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娱乐 · 体育

冰语者

新华社记者 张寒 易凌
2018-02-15 08:48:36

  当记者紧张兮兮地拿着平昌冬奥会的赛程表,问“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之间只有四个小时的转场时间,来得及吗”,江陵冰上运动场的法国制冰师雷米·伯勒尔狡黠地眨眨眼,说:“我真幸运,有三四个小时呢!”

  这项工作根本没他说的那么轻松!比四块标准篮球场拼起来还大的冰面上,每一寸都要同等温度、同等厚度、光洁平整、软硬适度,然而花滑需要软糯的冰面保证起跳,短道需要脆硬的冰面助力提速,就算外行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里面有多少工作要做。

  “确切来说,花滑需要的制冰温度大约在-3到-4摄氏度,冷了容易碾崩,热了水汪汪的,运动员会觉得冰刀拔不出来,影响起跳;而短道需要-6到-7度,硬一点的冰面能给长刃提供更好的力度支持,”伯勒尔解释道。

  作为同属国际滑冰联合会管辖的冰上运动,花滑和短道向来共用一块冬奥会冰面,但以笔者仅三届的采访经验,两个项目隔日交错进行的情况居多,像平昌冬奥会这般,有两个比赛日是上午花滑下午短道、中间只隔四小时的情况,少之又少。

  更难搞的工作,在他看来当属维护。比赛期间,这其实是一份“24x7”的任务,温度、湿度、上冰人数、选手们的动作流程和用刃习惯,甚至是到场观众的人数和热情程度,都有可能影响冰面不同位置的损坏程度。

  因为父母曾是花滑选手,出生于巴黎的伯勒尔从小就对冰场有着天然的亲切感,16岁那年他得到一份给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开扫冰车的工作,就此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1992年之后,他还参与过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而得到平昌这份工作是因为上一个制冰主管因故离职。

  从没到过中国的伯勒尔对北京2022年冬奥会有着朴素的向往:“如果有幸接到北京冬奥组委的工作邀约,我一定会欣然前往。”

  “我能给的建议,一是尽早动手,场地、机械、团队都需要提前准备;二是多听取选手们的意见,毕竟他们才是冬奥会的主体,”伯勒尔说。

  (据新华社平昌2月14日电)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辑:尹文卓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