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历史 · 环球

大师的沉默

文/孙德宏
2017-10-16 15:43:11

  一  

  阅读戴震,经常令我想起康德。

  我很想知道,在一七几几年的那个时候,这两位同年出生却相隔千万里,谁也不知道对方的东西方两位思想者,何以观点如此接近,而且讨论问题的逻辑理路也几乎一致?

  全部心灵的三个问题:知、意、情。

  康德说,自己穷一生之力想弄明白关乎人类全部心灵的三个问题:知、意、情。

  第一个问题是:“我能知道什么?”也就是人类能知道什么,这就是他的“知”;第二个问题是:“我应该做什么?”也就是人类能够、应该做些什么,讲的是人的道德、伦理,这就是他的“意”;第三个问题是:“我可以期待什么?”我知道一些东西了,我也做了一些该做的了,那我这一生总还应该期待一些什么吧?这就是人的希望,人的理想,也就是他所说的“情”。这知、意、情三者加在一起所呼唤的,也就是我们今天常常挂在嘴边的——真、善、美。

  与康德同为1724年出生,在地球这一边的中国,也有一位思想者一生思考的问题,竟然与康德的问题十分相似,而且比康德还早几年也提出了他的三大问题:欲、情、知。

  这个中国学者叫戴震,字东原,世称戴东原,安徽休宁人。

  二

  戴震认为,人性包括欲、情、知三个部分,这三个部分都是人的血气心知自然形成的。也就是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再通俗点说,是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它都是客观存在的。他的解释是:人因为“欲”,而有了爱恨和敬畏;因为“情”,而有了喜怒和哀乐;因为“知”,而有了美丑和是非——请各位注意,戴震的思考框架与此前以至当时“存天理、去人欲”的宋明理学的王道盛行,已大大不同了:人性,堂而皇之地登了大雅之堂!

  接着还说康德。

  后来,渐渐地步入暮年的康德虽然体力有些不支了,但精力却还是不错,尤其是思想更是愈发简洁而坚定。他的学术结论彻底地升华了。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他那一生所钻研的三大问题,其实就是一个问题,这就是——人是什么?

  于是,在一七几几年地球两端的同一时刻,我们清晰地听到——

  西方的康德在追问:人是什么?

  东方的戴震在追问:人性是什么?

  同时,我们也清晰地听到,世界的西方和东方的两位思想者,用他们一生的思考,从最基本的学理深处,从最温暖人心的灵魂深处,回答了我们人类这个最根本的问题——

  西方的康德说:人是目的;

  东方的戴震说:人性才是人之大者。

  在我的阅读顺序里,先读的是康德为他自己的三大问题而作的答卷,也就是《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一百万字啊,推理极为繁复,概念极为难懂,语言极为艰涩。后来又读了戴震,这位清中期乾嘉学派旗帜的考据大师的考证、爬梳、文字,同样也读得我头昏脑涨。不过,他那本与现实生命较为贴近,与纯粹知识考据略有不同的《孟子字义疏证》,似乎稍微好读一些。也未必是都读懂了,可能是因为它太贴近现实生命了吧?正是这本书,因为其思想的现实革命性,对统治中国几百年的程朱理学的彻底批判,对人性的强烈呼唤,而使之成为了思想家戴震的代表作。

  这是怎样的一本书呢?

  在戴震看来,程朱理学的“存天理,去人欲”,把“天理”与“人欲”对立起来,视“无欲”为“天理”,“无欲”才是真正的人性。于是,“人欲”就成了一切罪恶的源泉。这种理欲之分,其结果显然是扼杀了人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对此,戴震指出,人欲乃是人与生俱来的自然本性,人欲非恶。相反,人欲只要合乎自然之道,那就是“善”,那就是“理”,所谓“理者存于欲者也”。于是,就有了戴震那段斩钉截铁、石破天惊的话——

  后儒不知情之至于纤微无憾,是谓理;而其所谓理者,同于酷吏所谓法。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人,骎骎乎舍法而论理。

  死矣,更无可救矣……彼方自以为理得,而天下受其害者众也。

  “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人”!

  而且,“天下受其害者众”!

  宋明理学盛行数百年,于清之时,上至朝廷,下至乡村,均视其为至宝,谁人想疑?谁人敢疑?可戴震竟说其为“杀人”的东西。

  此说之出,公义、私德已经皆遭攻讦的戴震,所遭受的更是雪上加霜了,但大师对此却根本不为所动。

  或许,此时的戴震已经彻底了却了科举名分的渴望;或许,此时的戴震已经自认为对知识的努力也差不多了;或许,此时的戴震对外界如何看待自己已经不那么当回事了,而他自己的思想才是他最为看重的;更或许,此时的戴震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快走到尽头了……

  于是,始终埋头学问的戴震才终于不再沉默,而且还坚定地宣布:这本《孟子字义疏证》才是我所有著述中“排在第一”的东西!

  骂就骂吧,批就批吧。

  公义私德都已破碎不堪的戴震也不差这一点批判,乃至谩骂了……

  不过,历史经常会有些不同。就在这轩然大波中,曾经痛骂戴震、鄙夷戴震的一位主将,与戴震同时代的著名史学家章学诚站了出来。在戴震的灵前,这位后来在民国学人眼中与戴震“双峰并立”的思想者章学诚,心悦诚服地称赞戴震:“你批判程朱理学杀人的理论在中国是前无古人的!”

  一百多年后的民国学人胡适,更是这样评价戴震:“人都知道戴东原是清代经学大师、音韵的大师,清代考核之学的第一大师,但很少人知道他是朱子之后第一个大思想家、大哲学家。……论思想的透辟,气魄的伟大,二百年来,戴东原真成独霸了!”

  正是康德和戴震这两位没有任何交集,相信谁也未曾读过对方著作的东西方的两位思想者这种颇为神似的思考,令我对思想的力量有了大大的敬畏:

  人是什么?

  人性是什么?

  人,人性,才是我们生命和世界中最大、最根本的问题。

  人,才是目的。

  我同样好奇的还有,人类历史走了这许多年,何以在一七几几年的东西方两地的同一时刻,出现了同一问题?而且,两位毫无联系的思想者对这个同一问题的思考和解答路径,何以又如此相近,甚至一致?

  可能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对戴震的生命故事有了探寻的欲望。

  令我颇有些吃惊的是,戴震与康德这两位人文大学者的学术生涯,竟然都起始于自然科学。

1 2 3 共3页

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编辑:赵记兰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十九大代表风采录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讲述匠人故事 传承匠心力量

  • 热点人物

    “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23年,用心血铸...

  • 热点人物

    三代人的坚守铸就塞罕坝精神

资讯·快评

娱乐 · 体育

  • 巴萨将帅:原本能拿3分

      巴塞罗那14日晚在西甲第八轮中客场1:1战平马德里竞技,终结本赛季联赛全胜纪录。主帅巴尔贝尔德和进球功臣苏亚雷斯赛后都肯定平局不易,但未能从客场带走一场胜利仍令人感到遗憾。

  • 尤文再负,意甲卫冕前景不乐观

      尤文图斯力争冲击意甲联赛七连冠的希望在14日看上去有破灭的风险。坐镇主场的“斑马军团”在第八轮较量中以1:2不敌拉齐奥,继意大利超级杯后,本赛季第二次输给对手。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吴仕刚:茶产业铺就了致富路

      自从家里开农家乐以来,花溪区久安乡雪厂村的吴仕刚一家每天都忙个不停。   吴仕刚家开的农家乐名叫“醉茶香”。“醉茶香”为何让很多客人“醉”在其中?吴仕刚道出了他的“生意经”。

  • 刘方西:惠农政策多 农民干劲足

    十九大前夕,记者来到庐山市天鋆无公害蔬菜专业合作社采访,理事长刘方西正在搭建高3米、宽4.5米的钢架大棚,谋求合作社升级发展,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