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资讯 · 快评

心灵“补”手吴坎坎(图)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江山
2018-05-16 10:42:48

  和灾民打交道时,吴坎坎小心翼翼。他曾在汶川地震后的绵竹市体育馆安置点看到,许多抱着心理咨询师资格证的热心志愿者一窝蜂地跑来。他们看到有人在路边哭,就跑过去问“你为什么哭,你们家有几口人”。被问多了,灾民就对心理援助产生了自然的排斥。

  吴坎坎告诉记者,这是“二次创伤”——当一个人的伤口多次被别人打开,但是没有人包扎时,就只能化脓,变得严重了。“心理咨询尊重的原则是他自己主动打开,我们会协助他,告知他,你经历这些事情,第一段时间每个人都会有焦虑、害怕的反应。”

  吴坎坎要求志愿者在早期避开明显碰触伤口的行为。他们到一个地方,先建立工作站,开始招募专家和专家型志愿者。“我们要稳定下来。别人看见我们稳定了,他才能够感觉稳定了,能够找到我们”,组织起社区活动,然后慢慢突破他们的心理防线。

  灾难在吴坎坎的眼里,有时只是一个窗口,从窗口折射出的是许多更深层的矛盾——夫妻不合、留守儿童、失独家庭。“我一直把灾难事件看作一个扳机,或者一个导火索。许多人在灾难发生前就有严重的心理需求。”吴坎坎说。

  阜宁风灾过后,他们在当地做测评时发现,一个没有失去任何亲人的4岁孩子,创伤后应激反应比其他人强烈许多。后来通过孩子的奶奶才了解到,这个孩子的母亲很早就离开了这个家庭,父亲在外打工,孩子从小就很没有安全感。通过活动和心理辅导,孩子才慢慢变得开朗起来。

  全国心理援助联盟副秘书长、中科院心理所芦山工作站副站长李晓景发现,雅安地震虽然人员伤亡没有汶川地震惨重,但在人们心中留下的伤痕并不比汶川地震轻。一方面,雅安地震之前,当地就有许多房屋受汶川地震的影响倒塌,人们难以承受刚建起来的房屋再次倒塌的现实。另一方面,是因为雅安留守儿童数量众多。在雅安工作站做了一年后,李晓景对媒体说,“与地震相关的‘特殊’孩子已经没有了,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讲这里的孩子都是‘特殊’孩子。”

  长期与伤痛共处,吴坎坎也养成了“职业病”,“看任何电影,都会研究情节中的创伤经历”。依据看电影的经历,他也指导开展了一门叫做“影像成长日记”的电影课。在阜宁风灾之后,他们给灾区的孩子播放《恐龙当家》,用小恐龙失去家人后的成长故事来引导孩子。志愿者很快就辨别出,哪些没法接受的孩子需要进行单独心理辅导。

  今年,中科院心理所提出了“心理援助20年”的口号,要在未来10年将心理援助投射到更多失独家庭、烧烫伤孩子的心理创伤,建立起更规范的标准和专业的人才队伍。吴坎坎希望,心理学能像“1+1=2”一样,成为常识。

  据2009年的媒体报道,在四川地震灾区工作过半个月以上的心理干预志愿者不足2000人,而有经验的心理援助者更为稀缺。吴坎坎告诉记者,10年之间,全国心理援助联盟已经培养了150名能够持续工作一个月的心理干预志愿者。他希望未来所有地区都能培养自己的心理健康教师和心理咨询师。

  汶川地震之后,国务院将“心理援助”写入震区《灾后恢复重建条例》,7年后,《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要求各地将心理援助纳入各级政府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预案。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中,Ⅰ、Ⅱ、Ⅲ、Ⅳ级应急预案都提到“国家卫生计生委指导受灾省(区、市)做好医疗救治、卫生防病和心理援助工作”。但是吴坎坎担心的是,依然没有一个实际部门对接开展工作。

  在吴坎坎看来,灾后心理援助还有很多路要走。有的地方访民不满,当地政府就会请这些心理援助志愿者去“开导开导”。每当这时,吴坎坎都会认真地厘清他们和政府的界限,告诉对方“上访户的情绪问题,我们会帮忙调适,但是根源需要你们自己解决”,让两方都明白他们是中立的第三方。

  还有一次,在一场灾难过去两三年后,心理援助站需要回去继续做灾后心理健康骨干教师培训。当地政府问他们,能不能不要再用“灾后”两字了。吴坎坎强调说这是灾区的项目,他们才又勉强加上了。经历多了,他明白对方“要淡化这个事情”,自己有时候也不再执着,“毕竟大家都在恢复。”

  更让吴坎坎无奈的是,有时候一些灾区学校在上课时,突然就组织孩子去操场上领捐赠物资,或者临时通知某领导要来视察。近年来,总是有一些企业和基金会打着援助的旗号闯进他们的课堂,拍了些照片又一窝蜂地散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志愿者们。

  “中国灾后虽然救援非常快速,但是我感觉这种混乱还会持续。”吴坎坎说。

  在2015年天津大爆炸事故发生后,吴坎坎发现,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不止普通的灾民,医生、护士和消防员成为“隐形的受伤者”,“消防员的内心的创伤,在今后会逐渐表现出来。”

  但是这样的心理援助需求很多时候被忽视。“他们往往会被认为是强者,以为通过调整就能很快恢复。实际上个体差异不同,心理援助在这一块是缺失的。”吴坎坎的导师,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张雨青,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汶川地震后进入灾区抢险救灾的部队官兵,目睹了过多最惨重的场面,但地震10年后,有些官兵已经退伍,很难持续跟踪。他认为,应该学习美国对待退伍军人的方法,退伍后继续追踪他们的心理动向。

  吴坎坎能做的,只是建立起更成熟的督导体系。在灾区,被认“干爹”“干妈”是志愿者的禁区,“不能建立太多的联系,不然会面临更大的分离之痛。”李晓景记得,在芦山工作站,有一个孩子特别乖,经常会主动帮助志愿者做事,大家都很喜欢他。但一天孩子突然提出要去一个从没去过的大城市看看,志愿者思考良久,决定拒绝。

  同时,还要防止每天与灾难共处的心理援助志愿者受到伤害。

  刚开始介入心理援助时,专家和志愿者被要求待一个星期就离开。后来,还有一部分专家坐阵后方,专门应对前方志愿者面临的问题和困难,并定时去为他们做心理疏导,以免造成永久的心理创伤。

  吴坎坎记得,他第一次从汶川回到北京,连续看了几天轻松的电视剧,不想工作,害怕面对现实。后来在家人和导师的帮助下,才慢慢恢复过来。

  但是至今,他都不愿太主动地去回顾他在灾区中亲眼目睹的惨象,除了接受媒体采访,他很少主动向家人、朋友提起,因为“每提一个事件,当时的惨象又会在我的脑子里过一遍”。每到纪念日,他会努力地回避。

  今年的5月12日,吴坎坎受老师和当年的志愿者朋友的邀请,重返当年做志愿者的地方。

  回汶川之前,吴坎坎心里也犹豫了很久,他已经有许多年没回去过。最终下定决心过去后,他发现以前空旷的平地,都盖上了楼房,再也没有当年的影子。

  位于汉旺镇的东方汽轮机厂作为遗址保存下来,地震留下的伤痕依然停滞在那里,两个当时帮助一起救灾的工人行走其中,依然对一草一木都记得十分清楚。即使过了十年,他们的家人在当年也大多无恙,地震在他们心中留下的创伤依然明显。

  在观光车上,大家讲着故事,痛哭着拥抱着对方。吴坎坎觉得,这也是一场迟到的纪念仪式,心里仿佛落下了一块大石头。虽然哭过之后,那两位汉子抱歉地说“见笑了”,但在吴坎坎看来,“特别是到了纪念日,情绪应该是宣泄出来的。10周年是一个很好的打开和被包扎的时间,但很多人回避了。”

  重返灾区时,他听到了一个故事。一对北川的夫妻,从5月12日中午12点到下午3点,两个人坐在沙发两头沉默,他们都默默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却谁也没有能力去触碰对方的伤疤。他猜测灾区还有很多这样沉默的人,“他们心里的伤其实一直是压下来,不可能消失掉。”

1 2 共2页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尹文卓

新闻排行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劳动者之歌:奋斗·2018劳动者风采录

  • 热点人物

    钟扬:一粒种子的初心与梦想

  • 热点人物

    一生一“事” 匠人匠心

  • 热点人物

    情感与责任铸就工匠精神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 苏炳添:再冲10秒

      作为一名老将,要站上100米跑道和世界顶尖飞人较量,苏炳添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参加上海站比赛前,他由于训练量过大,脚部出现软组织损伤。为此,他每天晚上都要涂药膏、泡热水,比赛也是忍着伤痛完成的。

  • 吴镇宇 张智霖 佘诗曼 再次合作 默契十足

      吴镇宇、张智霖和佘诗曼三位主演曾有过多次合作。谈到此次合作的感受,吴镇宇表示:“我们几个人在拍摄时非常默契。”张智霖幽默地表示,“我们合作完全不会腻”,并透露出会再合作的消息。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子承父业很舒适,我们偏不

      1988年出生的项琬淇硕士毕业回国后,也没有选择去父亲的公司。她笑称自己是个“爱艺术、爱生活、爱折腾的文艺女青年”,在2014年年底开创了自己喜欢的母婴事业。

  • 剑桥女博士返乡种脐橙(图)

      彭阳选择了用奉节脐橙创业。她希望在家乡走出一条农业现代化的路子,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宿命,能实现科学的管理,有技术的创新,更能实现社会、经济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