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娱乐明星-正文
333天,吴秀波监制天性(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7-06来源: 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用别人拍三部电视剧的时间拍摄出了《军师联盟》

333天,吴秀波监制天性(图)

  “秀波,已经超预算七千万了”;“秀波,那谁谁合同到期了,他的经纪人说怎么不能再拍了”;“吴老师,人家不能给咱们那十二辆发电车,说只能给两辆,所以半边的灯是打不亮的”……吴秀波做出接电话的样子,嘴里一点磕巴都没打。

  粉丝们是无法从这种顽皮的帅大叔形象中想到,为了处理剧组的事情,这位两鬓苍驳的帅哥会在商店门口,蹲着,打电话:没有讲究,没有红毯,没有风度,没有聚光灯。那时的吴秀波,没有迷人的微笑,只有魔鬼般的细心。

  这就是吴秀波的监制生活,333天,他对自己只下了一个要求:不发怒,不发火。但是他并不隐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吴秀波所做的便是“化”掉一切的戾气与焦虑,用愉悦和平静的心情与他人共事。

  在圈里人的眼里,吴秀波也许“疯”了,但是他自己知道,在这别人可以拍三部电视剧的时间里,他终于,真正的,解放了自己。

  或许,对于他来说,《军师联盟》就是没有输赢,解放天性的一场游戏,从监制到表演。

  遵从本性的“戏”

  北青报:外界对《军师联盟》最普遍的感受是全方位的创新。作为这个剧的孵化者,你对它的定位是什么?

  吴秀波:过去讲司马懿的故事都是从他跟诸葛亮对阵的时代开始,《军师联盟》上半部讲的其实全都没有发生过,纯是编剧以及主创者根据观众乐趣需求完成的一个创作。如果是历史剧,我干吗叫《军师联盟》?那是一个电子游戏的名字,所以游戏,游戏,你会发现游的后面写的是“戏”字。

  戏通过满足观众的乐趣让主创人员生存,其次还满足了主创人员的乐趣。所谓满足主创人员的乐趣,绝不是说我有一个答案告诉你答案,那是胜者的乐趣,那是科学家的乐趣。而戏剧主创者的乐趣是我有问题,我想让你和我一起感受这个问题;我有不解,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干这个不解;我有内心矛盾,我想让你和我一起感受内心矛盾;我想哭,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哭。一个人在黑夜里行走,他无望的是不可能有一个人说我能带你走到白天。最重要的是在这黑夜里,还有一个人跟你一起走,能拉着手,唱歌,点个蜡烛,仅此而已。

  北青报:所以这个名字当初确定的时候,你们是知道它会有被误解的可能性吗?

  吴秀波:我们要确定它的方向性,因为第一是得让游戏公司买,叫完《军师联盟》,游戏公司就买了。第二,我叫《军师联盟》可以尊重所有的演员,比如我说晨儿(李晨)过来给我演一个戏,“演什么?”“演《司马懿》”,“我演谁?”我下边就接不下去了;换成“晨儿,过来帮我演一个戏,《军师联盟》”,“我演谁?”“曹丕,是所有军师的头”……

  北青报:很多人想知道你为什么选了三国,选了司马懿?

  吴秀波:我要表述内心问题和疑虑的时候,我的戏剧就需要寻找一个可以为之提供最大矛盾和时长的戏剧空间,那么以我的经历和我小时候的阅读量,尤其我又是一个男性,我就选三国。

  为什么选司马懿呢?因为我是一个愿意对一个题目认真思索,思索到幼稚的一个人,我两年前筹拍这个戏,剧本写了四年。不夸张地说,至少三十个人劝我别拍这个戏了,用看着一个老艺术家走在即将腐朽的末路上的眼神看着我。

  《三国演义》本身就是一个大剧本,从桃园三结义起,到草船借箭,到空城计,全是假的。我不知道在那个年代有没有人说不可能有借东风,不可能有桃园三结义,他们不是那么认识,不可能有空城计,司马懿根本就没去, 他为什么要那么写?

  那是他的需求。那是他在捍卫着什么,是他的问题,他的疑惑,他的情感,他就要站在刘备的立场写这段故事,他没有背叛自己的情感,没有背叛自己的问题,没有背叛自己的疑惑,被人看到的时候,看者感到所有的乐趣,不违背所有对人性的表述,还让所有人看了以后,残存着和坚守着对整个故事的问号,那才是最伟大的作品。而我要谢谢创作者成全了我的问号,让我一直保留至今,为什么你不讲这段故事?我讲。

1 2 3 共3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