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时代先锋-正文
抗洪抢险一线党员干部群像:你用担当抚平风浪
http://www.workercn.cn2017-07-05来源: 南昌日报
分享到:更多

  7月4日,武警水电二总队四支队官兵在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莲湖乡莲北圩防洪大堤上处置险情。

  他们有最刚强的骨,有的年少、有的年老,洪水中攥指成拳,扛起责任,擎起希望。

  他们有最柔软的情,有的初为人父、有的初为人母,怀里脆弱的小生命是他们勇敢之源。

  他们留给家人万般牵挂,有的相隔几程山水、有的相距不足十里,却难得见上一面,甚至永不会再见。

  面对南方严峻的汛情,许多奋战在抗洪一线的共产党员不辱职责使命,不负人民重托,用担当抚平风浪,在雨大风狂处守护万家灯火……

  他们扛起责任和担当

  受强降雨影响,长江中下游江河湖泊、珠江部分水系水位暴涨,各地频现超警戒线或超历史最高纪录水位,灾情严重、汛情严峻。江西、湖南、湖北、广西等南方省份数十万军民奋战在抗洪一线。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红湖圩堤上,周家农场的党员们面对党旗庄严宣誓,重温入党誓词。

  这天恰逢7月1日,中国共产党迎来了96岁“生日”。面对严峻的防汛形势,他们组建党员抢险突击队,奔向第一线。

  因连续的强降雨,红湖圩周家段一处突发漫堤险情。险情就是命令,所有突击队员全力以赴,用时6小时堆起一条长100多米的拦水坝,保住了圩堤安全。

  “关键时刻,党员不带头谁带头。”周家农场党支部书记李宏明和队员们个个手磨出血泡、脚蹭掉皮,身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就在同一天,距永修县700余公里的湖南省吉首市,暴雨夹杂着雷电,侵袭全城。

  “我在富强,天不晴,我就不下山!”结束通宵巡查后,杨卫林眯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他是吉首市双塘街道富强村驻村扶贫干部,今年刚成为入党积极分子,从汛期一开始,就再也睡不好觉。

  这10多天来,他和村干部轮流通宵监测隐患点。湘西大山里的洪水来得快也来得猛,容不得人有半点马虎。

  脚,酸胀;喉,发干;眼,红肿……他们就这样昼夜奔波在抗洪一线。

  7月2日,轰隆隆的雷声中,瓢泼的雨水顺着窗户倾泻而下,模糊了人们的视线。

  39.21米,超历史最高水位。当日,长沙市被特大洪水袭击,湘江长沙段水位不断创下历史新高。

  城内暴雨,城外洪水,一个个党员像一面面旗帜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

  记者见到长沙市天心区天鸿社区干部张竟辉和周乐时,她们已经连续值了好几个通宵班。若非介绍,没人知道她们刚休完产假,孩子都需要哺乳。

  深夜暴雨倾盆,她们与防汛队员穿梭在社区,对重点危房、危墙,尤其是下水井盖缺失、地面下沉塌陷等问题进行巡查。

  为了支持妻子的工作,她们的丈夫也全力配合。他们会带着宝宝到单位静静等候,张竟辉和周乐会偶尔回来给孩子哺乳,接着又匆匆赶赴下一个排查点。

  还有许多党员在后方默默奉献。

  4日凌晨3点,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值班室依旧忙碌。

  “这里是省防办,请问有什么情况?”值班员刘燕龙抓起电话,尽管已经连续熬了两个通宵,他的声音仍然清晰有力。

  自从6月22日湖南省迎来暴雨,这个前不久刚被评为单位“优秀共产党员”的年轻人平均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

  记者问他身体扛不扛得住,他指了指正埋头记录汛情数据的值班长吕石生。“你问问他,他比我们年龄大,连续熬了三个通宵,每天只能睡一个多钟头。”

  坐在吕石生身旁的易知之,刚休完产假不久,也是连续熬夜。“作为一名党员,关键时刻一定要站得出来,顶得起来。”她说。

  他们用生命筑成堤坝

  “未曾见过你,却总能听到你,百姓总在说镇里来了位好书记;他们的口口相传,已把你的轮廓勾勒在我心里……”

  这是网友为江西九江市修水县三名失联、牺牲干部所作的一首小诗。

  7月4日,匡美建、邓旭失联第11天,程扶摇确认遇难第8天。在这轮暴雨中,修水县杭口镇3名基层干部的失联、遇难,已成为洪水之外另一个牵动人心的话题。

  6月23日晚8时许,本是周末时光。杭口镇“大学生村官”、扶贫专干程扶摇接到好友邀请聚会的电话,他匆匆一句“暴雨,加班”,就挂断了电话。

  程扶摇今年28岁,自从参加工作,十天半个月才能回家住上一晚。入汛以来,加班更是成了常态。

  晚11时,屋外雨声连连,家人早已入睡。饥肠辘辘的程扶摇一进家门就直奔冰箱找吃的,一洗完澡便睡下。

  “扶摇,双井村的水源山塘发生了险情,快回镇里。”24日凌晨1时,手机那头传来告急的声音。

  来不及跟父母道别,他立即跑下楼,开车赶回杭口镇政府。

  6月24日2时许,杭口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和副镇长邓旭、主任科员冷春生、桑管员唐文、城管队员郭礼华等一行6人坐上皮卡车,由程扶摇驾驶连夜前往双井村察看汛情。

  此刻,夜色深沉,暴雨淹没了眼前的一切,视线摇摆不定。

  “我跟他们说,前方水位很高,非常危险,暂时不要过去了。匡书记说,可能还有被困群众,必须过去看一看。”事发当晚,铲车司机朱亚民路遇匡美建一行人。

  匡美建等人与朱亚民道别后,在向杭口村方向前行的途中,突如其来的洪水直扑而来,皮卡被掀翻。其中,唐文、冷春生、郭礼华被水冲上玉米地后最终得救,匡美建、程扶摇、邓旭等3人则被困在水中难以脱身。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洪水愈加湍急。冷春生和郭礼华上岸后连忙与赶来的村民一起搭救,此时已不见匡美建等3人的身影。

  6月27日,雨后的修水短暂放晴,但一则官方通报的消息刺痛人心:6月27日11时左右,在修河河道南圳大桥处发现一具遗体。经家属确认为程扶摇。

  四天的搜寻没有等来奇迹,人们悲伤莫名。

  在程扶摇的办公桌上,仍摆放着一块他经常佩戴的手表、一堆脱贫攻坚相关资料。身为扶贫专干,他工作细致,对精准扶贫的信息总是不厌其烦地一一核实,确保扶贫信息精准到位。

  修水县地处山区,每逢雨季,极易突发山洪、滑坡等自然灾害,防汛抗洪是当地干部群众几乎每年必经的考验;作为国定贫困县,脱贫攻坚是当地的第一民生工程。

  为了落实今年的扶贫工作,作为镇党委书记,匡美建带着同事连续两个多月加班加点,没来得及休息一天。事发前一天,他下村走访完贫困户后,又回到办公室调度防汛事宜。

  匡美建的这股子干劲感染了身边的同事,和匡美建一样,邓旭、程扶摇总是为别人着想更多,对自己要求更高。

  这些天,黄田村村民吴济民一直在河岸两边的茅草堆里搜寻邓旭,双臂都被茅草割伤。“找不到小邓,我停不下来啊。”他哽咽着说。

  吴济民家中贫困,夫妻俩不时闹矛盾。驻村3年间,邓旭没少往他家里跑,帮解困、帮调解……

  有关匡美建、邓旭失踪的微博、微信仍在被不断转发,全国各地网友纷纷祈愿祝福。

  “时刻为民,官位不在大小;日夜为公,职务莫问高低。保周边之平安,功高劳苦;治一方之水土,任重道远。”这是近日在修水微信朋友圈中广为流传的一段话,已成为匡美建、邓旭、程扶摇的人生注解。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