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财富人生-正文
从环卫女工到家政公司老板
http://www.workercn.cn2017-07-13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当了12年环卫工人,又在管理岗位苦干3年后,段金凤萌生了自己开公司的想法……

从环卫女工到家政公司老板

中工网记者 陈昌云

  当了12年环卫工人,又在管理岗位苦干3年后,2016年10月,段金凤从环卫公司辞职了。她用自己仅有的5000多元,举债11万多元,成立了家政公司,保洁、搬家、绿化养护、劳务承包,能干的活儿都接。

  目前,公司正式运营近半年,“业务还不太稳定,收来的钱仅仅够维持运转。”尽管身体劳累,但段金凤心里轻松,“好赖都是自己的事。”

  过去15年所经历的多半是坎坷跌宕,支持她走到今天的,是内心深处的危机意识。

  谋生之艰

  2002年,迫于生计,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老城乡苴哪村的农民段金凤在县环卫站谋得了一份月薪150元,一个人每天循环清扫长达1300多米、耗时长达十七八个小时的苦差事。

  当时,段金凤的小儿子8个月大,她和丈夫还供养着两位老人,在六张嘴跟前,家里种地的收入捉襟见肘。只有初中文凭的她此前打听了一年都找不到出路,经县城亲戚介绍,才找到这份扫大街的工作。“说来不怕笑话,当时我自己用的卫生巾都买不起了,150元干就干。”

  她工作半个月后,丈夫徐有平也尾随而来同她一起工作,他们在县城以80元租了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带着两个儿子开始了谋生之路。

  龙川街是元谋县城的主干道,人多车多路难扫,许多工人不愿意去扫。为了生活,段金凤包下这段路面。“我背着8个月的小儿子,从凌晨2点半开始扫大街,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后,又接着扫到晚上8点钟,每天睡眠时间不足5小时。”有时候扫着扫着,她就一屁股坐在路边,大人小孩一起哭。

  回想起这些,她不禁笑起来,“有人问我,你长得也不丑,挺好看的,怎么就去扫大街了,我觉得这就是个工作,没什么丢人的。”

  她和丈夫每月总共300元收入,刨去房租和生活费,她硬是每月要攒100元,两年以后,她还清了家里盖房时借的钱,借了1000多元,还了2000元。

  2004年,夫妇俩的工资涨到410元,此时,她得了严重的胃病,增加的收入基本都买药吃了。

  直到2006年,夫妻二人的月薪涨到680元,之后徐有平又增加了一份装运垃圾的活儿,每月多入账1100元,生计才算宽裕少许。

  元谋是云南为数不多的燠热之地之一,7月5日下午,《工人日报》记者到元谋采访她时,气温是34摄氏度,由此可以捕捉她12年扫大街的某种艰辛。

  瓶颈之困

  凭着踏实肯干的作风,段金凤收获了诸多荣誉,“全国优秀农民工”“云南省十佳农民工”“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这些荣誉的获得给她带来了思想上的冲击。

  “2008年我是全国优秀农民工,去了人民大会堂领奖。我看了一下,跟我一起领奖的都是打字员、技术工人,还有老板。”她说,“我是最平凡最底层的,我就觉得自己知识不够,想改变。”

  她再次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段金凤是幸运的,当时正好环卫站内有推荐学习的机会,她抓住机会,于2009年7月拿到了中央广播大学的函授专科行政管理专业的文凭。

  2014年,原隶属于元谋县城管局的环卫站进行改制,成立环卫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

  当年2月17日,段金凤的角色从清洁工人转换为管理人员,薪水也涨到3000元。“白天管工人晚上算账”,算是步入环卫系统的“白领”阶层了。虽然在扫地疲累之极时她也曾向往过坐办公室的工作,但她没想到管理公司竟然比扫地还累。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