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资讯 · 快评

“驯瘤高手”黄文林:中国人不能一直用外国的抗癌药

2018-06-13 09:05:45

【中国梦·践行者】

"驯瘤高手"黄文林:中国人不能一直用外国的抗癌药

黄文林

  大洋网讯 在位于广州科学城的广州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验室,黄文林具有国家专利的抗肿瘤国家I类新药“重组人内皮抑素腺病毒注射液”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临床III期实验。最快有望在2020年就能获批上市销售。

  “现在中国市场上,国产的抗肿瘤药物占比估计只有30%,绝大部分是美国和欧洲进口药,价格昂贵。我们的新药上市后,将使国产抗肿瘤药物再添新成员,也将是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一款抗肿瘤基因药物。”说起自己摸索了十多年的抗肿瘤基因药物,黄文林难掩激动。

  64岁的黄文林说起话来声如洪钟,幽默风趣。他是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千人计划”专家、国家973计划专家、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教授。这些年,在基因药物的临床试验以及中式生产方面,他的技术始终处于国内领先地位,目前,他有5款抗肿瘤新药在临床前及临床试验中。

  留美研制出新药登上《科学》

  上世纪90年代初,黄文林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学习和工作。当时他就注意到,中国恶性肿瘤的发病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其中实体肿瘤患者占比达85%。按照实体肿瘤的治疗适应症、5%的患者保守使用率计算,这类产品的年需求量可达255万剂,以参考价格1000元/剂计,国内市场容量达25亿元/年,市场前景极为广阔。而当时中国还以仿制药占主导。“我当时就想,中国人不能一直用外国的抗癌药。”

  1998年,黄文林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项目负责人、纽约高等病毒研究所资深科学家。这一年,他45岁。那3年,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实验室里,每天两块面包、一个苹果、一瓶水,他就能在学校的实验室里待上一整天。困了、累了,就趴在实验台上眯一会儿,醒了继续看书做实验。

  3年后,他重组出一种腺病毒,利用人的血管生成抑制因子——内皮抑素的抗血管生成作用,通过腺病毒载体,定向作用于肿瘤部位,抑制肿瘤周边及肿瘤实体内血管生成,使肿瘤产生无营养状态而凋亡,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黄文林笑称,这项科研成果是他在美国留学期间的“副产品”。

  2001年,黄文林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的这项技术申请专利,最终在2004年获批。2010年,“人血管内皮细胞生长抑制因子的重组病毒”获得了第十二届“中国专利金奖”。在此基础上,他研制出了抗肿瘤国家I类新药:重组人内皮抑素腺病毒注射液(Ad-rhE)。该注射液的发现也引起《科学》杂志的关注,被其列为中国基因治疗的代表性成果。

  或成中国第一款抗肿瘤基因药

  黄文林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时专业评审组对他这项技术给出的评审意见是:一种具有良好开发前景的基因药物,是大多数患者能够接受并有能力支付的治疗途径,意义重大。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尽快把这个项目产业化。

  黄文林介绍说,“重组人内皮抑素腺病毒注射液”可以在人体内外持续高效表达人内皮抑素,能显著抑制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对头颈部恶性肿瘤,比如鼻咽癌、头颈鳞癌、腮腺癌以及其他实体肿瘤具有良好的疗效。目前,药物试验的临床III期正在进行中。而之前临床II期结果显示,这种肿瘤靶向药物对于移植实体肿瘤效果明显且没有毒副作用,对比组最长者生存期可延长3年,生活质量显著提高。而它最大的优势还是成本低。外国的基因药物,一个疗程要十多万元,而他的这款新药只要几万元,只有外国的一半,甚至1/3。

  黄文林说,这款新药如果最终上市,将成为国内第一款抗肿瘤基因药物。他原本想将药物向其他实体肿瘤拓展,比如向乳腺癌、肝癌、肠癌拓展,“只要不是血液瘤,都可以应用。”但做药品研发的成本实在太高了。每一款新药在临床阶段必须要选300多名临床受试者,每一名受试病例的花费都要十多万元。“病例都是严格限制的,只有那些手术、放疗、化疗失败,没有其他治疗手段的,才能进入我们的新药临床试验,还有独立的第三方全程监控,做质量监控。这样算下来,就要花费5000万元。如果再将药物试验拓展到乳腺癌、肝癌、肠癌,那花费可能是几亿元,成本太高了。”

  一等就是十七年

  黄文林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抗肿瘤新药上市,一等就是17年。“我们的药品审查周期太长了。”黄文林提高了语调,一脸焦虑。

  他说,新药临床试验每一轮审批都要答辩,一等就是好多年。“比如我的新药从I期到II期花了4年时间。”不过他明显感觉到,这些年,中国的药品审批周期在缩短,在与国际接轨。

  他告诉记者,美国对药品的管理是过程管理,药物质量控制由企业自己把控。很多机构、社会力量,尤其是行业协会,只要具备资质,都可以评价药物的质量安全性,而不是由政府大包大揽。这样的好处就是,哪家出的鉴定报告便宜、信誉好,药企就找谁来做检测。而鉴定机构也特别爱惜自己的声誉,也不会随便出具鉴定报告。而在中国,很多药品在上市前都是“马拉松”,都要送往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做检定,经常要排队。

  所以,美国药物审批周期比国内要短得多,通常只要3-5年时间新药就可以上市。很多药,比如一些罕见病药物只需要做临床二期即可上市。而在国内,所有的药物都需要做满临床III期,从临床I期到III期,通常需要6-7年时间。

  黄文林呼吁,中国的药品审批必须要改革,否则,抗肿瘤药物庞大的蛋糕都被外国占据。“美国的药进来了,而我们的药还在审批的路上,这样国产肿瘤药怎么与外国竞争?”

  从今年5月1日起,外国进口抗癌药一律零关税。得知这一消息后,黄文林对国产肿瘤药的前景很是担忧。在他看来,这对肿瘤患者是好消息,但对中国肿瘤药物的研发者和药企却是挑战。“质量要能与外国的药媲美,价格还要公道。我觉得短期内对国产的肿瘤药物还是要有些保护,否则,根本竞争不过进口药,企业就更没动力研发新药了。”

1 2 共2页

来源:大洋网
编辑:葛文琦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 热点人物

    奋斗·最美职工

  • 热点人物

    一生一“事” 匠人匠心

  • 热点人物

    情感与责任铸就工匠精神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丁柳元:不是我在演英雄而是英雄在塑造我

    2月初,我主演的电视剧《初心》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后反响热烈。未来,我要用英雄精神,引领我走好艺术创作道路的每一步,争做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时代军人,成为一名无愧于时代的人民艺术家。

  • 整整一年减少曝光量 李易峰干啥去了?

    整整一年减少曝光量李易峰干啥去了?李易峰今年30岁,他觉得自己迎来了艺术创作的井喷时期,并希望这个时期能长一点,毕竟演员艺术创作的时间有限。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扎根沙漠的孙晟中创业团队:“什么都能省,研发经费不能省”

    “圣氏化学”注册资金才500万元,而实验室就投入了1000万元。“什么都能省,研发经费不能省。化工企业淘汰非常快,没有技术创新,必然是死路一条。”孙晟中说。“我们整个团队几乎天天在做实验,一是老产品要不断进行技术更新,二是公司要发展必须储备新项目。”带着记者参观的副总经理贺满华介绍说。

  • 王胜地:一位创业者坚守实体经济的理由

    我是个多次创业者,在做“爸爸的选择”之前,还做过好几个创业项目,包括精密仪器、服装、医疗设备,这些项目有一个共同点——都属于实体经济领域。这就是我,一个制造业创业者坚守实体经济的理由。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