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资讯 · 快评

环保与文化、环保与“管饱”如何共生

一群台湾年轻人,这样拯救孔明灯

2018-07-20 13:10:16

游客将写满祝福的天灯,施放到空中。新华社记者贾钊摄

  施放天灯有上千年历史,承载着祈福许愿的传统,但近年来却被视为“飞行垃圾”和安全隐患,因而遭到抵制。有关天灯存废的争论不休,而台湾创业者邵瑷婷希望用两全其美的方法,为美好的传统文化找到一条生路。

  “天灯是台湾最重要的文化意象之一,”邵瑷婷说,“如果什么都不做,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提高,天灯可能真的会被禁止,这很可惜。”

  她和团队设计的“环保天灯”,可以让天灯纸和支架在升空后燃烧殆尽,不留残骸。传统天灯往往在升空300到500米后,火焰熄灭,此时天灯纸,连同底部的铁丝或竹条支架,便从空中坠落。

  有“污点”的习俗

  天灯又名孔明灯,相传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发明,作为军事通信之用,在清道光年间,由来自福建惠安及安溪等地移民带入台湾。当时因盗匪作乱,骚扰聚落,百姓只好避难山中,待危机过后,才由留守村中的壮丁以天灯为信号,通知家人返回,因此又有“平安灯”“祈福灯”之称。

  台湾新北市的平溪自1990年后开始大力推广天灯观光,鼓励游客在天灯上写下心愿,将心愿托给上天。如今在平溪,天灯无处不在。车站,餐馆,街道,处处都挂着天灯。就连当地的警务站也设计成巨型天灯的造型。曾有媒体统计,每年至少有30万颗天灯在这里施放。

  平溪的天灯已成为最能代表台湾风情的标志。2010年上海世博会,台湾馆被设计成天灯形状,平溪每年的天灯节更是多次被海外媒体评为全球最佳庆典之一。

  每逢过节,特别是元宵当至之时,赏灯人潮络绎不绝,最高人数曾达十万余人次。夜空下,成千上万天灯冉冉升空,如星如雨。不过,第二天来的游客往往会看到触目惊心的一幕:花花绿绿的天灯残骸散落在屋顶、树梢、溪边,既不美观,又制造垃圾。

  商家大多采用防水性的纸张、胶带和铁丝等材料,难以降解;也曾有报道坠落的天灯支架砸伤或困住山里的野生动物,还有的落地时引发火灾或是落到道路上导致交通事故。

  “不要让你写心愿的美梦,成为当地居民的噩梦。”这是平溪居民写下的诉求。社交媒体上,有网友称天灯是“纵火器”,是“飞行垃圾”,并呼吁禁止施放天灯。

  “真的不鼓励放天灯,这样就是丟垃圾而已。我看过天灯绑到猫头鹰致死。”优兔用户“阿枫雪平”写道。

  2014年元宵节,台北、新北、基隆三市市长曾一起燃放天灯祈福平安,却被多家环保团体批评,要求重新检视施放天灯对环境造成的危害,并严控施放数量。

  寄托美好愿望的天灯似乎成了平溪的“污点”。

  “难道传统文化与环保就只有冲突吗?”26岁的邵瑷婷说。“其实该被解决的不是天灯,而是它产生的垃圾。”

  拯救天灯

  从2016年起,邵瑷婷创办的致力于纪录、保护和创新台湾传统文化的“文化银行”就开始了拯救天灯的计划。她和团队曾尝试用竹条和鞭炮线取代铁丝和胶带,确保燃烧后竹条脱落,而天灯纸可以完全燃烧。她还设想将天灯纸换成糯米糖纸,即使坠落到山林里,经过雨水冲刷即可溶解。

  今年2月,他们在网络上发起第二代“环保天灯”的众筹。这次,他们计划用鸡蛋防撞的纸盒来制作支架,将纸浆以纸塑热压加工的方式成型,做出全纸质天灯,让所有零件在空中完全燃烧,不会坠落到地面产生任何垃圾。

  邵瑷婷预计环保天灯的价格为新台币350到450元,这大约是现在普通天灯的2到3倍。她并不担心价格高会没有市场。三个多月的时间她筹到了新台币160余万元,卖出了1000多颗天灯。她相信如果能做到环保,消费者会愿意多付一点。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好“环保天灯”。有些商户认为邵瑷婷是来平溪抢生意,并不友好;有的对“环保天灯”的环保性能持怀疑态度。

  平溪一家大型天灯店的负责人称,目前使用的竹条框架已经很环保,而所谓“环保天灯”材质复杂,也许在制造过程中造成的环境污染会更严重。

  也有网友给邵瑷婷的团队留言,认为“环保天灯”即便不产生垃圾,也会产生二氧化碳的排放。

  71岁的林国和是平溪少数还在坚持手工制作天灯的工匠之一。他时常临街而坐,看到游客,就滔滔不绝地介绍起传统手工天灯的做法和其中蕴含的文化典故。林国和支持“环保天灯”,也多次出谋划策,参与设计,但他认为天灯不仅要“环保”,也要“管饱”。

  “天灯在这里的确有环保问题,这个不能骗人。但是环保的‘保’,与填饱肚子的‘饱’,要怎么平衡,这才是重点。”

  从2013年开始,平溪天灯业者建立了天灯残骸的回收机制,用现金或实物激励沿线居民一起维护环境。

  据林国和介绍,当地回收天灯(残骸)的都是老人家。他们上山捡天灯,每捡一个回来可以得到几块钱的现金奖励。假如环保天灯流行起来,这些老人便会失去这一收入来源。

  但邵瑷婷认为天灯的回收机制难以充分发挥作用,毕竟不是所有的天灯都能被回收,有些掉到山地丛林人迹罕至的地方,很难捡回。有媒体估算每年至少有大约有4.5吨的天灯残骸无法被回收。

  林国和说,平溪早年依赖煤矿,煤矿关停后,无心插柳培育起了天灯这个地方名片,到如今天灯产业已是当地不可或缺的经济支柱,每年至少带来几亿元的经济收入。

  “如果不靠天灯,我们这偏僻的地方有谁会来?”平溪当地一位居民说。

  在社交媒体脸书上,有网友感叹:“天灯本身并没有错,错误的是人,当天灯能够多到让你看到遍地都是的时候,那代表是平溪的游客乘载量已经超过负荷。”

  “所以环保天灯恰是拯救当地经济的一个契机,”邵瑷婷说。“平溪商业形态单一,天灯几乎是唯一带来可观收入的旅游项目。如果再过三五年,天灯真的因为不环保而被禁止,那么当地的经济可能会受到重创。”

  环保出路

1 2 共2页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编辑:梁雨桐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以匠心守初心 铸就匠人精神

  • 热点人物

    这是老马同志,今年200岁

  • 热点人物

    一生一“事” 匠人匠心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从1978到2018 中国人40年世界杯记忆

      大多数中国球迷的世界杯记忆,和改革开放同步。1978年,中央电视台第一次转播世界杯,至今已有40个年头。网友说,世界杯就像年轮,记忆以4年为单位,一圈一圈不断生长。

  • 小德科贝尔温网携手登顶 他和她算是“满血归来”吗

      俄罗斯世界杯的冠军悬念吸引走了全球的目光,2018年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稍显有些冷清。最终,女单冠军被德国名将科贝尔夺得,男单冠军归属塞尔维亚名将德约科维奇。有趣的是,两人的上一次职业巅峰都发生于2016年,而在这次登顶前,他们又都经历了一段漫长的职业生涯低谷。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侨商施乾平:推动打印产品升级创新

      施乾平是中国品牌走向世界的坚定推动者。他的北京金恒丰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最早从事工业数码喷墨打印机、数码纺织印花机的高科技企业,经过19年的发展,公司已发展成为行业标杆。

  • 中医专业女大学生毕业后竟然养孔雀

      8年前,刚满18岁的钟仙虹就开始为“美丽创业”做准备,如今,她的蓝孔雀养殖园已有3万多只孔雀,年产值达到700多万元。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