁了,费希特13岁,连德国古典哲学四大代表人物的第四位,排在谢林之后的黑格尔也已经5岁了。而与康德、戴震、纪晓岚同年的曹雪芹,则已经去世11年了。

  时光一瞬,15岁的谢林破格进入图宾根神学院学习。这在当时是要经过特别批准的,因为当时的规定是,只有年满18岁才能上大学。

  在图宾根大学里,曾经走出了天文学家开普勒、宗教改革家梅兰希通、人文主义者罗依希林、植物学家富克斯。还有一位很著名的人物——诗人席勒。但总体上讲,图宾根大学在当时的德国文化界还算不上太有名。不过,当“图宾根三星”升起时,情况不同了,它有了“诗人和哲学家的故乡”,和“学者共和国”等等美誉。

  谢林,就是这“图宾根三星”之一。

  另外“两星”的名气并不比谢林小。他们就是后来更加大名鼎鼎的黑格尔和诗人荷尔德林。

  谢林与黑格尔、荷尔德林是图宾根神学院的同学。黑格尔、荷尔德林高谢林两届,算是谢林的师兄。谢林同学、黑格尔同学、荷尔德林同学三位在当时的图宾根神学院,那可都是风云人物。后来的谢林还特意搬进了黑格尔和荷尔德林的宿舍,于是三位校友、朋友,又成了室友。

  “图宾根三星”这期间的一件颇为著名的故事是,为庆祝法国大革命的胜利,三人相约来到校园旁的东山上一起栽了一棵树,并命名为“自由之树”,而且围着这棵象征了他们青春向往的“自由之树”跳起了舞。

  我经常想像这个情景,两位未来的诘屈聱牙的大哲学家,和一位个性十足、后来精神失常的大诗人,在一起舞蹈青春,跳跃理想,那是怎样的情形呢?

  1793年,黑格尔、荷尔德林毕业离开了图宾根。

  此后几年间,青春勃发的谢林开始在哲学史上发言了。

  从1797年到1800年,谢林陆续发表了《导向自然哲学的诸概念》《自然哲学初稿》《先验唯心主义体系》和《我的哲学体系的阐述》等著作——学界渐渐公认,谢林正在以一个全新的思想家面貌,登上了德国唯心主义哲学的第一把交椅,并以其青春思想的勃发朝气,使费希特的“自我哲学”黯然失色。

  德国古典哲学从此进入了“谢林时代”,一个德国古典哲学新的逻辑阶段开始了。

  谢林的横空出世,引起了一位大人物的注意和重视。这就是时任魏玛公国的宫廷大臣、大诗人歌德。而魏玛公国则是耶拿大学的主办方。歌德的一封推荐信,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份“鉴定意见”,使得23岁的谢林在图宾根大学一毕业,就成了耶拿大学的“编外教授”,成了费希特教授的同事。

  23岁的谢林的到来,壮大了耶拿大学哲学家阵营的声势,尤其是谢林的“自然哲学”,更是为此时德意志正风起云涌的浪漫派诗人们提供了新的思想资源——谢林美学的名言是:以有限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无限,就是“美”。

  即便时至今日,我们也得承认,谢林的这一看法,仍然是极为了不起的,而且也是无数艺术家们终生追求也未能达到的——所谓“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于是,思想界、艺术界原来对康德、费希特的崇拜,开始渐渐地转向了正朝气蓬勃的谢林。

  这期间,恰巧费希特又挫折连连,“无神论争论”事件、“康德声明”,……虽然人们对“惨遭重创”的费希特不乏同情,但严格地说,哲学家兴衰的深层原因说到底在于其思想体系和理论主张。

  这一点,在后来的又一位德国大诗人海涅那里,已经看出些端倪了:

  ……但不料在一天的清晨,我们发现费希特哲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开始舞文弄墨、哼哼唧唧,变得温和而拘谨起来了。他从一个唯心主义的巨人,一个借着思想的天梯攀登到天界,用大胆的手在天界的空旷的屋宇中东触西摸的巨人,竟变成了一个弯腰曲背、类似基督徒那样,不断为了爱而长吁短叹的人。

  想想,海涅此时心目中的费希特,已经从一个曾经高喊“行动!行动!”的“行动哲学家”,变成了一个“哼哼唧唧、弯腰曲背”的“长吁短叹”的人了。而就在此时,那个要冲破“有限”、创造“无限”,活力四射的青年哲学家,谢林的登场,那是怎样的一种青春飞扬,怎样的令人为之一振!

  在上一篇《拜见大师,告别大师》中,我曾说过,与康德“反目”的费希特,一年后与谢林也分道扬镳了,其表面原因是费希特的火爆性格。其实更深刻的原因在于,那些大思想家的“分手”,更多、更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他们是思想体系和理论主张的冲突。而在这些冲突中,朝气蓬勃的后来者,相比以往的“死气沉沉”,当然大受欢迎,当然势如破竹。虽然后来者可能有些心高气盛,甚至趾高气扬,但打破一个旧的,创造一个新的,这历来就是顾及不了许多的。更况,后来者往往顾及到了也是无所谓的。

  因此,这里就必须说说他们的学术与思想的分歧了。

  三

  虽然我始终极力避免在一篇散文中去讲述主人公们那些深奥抽象的纯粹理论及其逻辑推演,但行文至此,实在是绕不过去了。

  所以,只能请各位稍有点耐心,容我尝试着尽量通俗简洁地,介绍一下康德、费希特、谢林的哲学吧。如果实在为难,下面的几百字您也可以跳过去不看,而是接着后面的故事读。

  简单地说——

  德国古典哲学的核心问题是:

  如何认识和处理主体的能动性和客体的制约性之间的关系?

  围绕着这一问题,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四大代表人物,惮精竭虑,前赴后继,甚至不惜“反目”“决裂”,分别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康德哲学的方案是,他将客体、存在都归入主体思维中,而使得主体与客体、思维与存在的矛盾得以解决。但毛病也在于此,由于他主体思维中的“物自体”或“自在之物”的不可知,使得这种“主体思维”也变得难以把握。于是,虽然他在思维和道德间建起了一座“美”的桥梁,但他的哲学还是被称为“先验哲学”,是“二元论的主观唯心主义”。

  费希特哲学向前走了一大步:主体就是客体,思维是唯一的存在,客体变化本身就是主体活动的过程。于是,康德的主客体矛盾,在费希特这里倒确实是得到了解决。但毛病也在于此:没了客体,哪还有什么主客体的矛盾呢?于是,费希特哲学被称之为“自我哲学”,是“纯粹的主观唯心主义”。

  谢林哲学试图更好地解决前两者的问题:主体观念来源于客体现象,客体决定主体;同时主体又自由地、能动地决定客体,客体活动要与主体意志相符合。在谢林这里,客观的东西就是主观的附庸。这就是谢林的主客体无区别的“绝对同一”。于是,谢林哲学被称之为“自然哲学”,是“客观唯心主义”……

  从谢林这里,似乎已经可以看出些后来黑格尔的味道了,甚至也可以看到些现代派、后现代派的影子了。关于黑格尔哲学,请容我在下一篇里再说。

  上述这些,看上去都是哲学纯粹学理上的问题。但我们最该看重的是,在这些学理争论的深处,才是他们要表达、呼吁的——人的自由问题,即“主体能动性”,有没有,该不该有,以及该有多大?

  所以,我更愿意把他们的这些学术争论理解为,这只是他们表达对“人与现实应该怎样”这种根本主张的理论基础——说到底,任何一种哲学都是要推动、指导现实发展和进步的。

  德国那个时代的思想者们显然有这样一个共性,他们的言说,一定要从学理的根上弄出一个完整的体系,他们的理论一定要有一个庞大的、严密的框架,这就必然创造出许多新的概念、范畴,以及一整套的逻辑推演。然后再在每个环节上,或某些环节上提出、阐释自己的看法。所以,按我们那种应试的急功近利式的读书、写文章的套路来理解,你会觉得实在是难:哪哪都找不到结论,可哪哪又都像结论。进入这些大师的理论体系大厦,你会觉得到处是“坎”,到处都是新概念、新词语。于是,你就得往前找,他推翻的前人体系是怎么回事,他的理论是怎么来的……结果,对他们的概念、逻辑过程,可能我们倒是记住了不少,可他们到底“要说什么”却被忽略了。

  而这才是最重要的。他们的体系中那些纯学理的逻辑推演,和在此基础上的关于自由、道德、国家与法的抽象主张,经常是极为隐密地交织着,极难简单分辨,甚至经常整本都是只有学理论证、推演,而根本难以看到现实主张和结论。这对急欲从中找到“现实出路”的人们而言,就难免厌倦,甚至抛弃了。

  这很让我想起与德国古典哲学同一时期的中国乾嘉学术时的一个大争论:到底义理重要,还是考据重要?到底是要“尊德性”,还是要“道问学”?

  看来,中外学术界都会面临这个同样的大题目,而身处时代大变革之时的学术界,于此尤甚。

  坦率地说,我还是要表达抱歉之意,把康德、费希特、谢林各自的哲学体系,及其意义和毛病,用通俗的语言讲清楚,让大家都清晰地明白,甚至还能有某种感动,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了。这一点得请各位读者谅解。

  还是讲故事吧。

  四

  哲学家当然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感的人。而且以理智著称的大哲学家的血肉情感,可能比普通人更敏感,更执着,更难以更改。

  起初把艺术看得比理性还高的天才少年哲学家谢林,就是如此。他的激情,甚至把他的理性也一并烧成了灰烬。

  耶拿大学时期的青年哲学教授谢林,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大他十五岁的有夫之妇卡罗琳娜。而且,卡罗琳娜的丈夫恰好又是谢林在耶拿大学的同事。

  即便是极为严肃的学术著作,讲到这一段时也大都承认,卡罗琳娜极有才华,却也“很不安分”。她是耶拿城里的“沙龙明星”,这当然不该受到什么指责,但问题的关键是,她以离间浪漫派,离间歌德与席勒、离间浪漫派与歌德和席勒,离间谢林与浪漫派为乐事……

  但是,谢林教授就是爱上了,而且爱得不顾一切。

  如何评价谢林和卡罗琳娜的这段爱情,有各种各样的看法。现在把这些省略掉,直接告诉大家的结果吧——谢林因此得罪了耶拿大学的一班同事,也得罪了浪漫派的一众兄弟,也使得后来也来到耶拿大学,而且一向厌恶卡罗琳娜的黑格尔与自己逐渐疏远了。

  此时的天才少年哲学家谢林,已经没有朋友了。

  就这样,1803年秋,在卡罗琳娜与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后,谢林带着卡罗琳娜,几乎是在众叛亲离的萧瑟秋风中,一同离开了耶拿,转赴维尔茨堡任教。

  据说,谢林临行的那一天,几乎没有朋友前来送行。

  还有资料说,在维尔茨堡,谢林没有一个哲学家朋友。相反,他的周围多是些“充满胡思乱想”的医生、教士、头骨学家、诗人等等。

  此后几年里,谢林出版了有限的几部影响不大的著作,再然后则是三十年未有新书出版……

  一颗天才之星,就这么划过天空,无声无息地陨落了吗?

  没有,哲学史又给了谢林一次机会。

1 2 共2页

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编辑:赵记兰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老职工、老党员向党说句心里话

  • 热点人物

    “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23年,用心血铸...

  • 热点人物

    2017让我们一起回味朋友圈里那些感动

  • 热点人物

    情感与责任铸就工匠精神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演员王小东:成功来之不易

      2月25日晚,“北京8分钟”在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惊艳亮相,获得外界一致好评。场上24名北京体育大学轮滑专项学生,看似轻松的轮滑表演,实际上是完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创造历史!苏炳添室内世锦赛男子60米摘银

      中国短跑名将苏炳添3日晚在这里举行的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男子60米决赛中,以打破亚洲纪录的成绩摘得银牌,成为第一位在世界大赛中赢得男子短跑奖牌的中国运动员,也创造了亚洲选手在这个项目中的最好成绩。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90后代表为年轻的奋斗者代言

      出发到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前一天,叶诗文度过了她的22岁生日。这位中国游泳史上第一位金满贯选手,有了一个新身份——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 “壹钮扣”的“云梦想”

      2月27日,记者走进位于湖北武汉友谊南路上的“壹钮扣网”办公室,看见大厅里陈列着数不清的小格子,里面装满了各色各样的钮扣。“这有上万种钮扣吧,怎么分辨?”十几年前,刚在汉正街开店时,“壹钮扣”创始人、武汉鸿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丽娟面临的就是这样的难题。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