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娱乐明星-正文
杨幂霍建华主演科幻新片内地公映 口碑质量不佳(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7-05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更多

杨幂霍建华主演科幻新片内地公映,票房为同期国产片最高,口碑质量不佳

《逆时营救》是一场漏洞百出的突围

  本版图片来源于网络

  烂度 36

  导演:创

  主演:杨幂/霍建华/金士杰等

  类型:动作/科幻

  出品:新线索/霍尔果斯嘉行/耀莱影视等

  片长:106分钟

  上映日期:2017年6月29日

  评价规则

  ●依照电影的各项元素,分析“烂”度。

  ●每项最烂为5坨便便,烂度不足则依次递减。

  ●十项元素合计后,超级最烂片为满分“50坨便便”。

  6月30日公映的华语科幻片《逆时营救》算是打响暑期档国产电影“集团作战”的第一枪,很遗憾,不出所料地这一枪还是臭弹。至截稿前,影片上映6天收获票房近1.5亿,是近期上映的华语片中表现最好的,虽然被《变形金刚5》死死压制。口碑上则远不及同档期上映的《反转人生》和《明月几时有》,豆瓣评分4.9分(10分制),猫眼专业影评4.7分(10分制)。

  这部由杨幂、霍建华主演,韩国导演创(尹鸿承)执导的影片,再次证明了当今华语电影几点“真理”:一、目前国内影市几乎没有真正的电影明星,无论在电视剧或综艺中多么有话题度,依然很难吸引足够的观众来进影院为他/她买单;二、国内电影目前还不存在科幻类型片生长的土壤,拍出来也是荒腔走板;三、韩国导演拍中国戏,绝大多数都会大失水准;四、制作上一直前进,表演上一直在退步,而且看不到进步的希望;五、都说中国不缺好编剧,但从市场的作品来看,依然很难看到一个把故事说圆的剧本。

  新京报“烂片解剖室”栏目从各个角度分析《逆时营救》的“烂”点,从华语片类型突破上来说,本片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存在这么多缺憾和漏洞,还是无法原谅的。

  故事

  笔者从一个文科生(即使是文盲也应该是目标观众吧)的简单思路来理解故事结尾:如果将其他平行宇宙的杨幂“挪移”到当前的世界,导致这个世界有二或三个同样的杨幂,也就意味着有某个其他“宇宙”里的那个杨幂消失了。因此这个从其他宇宙里来的杨幂,除了解决当前世界的麻烦,还应该积极寻找回去自己那个宇宙的方法才对吧?而不应该留在这个世界自相残杀、抢着当妈。你自己那个宇宙里应该还有个同样的儿子没了妈,多惨啊。导演,不知我理解的对不对?

  主角

  杨幂应该是存着一个挑战演技的心去接这个角色,不,这“三个”角色的。但是三者之间的区别和层次感含糊不清,只能看到眼影越来越深,眼神越来越凌厉(呆滞),中间那个“杨幂”更是毫无存在感,几乎可以不存在。霍建华全程只会瞪眼耍狠和皱眉,耍得还完全不在点上,堪称史上最色厉内荏大反派。

  配角

  对金士杰老师的一点建议就是,既然来大陆拍片,尽量根据不同影片类型调整一下表演形态,表情动作还成,对白的腔调真可谓千“片”一律,和所有演员以及影片整体气氛都极度违和,没有一场对手戏节奏是能接得上的。虽然要配合两位主演也是件艰巨的任务,但谁让您是“戏骨”呢?

  造型

  最严重的问题出现在三个杨幂身上,从工作正装、风衣夹克到黑色套头衫,这种由弱鸡到理性,再到凶狠的象征也太明显了。尤其是发型,既然是三个处在同样时间线(但不同平行世界)的人,为何第一个是齐肩短发,第二个就扎了马尾,第三个却是大波浪,难道粒子传输器自带烫头功能?

  音乐

  请周笔畅来唱推广曲《岁月神偷》……从比喻义上来说,有种不伦不类的关联感。

  台词

  每当需要给对手和观众解释的时候都会说“我真的没时间解释,请相信我”来糊弄过去;尤其霍建华那句“疯子,疯子,你叫我疯子?我告诉你,还有更疯狂的事情。”这句台词确定不是拿错了尔康的剧本吗?

  特效

  在特效上能看到很多科幻片的影子,创新的部分几乎没有。此外,本片的3D效果是否有必要,值得商榷,笔者曾在观影过程中多次拿下3D眼镜测试,发现中景和远景有一定层次感,而近景和特写基本无需戴眼镜,效果也很好,反而更亮了些。只有字幕一直都很立体,不戴眼镜就全是重影。

  人设

  在一部电影里,杨幂几乎尝试了所有电影角色,但竟然没有一个深入人心。为何大楼都爆炸了,女主角还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乘坐电梯(电影放映前的安全宣传片都提醒我们了)?为何同车系上安全带的坏蛋都死了,女主角还能完好无损?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开车?还告诉观众是手动驾驶?为什么一个研究员随手拿起枪就可以打赢专业杀手?为何手枪里子弹那么多,总是打不完?(以下省略十万个为什么)

  类型

  对科幻没有最起码的尊重。首先,世界观不是架空而是虚无,故事缺乏基本的时代感和地域属性;其次,任何一个时空旅行的故事都应当建立或者至少要尊重已有的时空规则,三个杨幂同时出现,对时间和空间都没有造成任何程度的影响,证明这个故事没有规则,只是编剧拍脑门想出来的;最后,霍建华致敬《闪灵》的分镜头,真让人惭愧。

  价值观

  出现儿童死亡的正面镜头,这在国际电影放映规范中都是要受到限制的。主题上,母亲对自己儿子的爱无可厚非,但对其他人生命财产(尤其是同事、朋友和普通陌生人)的漠视实在太过严重,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状态太缺乏善意了。

  撰文/文娱编辑部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