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娱乐 · 体育

以《无依之地》获得第77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成为首位获奖的华人女导演

导演赵婷:激情难继,但好奇心永在

2020-09-21 15:01: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年,随着奥斯卡影后“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问了一句“谁是赵婷?”,这个问题慢慢开始成为了全球影人和影迷的“灵魂拷问”。

  2020年,北京时间9月13日凌晨,38岁的华人女导演赵婷以《无依之地》获得第77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成为史上首位欧洲三大电影节最高奖的华人女导演之后,“谁是赵婷”的发问在互联网上枝蔓不断、持续发酵。

  一番搜索之后,赵婷的身份足以让外界兴奋,她是好莱坞的“新宠”,是漫威新片《永恒族》的导演,是被寄予厚望成为首位捧走奥斯卡小金人的华人女导演……更为戏剧化的是,她是宋丹丹的继女。

  然而,任何舆论的喧嚣,赵婷都无暇理会,电影《无依之地》将于今年12月4日在北美上映,赵婷此时已经与主创们启动了宣传之旅。这位看上去单薄瘦弱的女孩像是一位“女骑士”,始终特立独行,毫不畏惧荒原、荆棘和孤独,在她看来,路上所遭遇的一切未知,正是拍摄电影的魅力所在。

  因为感兴趣于讲故事 学政治的人去拍了电影

  赵婷1982年3月31日出生于北京,14岁就到伦敦一家私立寄宿学校学习,之后在蒙特霍利约克学院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这是一所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南哈德利的女子文科私立学院,1837年由化学家及教育学家玛丽·劳茵创办。赵婷说,这所学校的“环境令人鼓舞,我不必提高我的声音,才能被听到”。

  赵婷原本的职业计划是进入政治或法律领域,但毕业以后,她意识到自己的兴趣在于她的讲故事能力,遂决定进入电影行业。她到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就读,著名制片人、导演、编剧史派克·李是她的老师之一,而对中国影迷来说,这所学校最著名的学生,当属李安导演。

  为什么会对电影感兴趣,赵婷引用了李安导演的一句话:“电影不是把大家带到黑暗里,而是把大家带过黑暗,在黑暗里检验一遍,再回到阳光底下,你会明白该如何面对生活。”赵婷表示,自己想让电影变得长久,给人一种永恒感,“而不是像社交网络上任何昙花一现的流行话题那样,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

  赵婷之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有五位导演对她的影响特别大,分别是泰伦斯·马力克、李安、王家卫、贾樟柯和德国的维纳·赫尔佐格。赵婷说王家卫的《春光乍泄》对她有启发性的影响,曾经反复看了十几遍;李安导演在东西方文化交融方面,对她则有着启示作用;而贾樟柯导演做独立电影的信念则鼓舞了自己。

  五位导演中,以《细细的红线》《生命之树》等闻名的泰伦斯·马力克堪称赵婷的“精神导师”,马力克毕业于哈佛大学哲学专业,后前往英国牛津大学深造,因无法认同自己的指导教授、英国哲学家吉伯特·赖尔的见解,而放弃了博士学位。马力克的影像风格和哲学思辨精神对赵婷影响很大,赵婷说她和摄影师都特别热爱马力克的电影,“《骑士》刚开拍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应该向马力克致敬,运用自然光来拍摄作品,和自然配合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

  赵婷所说的摄影师是来自英国的约书亚·詹姆斯·理查兹,在赵婷筹备个人第一部长片《哥哥教我唱的歌》时,她遇到了比她小两级的纽约大学校友约书亚·詹姆斯·理查兹,之后约书亚参与了赵婷的所有作品,也成为赵婷的恋人。

  拍第一部电影时命运多舛,她几度面临崩溃

  《哥哥教我唱的歌》是赵婷的首部长片电影,她担任了制作人并自编自导。影片先后入围了第31届圣丹斯电影节美国剧情片单元和第68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令赵婷开始在国际影坛崭露头角。

  《哥哥教我唱的歌》描写了美国印第安土著人的生活,关注少数族裔人群和弱势群体,讲述了美国松岭印第安保留区中的人们现在的生活,并探寻一个男孩与他妹妹之间的亲情纽带。

  这部作品的源头还要追溯到赵婷在纽约大学上三年级时,“三年级的时候要拍长片,但当时我觉得我没法在纽约拍摄作品。我那时临近三十岁,十分迷茫,找不到人生的方向,社会环境太嘈杂,我难以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必须离开纽约。”就在那时,赵婷读到一篇关于北达科他州松岭保留地青少年高自杀率的文章,当地居民大都是印第安人,赵婷于是去了松岭,就在那里,她找到了创作灵感,前前后后修改了30多遍,完成了剧本。

  当时,导演克里斯·哥伦布在纽约大学设立了一个扶持青年导演的计划,赵婷的《哥哥教我唱的歌》获奖,得到了10万美元奖金。

  《哥哥教我唱的歌》拍摄过程堪称命运多舛,让她几度面临崩溃状态。那时,美国大量的独立电影公司开始倒闭,电影市场环境非常艰难,赵婷得到的总是坏消息:一次次得到资金即将到位的消息、迅速租好机器设备,然而就在开拍前,投资方又撤资了。赵婷说:“我当时已经处于麻木和绝望的状态。”由于投资方一再爽约,赵婷只有赔自己的钱。“有次甚至都已经建组了,之前承诺的投资又没落实。我就用自己的钱,付给每个剧组人员一半的酬金。”

  最惨的一次是在电影开拍的前一天,投资方打电话过来撤资,晚上回到家,赵婷又发现家里失窃,一些值钱的东西,包括拍摄用的电脑、硬盘全都不翼而飞。“我坐在那里,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一无所有,之前为这部电影筹备的三年心血全都付诸东流。朋友们鼓励我要坚持下去,最初电影计划的是100万美元成本,最终靠着仅有的10万美金,我拍成了这部作品。”

  压力山大,紧张焦虑,身高一米七多的赵婷体重最轻时只有88斤,还掉了一颗后槽牙。幸运的是,《哥哥教我唱的歌》成功了,赵婷说这次的拍摄经历让她学到了很多东西,到拍摄第二部电影《骑士》时,她只有8万美金,但心情淡定多了,觉得自己“可以很好地驾驭这种小成本电影了”。

1 2 共2页

编辑:姚怡梦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