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农民工-正文
解密运钞车修理工
http://www.workercn.cn2017-03-16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看排气管冒的烟是浓是淡,听发动机的声音是大是小,就知道车有没有病、病在哪里、多严重

解密运钞车修理工

中工网记者 邹明强 中工网通讯员 刘树建

  杜黎明在朋友圈里比较神秘,同样是修车的,同行见面总要高看他一眼;用他的话说:“车里东西金贵,车不能坏在路上!”如何做到这一点?他笑着说,其实也简单,就是把易耗材更新打个合理的提前量,这样既可以避免车坏在路上,又不至于浪费;他还有一招就是叨唠:“开车前要检查,要看看机油、刹车油、方向机油,还要看看水壶、水管和传送皮带。”司机们拿起钥匙点火发车了,他还在说个没完。

  年轻的“老”师傅

  武汉融威押运公司汽车服务公司里,杜黎明满身油渍,在一辆引擎盖打开的运钞车前忙碌。身旁的徒弟伸长了脖颈,看他检测机油格和传送皮带。杜黎明拧下几个螺丝,卸下附水壶后,讲起了运钞车的水路与油路。过了一会,杜黎明抬起头,挺了挺腰身,又反手在腰部轻轻地捶了几下,然后关上引擎盖,用举升机把运钞车举起来,再麻利地钻到运钞车底盘下,大声对徒弟说:“快来呀,怕脏怕累,干不了咱这一行!”在师傅催促下,徒弟来到运钞车底盘下,一边看杜黎明检查传动轴与轮距,一边听他讲修车经。

  杜黎明从底盘下出来后,看到《工人日报》记者,不好意思地用手在脸上擦了一把,白白净净的脸上瞬间黑一块白一块的,被油渍全抹花了。

  戴着眼镜的杜黎明,个子小小的,非常斯文,如果换身干净的衣服,就是一个典型的书生。然而,32岁的杜黎明从事汽车修理已满16年,经他修过的车辆,多得他也记不清。

  除了修的车多,杜黎明带的徒弟也多。仅在公司修理厂,他先后就带出10多个徒弟。徒弟们说,年轻的“老”师傅给力得很,就像老中医,望闻问切很有一套,看看排气管冒的烟是浓是淡,听听发动机的声音是大是小,他就知道运钞车有病没有,病在哪里,病有多重。

  眼镜的故事

  “汽车修理不是一个能吃老本的行业,就拿运钞车来说,近二三十年里,仅发动机一项,就一直在更新换代。目前公司400多辆运钞车,‘国二’标准的已经完全淘汰了,‘国三’标准的也不多,正在担纲的主要是‘国四’标准的发动机。”说起运钞车,杜黎明如数家珍。为了全面掌握修车技术,他在车间墙上挂满了各种维修图解,随时添加新掌握的技术参数。

  杜黎明虽然只是高中毕业,可语文课本里庖丁解牛的故事却记得很牢。他想,庖丁解牛数千头,才弄懂了牛的间架结构,自己要把运钞车弄懂,也得“解剖”运钞车。于是,工作不忙时,杜黎明就拆卸修理厂里各式各样报废的运钞车,研究琢磨每一个零部件。不断地拆卸,不断地组装,不断地比较,杜黎明熟悉了公司各类运钞车的性能、结构和零部件。

  在一次“解剖”运钞车组装焊接的过程中,他的眼睛受了伤,从此便再也离不开眼镜了。这样的付出,让杜黎明熟悉了所有型号的车,有了十分娴熟的修理技能。

  做难题的“小学生”

  杜黎明是修理厂里公认的“老”师傅。但“老”师傅也有棘手的难题。公司运钞车出现的故障里,相当一部分是喷油嘴损坏。

  运钞车喷油嘴4只一组,作为耗材,过去出了问题,厂里一直是更换新的喷油嘴。每支油嘴700元,一组油嘴2800元。一只喷油嘴出问题,运钞车上路就吭哧吭哧出不了力,两只喷油嘴有故障,车就只能趴窝不动。公司400多台车,一年更换喷油嘴要花多少钱,杜黎明一算心里一哆嗦!

  从2014年起,杜黎明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一定要找到喷油嘴损坏的原因,攻克修理难题,替公司降低运营成本,增加效益。从那时起,杜黎明的车间和宿舍里,就多了一堆损坏的喷油嘴。修车之余,他总把喷油嘴拿在手里把玩、比对,一支钢笔粗细4寸长的喷油嘴,被他掏“心”掏“肺”地拆得七零八落,弄不明白的地方,再上网查询资料,去书店购买相关书籍学习。

  日复一日,杜黎明还真弄明白了喷油嘴发生故障的原因,并找到了修复的路径。2014年10月以来,杜黎明共为公司运钞车更换自己修复的喷油嘴500余支,仅此一项,为公司节约修车费近40万元。

  杜黎明做出了一番成绩,但他并不满足,他说,面对各种新技术在运钞车上的应用,他只能永远保持一种“小学生”的心态进行学习、研究。2003年就外出打工的杜黎明,进武汉融威押运公司7年了,他在外人眼中的神秘之处,不仅仅在于修的是运钞车,更多的是他的学习能力和解决问题的技术水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