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农民工-正文
农民工梅其宏:不想再“背井离乡”
http://www.workercn.cn2017-02-19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更多

在城市打拼的梅其宏盼尽快落户——

不想再“背井离乡”  

  “当初要告别耕作几十年的土地进城打工,我们也很犹豫。”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藕塘镇南店村村民梅其宏说,他们刚外出打工时,对工厂固定时间上下班还不太适应。对机器操作不熟练,经常出错。“进城打工可得改变观念,要尽快适应工作节奏。”老板这样勉励他。

  为啥要选择“背井离乡讨生活”?梅其宏说,在老家他们有10多亩地,以往的主要收入来源就靠着一季小麦和一季水稻。一家人忙活一整年,除去生产成本,也就剩下个1万多块钱,这也是下个年头的全家花销指望。妻子说,他们的孩子上高中需要花钱,算上平常生活和人情开支,日子总过得紧巴巴。“有时候实在不够,只能想办法借钱。”

  “为了改善生活状况,才选择背井离乡。”2011年春天梅其宏经亲戚介绍,带着妻子来到江苏省昆山市务工。妻子在昆山纺织厂打工,他则去了一家纸业公司。从此,梅其宏成了每年过年往返于铁路线上的春运大军中的一员。

  打工带来了新希望。来到昆山后,梅其宏和妻子租房子,有了固定月收入。他一年收入4.5万元,妻子一年有3.5万元。家里10亩地出租给村里的村民,一年也能收3000块钱租金。“我们前两天一算账,一年除去开销,还剩5万多元钱。”梅其宏说,一天工作8小时,操作机器工作强度不算大,厂里给他交了五险,妻子也有了养老保险。

  尝到转型务工甜头的他们开始打起了长远算盘:2014年他们筹钱在昆山买了一套房子,告别了租房生活。现在梅其宏夫妻两个的精神面貌和穿着打扮与当初有了大变化。“春节回家过年,村里人都拉着我说,都快认不出来了,越来越像城里人了。”妻子说。

  可是说到这“城里人”,梅其宏知道妻子心里一直怯怯的。现在昆山市实行积分落户,外地农民工子女在当地上学得有个80平方米以上的房子,他们家的房子是70多平方米的,不得不操心落户的事。儿子也快到结婚的年龄了,他们想未来几年多攒点钱换个大一点的房子,一来住得宽敞,二来为了孙子上学。

  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7747万人,比上年增长1.3%。有2.7亿农民工,进城了却没有城市户口,与城镇居民相比,他们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方面存在着明显差别。一些地方流动人口的户籍仍不能跨行政区管理,农民工“有心却无力改变现实”。

  梅其宏的不少朋友也在外面打工,也都在关注着啥时候能落户到打工的城市,真正变成“城里人”。“户口解决了,才会有归属感,有了家就有了着落。”现在梅其宏和妻子的户口还在老家,他们都希望努力把孩子户口落下。“积分落户,要从买房、学历以及社保交的年数等获得积分。”梅其宏说,他们算过,按现在能拿的积分,儿子落户到昆山还有些困难。

  新的一年,梅其宏的新年愿望也很现实。“我们是农民工,可不想自己孩子也成为二代农民工,不想自己孩子在城里依然没有户口,在城市里打拼却同样没有归属感。”(常钦)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