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资讯 · 快评

好人父亲

刘丽敏
2018-06-20 16:22:17

  我的父亲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一生勤勉经营的幸福之家。丧父之痛,痛彻心扉。痛定思亲,还是想记录下父亲的那些事儿,以此来缅怀敬爱的父亲。

  父亲(1951年7月6日—2018年6月3日)幼年时期正赶上百年不遇的三年自然灾害,人人食不果腹。父亲更是因饭量大饿的皮包骨头,小小年纪便需拄棍行走,所以后来父亲常常唏嘘感叹:“要是三年自然灾害再长一些,就没有我这个人了。”但苦难的岁月也给父亲留下了一些温情的记忆:如上学时上到屋顶,偷偷在口袋里装一把生玉米豆,饿的时候聊以充饥;过年时偷偷藏起一个红薯面捏的供奉用的灯盏儿,任老奶如何追问父亲依然缄口不言,晚上则躲在被窝里美美地享用;吃大锅饭时,眼巴巴瞅着大厨削下一个萝卜头,眼疾手快提前拿下揣入怀里,气的另一个同样觊觎这个萝卜头的小伙伴直翻白眼,多年之后依然对此事耿耿于怀。每每说起这些,父亲总是感叹今天生活的幸福与如意,感慨爷爷“吃的白馍都是有数的”,庆幸自己享受了改革开放给老百姓带来的恩惠。也因为苦难的童年,成就了父亲“吃饭不挑食,干活不惜力,知足心常乐,为人总和善”的美好品德。

  因为小时候总是吃不饱饭,据父亲说,从小学到高中,父亲总是坐在教室的第一排,这让我们做儿女的很是惊诧,根本想不到一向高大魁梧的父亲青少年时期竟然如此受跌吨。父亲说,一直到去陆浑水库做工,有吃的了,父亲一年便噌噌噌的长个儿,水库修好后,父亲返乡,同村人都惊讶的认不出父亲了。父亲在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感慨最多的是自己正值青春年少求学期间,赶上了文化大革命,致使学业荒废,没有实现自己的大学梦。也正因如此,在我和弟弟年幼时,父亲便抓住机会,将我俩送进城市读书,让我们姐弟俩用知识改变了命运。父亲生来就是一个做事执着的人,在这些零零星星的碎片式的学习生涯中,父亲也一直努力学习,这从他日后流利风趣的语言表达,端庄大气的字迹中就可见一斑。

  我们姐弟小时候,父亲给我们的印象总是勤奋与温情。

  父亲是上个世纪80年代去洛阳的,最初是给人家看商店。白天有时候出去进货或者送货,闲暇的时候一多,父亲便坐不住了。那时候经常停电,父亲居住的地方附近有两所学校,父亲便去批发一些蜡烛,只要一停电,便飞速跨上自行车,飞奔至校门口卖蜡烛赚钱。后来父亲瞅准了一个行当——回收废塑料,从此一干就是好多年。还记得我上小学五六年级时,十一二岁,父亲每天傍晚都会骑着二八自行车满载而归。车子后座两侧各挂一个大铁篓,里面盛满了父亲已经整理好的塑料鞋底,这一双双鞋底,整齐地码好,最上面的不是一层层平铺的,而是一双双竖插的。这是因为收的鞋底太多了,父亲为了将它们全部装下,使着他青春无尽的力量撕下一只只鞋面,塞紧一只只鞋底。满满的两铁篓鞋底上面横放着一条鼓鼓的编织袋,里面也是满满的鞋底。因为太过沉重,我总是等在一旁,看他忙碌完之后再和他抬。只见父亲总是把车子斜靠在商店前的台阶旁,用力搬下编织袋,再取下后座外面的铁篓,放在地上,弯腰把车子使劲拉起,把里侧的铁篓取下放在地上,支好车子,我俩便吃力地抬起铁篓。还记得上台阶时,因为我走在前面,父亲总是提醒我“别急,别急,小心蹭住脚后跟”。抬到了厨房兼储藏室的里屋,父亲便又一摞一摞地拿出鞋底,在墙角一层层码好。日复一日,塑料鞋底越来越多,小小储藏室装不下了,父亲便又一次一摞一摞地装满一个个编织袋,蹬着三轮车,送往赵村三姑父找的仓库里。每一次送货,三姑三姑父都是鼎力帮助,给父亲关于亲情的记忆留下了一抹温情。

  冬去春来,寒来暑往,父亲就这样风里来,雨里去,总是行走在时间的前面,拼命赚钱养家。那一车车大解放车满载的小碗可以证明,那一次次坏掉又焊好的铁篓可以证明,那一次次补胎修车子可以证明,不借外债盖起的两层楼房可以证明,不减生活标准供养我们姐弟俩上学,让我们衣食无忧可以证明。父亲总是用他的这些经历、感受无声地影响着我们,引领着我们感受生活的多姿多彩。还记得父亲说过的一件往事,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在涧西轴承厂家属院,天色已晚,漫天飞雪,可父亲依然顶风冒雪独坐一隅,面前摆着各样的小碗和回收的塑料鞋底。一位老婆婆心疼地对父亲说:“小伙子,回去吧,天下的钱多着嘞!”老婆婆温情的提醒让父亲心中暖暖的,天尽管冷,但浑身却充满着力量。父亲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勤劳作,每一个日出带着快乐和希望出发,每一个傍晚又享受着甜蜜的收获回家,在分分秒秒的奋斗中,父亲心中始终装着爱和满足。这爱和满足是对亲人责任的付出,也让父亲享受着亲人满满的爱的温暖与呵护。

  父亲是一位勤勉持家的伟丈夫,也是一位慈爱的父亲,从小到大,父亲从来没有厉声呵斥过我们,更没有打过我们姐弟一次,唯一的一次所谓的挨打经历还是记录一下吧,因为这件事,体现了我们父女俩共同的一个特征——犟,我为能传承父亲的这股子韧劲而自豪。那是我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家人带我去赶会,走到了大坡上又不让我去了,我一路嚎啕大哭回到了家。父亲正在修车子,地上一摊杂物,我坐在父亲身边使劲哭,父亲哄我也不行,就是哭。也许把父亲哭的烦了,他就叫我跪下,想吓唬吓唬我,可我跪下后还是哭,不停地哭。父亲无计可施,便随手拿起一把虎头钳子夹我的头发。父亲说,哪儿是真夹呀,一点儿没使劲儿,只是呲牙咧嘴做样子吓唬你。结果真把我吓住了,一直大哭不已。最后,父亲又想了一招,让我穿上过年时穿的一套雪青色的衣服,我这才破涕为笑不哭了。每每说起这件事,父亲总是说:“哪儿是真夹你呀,那是吓唬你嘞!”父亲啊,我何尝不知道您是在吓唬我?您怎么会舍得拿虎头钳子夹您的“乖乖娃儿,麻糖篮儿,暖心疙瘩,顺气丸儿”。一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两岁时您单臂抱我,把我架在一侧胯上,蹭蹭地越级跨上老家南面的楼梯,抄小路,跨过沟边一户人家,急匆匆地去磨房上班。我曾经问过父亲:“沟边儿那么窄,您不怕我掉下去?”父亲轻松地说:“我看着嘞,抱嘞紧着嘞”。如今,路已不在,父亲已在天国,可那一路洒下的父女俩的笑声依然回响在耳畔,父亲大踏步跨台阶的矫健身姿依然跳跃在心田,沟边小心地收脚又跨过的动作依然鲜活在记忆里。那已是永恒,那是永不磨灭的记忆。

  在磨房上班的日子可能是父亲最早吃饱饭经历的开始,父亲常常感慨磨房吃的萝卜捞面条好吃。棉籽油是磨房轧的,随便放,油汪汪的萝卜,白白的面条,让生来饭量大的父亲平生第一次吃饱了饭,“香着嘞”这是留在父亲心头的滋味。而且在磨房,还经常有荤腥。这荤腥是纯天然无公害的油炸小虫儿(我们这里称麻雀为小虫儿)。磨房里堆天堆地的是如山的麦子,父亲经常会抱一块长木板,斜靠在麦堆上,光着脚丫上上下下,辛勤工作,至于干些什么,因为我年龄小,不懂也不记得了。但唯有父亲捉小虫儿的情景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父亲和建政叔叔是工友,也是兄弟。磨房的小麦多,小虫儿也多,在轰隆隆的车间里四下乱飞。建政叔叔张开双臂上下挥舞着,嘴里“吽吽”的赶撵着小虫儿,把小虫儿往北面赶。背面的檩条上有个小虫儿窝,小虫儿就往那里飞。父亲便拿过一架破木梯子,蹭蹭的三步两步跨上去,在檩条尽头两手一堵,便抓住了几只小虫儿。父亲微微扭转身,大手将手里的小虫儿脑袋轻轻一拧,往下使劲一摔,小虫儿便躺在地上挣扎,我便飞快地跑过去,“一只两只三只……”地数起来。就这样叔叔接着赶,父亲接着一摸,一扭,一摔,我接着数啊数…..大约有二三十只了,父亲便跳下梯子,搓起小虫儿,也不知从哪里一撕,小虫儿便连毛带皮拨个精光。父亲将它们收拾干净,拿到厨房交给师傅,接下来便是我抱着黄色的洋瓷碗坐在破旧的窗台上大快朵颐了。不记得父亲吃了没有,只记得那时的我吃得满嘴流油,唇齿留香。我在回味着美食,父亲却在感慨着往事:“敏,你小时候真懂事啊,把你放在窗台上,不让你动你就不动,那时候我真是胆大呀,你要是动一动,那到处都是机器,万一要是碰住了……真是后怕啊……”父亲啊,您一个人又得上班挣工分,又得带和弟弟不隔相的我,那是老天怜悯您,赐给您听话的乖闺女啊,不让您分心,不给您添麻烦,总是乖乖地坐在二楼窗台上一遍又一遍地数着您用算盘子、松紧带儿给我串起来的玩具,也许那也是您给予女儿的最早的算数启蒙吧。

1 2 3 共3页

来源:中工网
编辑:尹文卓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 热点人物

    奋斗·最美职工

  • 热点人物

    一生一“事” 匠人匠心

  • 热点人物

    情感与责任铸就工匠精神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凯恩:从“小胖子”到“射手王”

    首次参加世界杯的凯恩今年25岁,能够成为英格兰队长完全凭借自己的成绩。在2017年,欧洲五大联赛进球最多的球员不是C罗,也不是梅西,而是英超热刺队的当家射手凯恩。

  • 卢卡库:比利时“魔兽”是怎样炼成的

    从一贫如洗到声名显赫,卢卡库的生活因足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已经故去的外公能看到这一切,但不是看他球踢得有多好,名气有多大。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大学生拍影视剧登上创业英雄榜

    “点击播放量达1750万次,第一期应收账款385万元。”浙江万里学院商学院国际贸易专业大四学生李志彬投资拍摄的校花系列第三部,今年2月上线后成为热门的网络连续剧。

  • “常青藤爸爸” 一年盈利5000万元的秘方

    3年前,耶鲁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毕业的黄任从全球排名第一的投资银行辞职,创立“常青藤爸爸”公众号,投身学前教育行业。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