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历史 · 环球

纳兰性德放怀“家国之故”

□ 赵雪峰
2018-02-28 10:31:42

  堠雪翻鸦,河冰跃马,惊风吹度龙堆。阴磷夜泣,此景总堪悲。待向中宵起舞,无人处、那有村鸡。只应是,金笳暗拍,一样泪沾衣。

  须知今古事,棋枰胜负,翻覆如斯。叹纷纷蛮触,回首成非。剩得几行青史,斜阳下、断碣残碑。年华共,混同江水,流去几时回。

  这首《满庭芳·堠雪翻鸦》词,在清代诗词史上占有重要一席。词作者是清康熙年间著名词人、“清词三大家”之一的纳兰性德。词中的“混同江水”一句,为该词所描写的场景定了位。混同江即松花江,《大清一统志·吉林一》记载:“混同江,在吉林城东,今名松花江。”

  词的上阙写古战场的荒寒阴森,“阴磷夜泣”,没有“村鸡”,此情此景“总堪悲”,下阙表达了词人满怀哀怨和痛苦:“今古事”都是虚无的、短暂的,古来的一切纷争,一切功业,到头来除了“剩得几行青史”“断碣残碑”之外,余皆成空。

  纳兰性德为什么会在词中抒发这样一番情感呢?这还得从他的出身说起。

  纳兰性德(1655-1685),祖居今吉林省四平市叶赫镇,叶赫那拉氏,字容若,原名成德,后改为性德。纳兰性德的曾祖父是海西女真叶赫部(王城在今四平市叶赫镇)贝勒(王)金台石。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天命四年,1619年)八月,金台石在努尔哈赤大军进攻叶赫部的战争中被绞杀。纳兰性德的祖父尼雅韩随叶赫部众被努尔哈赤迁至后金的建州,入努尔哈赤军。尼雅韩的次子纳兰明珠即纳兰性德的父亲,后来成为名噪一时、权倾朝野的康熙朝重臣,时人以“相国”荣称。纳兰性德的母亲出身爱新觉罗皇族,也因此纳兰家族得到皇家的荫护。 纳兰性德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据史料记载,他14岁已通六艺,15岁入太学就读,17岁入国子监。18岁参加顺天府乡试中举;19岁参加会试中第,成为贡生;22岁时参加廷试,中进士。纳兰性德不仅有过目不忘、下笔立成的天赋,而且刻苦向学,20岁前后便主持编纂了一部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他的文采名闻天下,武艺也超群拔类,“善骑射,发无不中”。由于才华出众,深受康熙皇帝赏识。21岁时被康熙帝选作近身侍卫,先授乾清门三等侍卫,后循迁至一等,武官正三品。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纳兰性德随驾康熙皇帝东巡吉林。康熙一行曾在叶赫部旧址停留。《清实录》记载:“庚寅,上驻跸叶赫和屯西塔克通阿地方”。康熙皇帝驻跸的具体地点,笔者没有考证,但康熙在叶赫镇老爷庙村的叶赫部旧城址处停留察看,这一点是肯定的,有诗为证: 《经叶赫废城》

  断垒生新草,空城尚野花。

  翠华今日幸,谷口动鸣笳。

  此时,康熙皇帝所巡视的旧王城,经过战争的破坏,已经人迹皆无、瓦砾遍地、野草丛生。走在废墟上,康熙回想祖先征战叶赫、统一女真的战绩,指点江山,不无感慨,遂御制此诗。

  “断垒”“空城”说明旧王城颓败,连欢迎的百姓都没有,只有随行的仪仗队在谷口奏响“鸣笳”。

  扈从此次东巡的大臣高士奇在《扈从东巡日录》对此城有详细记载:“城在北山之隈,砖甃城根,亦有子城,尚余台殿故址。又一石城,在南山之阳,水草丰美,微有阡陌,相传夜黑、哈达、灰法,皆东方小国,各有君长,我太祖高皇帝破之,其地遂墟。”

  此时,离叶赫部败亡不过六十多年。作为叶赫王室的后裔,随行的纳兰性德一定知道祖辈在叶赫征战立国、称霸一方的旧事。私下里,他的祖父和父亲不可能没和他讲述那段惊天动地的历史。因此,他在和老师徐乾学切磋学问时,就常流露出对“古今家国之故,忧危明盛”之感。随皇帝来到自己祖辈们扬刀跃马、开疆拓土的故地,走在埋有祖先遗骨的废墟上,多愁善感的纳兰性德心中怎能不风起云涌、感慨万千呢?但此时的他却极力淡化心中的“家国之故”,一句诗一句词也没有留下。

  离开叶赫,纳兰性德随皇家队伍经阿尔滩讷门(今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大孤山镇)、苏瓦延毕喇(今长春市双阳区苏瓦延卫老城)、搜登站(今吉林市船营区搜登站镇)到吉林乌拉(今吉林市老城),停留几日后,泛江前往并驻跸大乌拉(今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满族镇旧街村)。大乌拉,曾是扈伦四部之一的乌拉部王城所在地,乌拉部曾和叶赫部一样,兴盛一时,在叶赫亡国前被努尔哈赤所灭,王城旧址也被废。

  纳兰性德来到与叶赫王城同样命运的乌拉部故地时,再也抑制不住对祖辈家国的伤感之情,于是写下了《浣溪沙》词:

  桦屋鱼衣柳作城,蛟龙鳞动浪花腥。飞扬应逐海东青。

  犹记当年军垒迹,不知何处梵钟声。莫将兴废话分明。

  纳兰性德将此词题曰“小兀喇”(小乌拉),实际上写的却是大乌拉的事,更真实的想法应该是写他祖先的故国叶赫故址。“犹记当年军垒迹,不知何处梵钟声”,纳兰性德很可能通过这首词,写出了对叶赫先辈的沉痛怀念之情。

  《浣溪沙·小兀喇》词言犹未尽,纳兰性德似乎想直抒胸臆,于是他又写了《菩萨蛮·大兀喇》词:

  问君何事轻离别,一年能几团圆月。杨柳乍如丝,故园春尽时。

  春归归不得,两桨松花隔。旧事逐寒朝,啼鹃恨未消。

  有纳兰词研究者认为,此词是纳兰写给离别在家的妻妾的,笔者认为更像纳兰抒发情感之作。“旧事逐寒朝,啼鹃恨未消。”回想祖先被灭亡的旧事,纳兰的内心怎能不啼血而恨呢?他只不过是不敢明言而已。

  随皇帝行船在滚滚流逝的松花江上,站在乌拉故地磅礴的江边,看大江东去,多少心事涌上心头?青春年少、激情满怀的纳兰性德诗性大发,于是又写下了《松花江》诗:

  宛宛经城下,泱泱接海东。

  烟光浮鸭绿,日气射鳞红。

  胜擅佳名外,传讹旧志中。

  花时春潮暖,吾欲问渔翁。

  纳兰性德以极为深情而热烈的笔调,描绘了松花江平稳宽阔的江面,“泱泱接海东”的壮丽和“烟光浮鸭绿,日气射鳞红”的奇美,以及“花时春潮暖,吾欲问渔翁”的平和与恬静,更透露出对家乡山水留恋、热爱的真切情怀。纳兰性德站在松花江边之时,正是春暖花开的农历四月。江边的潮水已经变暖,可他要问渔翁什么呢?问渔翁的生活吗?问渔翁的收获吗?问渔翁知不知道这乌拉旧国的故事吗?有谁还能知道祖辈的故事呢?

  白天的松花江波涛汹涌、奔腾不息,夜晚的松花江月影朦胧、涛声拍岸,纳兰性德在另一首《松花江》诗中写到:

  弥漫寒草望逶迤,万里黄云四盖垂。

  最是松花江上月,五更曾照断肠时。

  一路上低落、抑郁的心境,全被松花江上的一轮明月照彻。行走在祖先故国的土地上,纳兰性德有情不便说,有感不得发,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心绪呢?好在有大小乌拉,有松花江,不然,我们真不知道纳兰对祖辈、对家乡有如此的情怀。他用了三首词、两首诗,隐忍地抒发了长期积于心中的情怀。“五更曾照断肠时”,著名纳兰词研究者黄天骥在《纳兰性德和他的词》中说,这是“纳兰对家族被灭往事的隐恨”。

  3年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暮春,纳兰性德报病而亡,年仅30岁。一代词星陨落,纳兰性德“家国之故”的情怀,只能留给后人们在他的诗词中探寻了。

  (作者为长春文史研究者)

来源:长春日报
编辑:尹文卓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老职工、老党员向党说句心里话

  • 热点人物

    “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23年,用心血铸...

  • 热点人物

    2017让我们一起回味朋友圈里那些感动

  • 热点人物

    情感与责任铸就工匠精神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曹保平重操旧业 还有一大拨新导演(图)

      2017年,先后有《记忆大师》《心理罪之城市之光》《暴雪将至》等悬疑片上映。春节档里,陈思诚导演的《唐人街探案2》,在喜剧的外衣下面,也隐藏着一颗悬疑推理的心,迄今已27亿的票房,为今年的悬疑电影开了个好头。

  • 黄渤推出处女作 还有一大拨歌手喜剧人(图)

      从2012年徐峥的《泰囧》票房大卖开始,明星跨界当导演的风潮越来越猛。他们凭借着在电影圈中的资源积累以及巨大的粉丝号召力,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为新晋导演,对传统导演的地位形成巨大冲击,吴京导演的《战狼2》斩获56亿票房就是最好的例子。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哈尔滨中央红集团董事长栾芳:企业家就是创业家,永远要创新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潮中,女性创业日益成为一道迷人的风景线。为展示新时代女企业家群体风貌,寻找女性创业成功和人生幸福的金钥匙,激发更多女同胞投身创新创业,新华网、中国女企业家协会联合打造“创客会·双创群芳谱”特别节目。

  • 盲女林妍:黑暗中的铿锵玫瑰

      “在家自测骨盆是否变形的方法”“美好的一天开始了,接受各位贵宾的预约”“近期外出学习”“带儿子去剪头”……林妍在社交网站上的动态记录了她忙碌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现实生活中的她留着飘逸长发,声音婉转动听,很难让人想到她是位盲女。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