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时代先锋-正文
雷昌根:两袖清风一生情
http://www.workercn.cn2017-06-24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更多

两袖清风一生情

记四川内江东兴区法院高梁法庭庭长雷昌根

  他叫雷昌根,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人民法院高梁法庭庭长、全国模范法官。

  5月25日,雷昌根从北京全国“最美家庭”表彰会载誉归来,采访中意外发现他兜里揣着一个家庭日记账本,本子翻得卷了角,里面全都记录着全家人每天的生活开支费用。

  账本记录的支出微薄,让人心酸,却从中感受到了一个家庭的勤俭和温暖。雷昌根家“最美家庭”的故事,似乎都与这个记账本子有关。

  尽孝不在钱多少,重在做好点滴事

  雷昌根有一个特殊的家庭。20多年来4位老人一直随他们居住,其中3人身患重病:父亲患胰腺癌,岳父有严重的气管炎、肺气肿,岳母则患有风湿性心脏病、高血压并伴有脑萎缩。雷昌根的妻子杨群英是供销社的下岗职工,一直没有工作。父亲和岳父虽说是退休工人,但两人的退休金加起来不足2000元,不够填补医药费的窟窿,那些年的雷昌根,每月的工资不足2000元,养老人,育孩子,全家人的生活让雷昌根压力很大。

  然而,雷昌根总是含笑微微、言语温和。他说:“其实,尽孝道,并不在钱多钱少。”

  每到冬季,3个老人几乎全都住进医院,雷昌根为案件白天在乡间探访,夜晚又守候在老人的病床前,有时一守就是一个通宵。后来,医护人员见雷昌根几个病房来回跑,实在太辛苦,就让他家的几个病人集中住在一个房间,便于雷昌根照料。

  岳母大脑萎缩,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且视力低下,每到吃饭时间,雷昌根总是一边亲切地叫着“妈,开饭啰”,一边把她搀扶到饭桌坐下来,给她盛好饭,夹好菜。有时岳母如厕以后,弄在衣裤上、地板上,雷昌根一次又一次把脏污清理得干干净净。

  在内江市法院宿舍楼,雷昌根家是两室一厅,使用面积70多平方米,对3个病重的老人,雷昌根总是挨个照料,送药,送水,洗脸,擦身……常常是夜里11点忙完老人的事,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拨亮台灯,开始看卷宗,起草第二天要用的判决书。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雷昌根怀揣一颗热心,为老人做好点滴。2013年以来,3位老人相继离世,因为雷昌根和爱人的精心照料,去世时都是八十几岁高龄。

  耐得住清贫,守得住本色

  打开雷昌根的家庭日记账本,随意翻看几页,上面有今年4月21日至5月20日的登记:买菜、买肉、买其他生活用品,共计开支361.20元,其中,除去给手机充费100元,家庭的日平均开支为11.34元。雷昌根坦言:“多年来,我们的家庭每天用于吃饭的开支,就控制在11元左右。”

  要用一人的工资支撑起全家的生活,雷昌根离不开这个家庭日记账本。那些年,妻子没有收入,老人需要看病吃药,3名子女还在上学读书,沉重的家庭负担使得他在生活中特别节俭。

  雷昌根1985年当上法官,就一直坚守在基层法庭。他在高梁镇老家种菜、养鸡,以便节省生活开支。直到2012年,他在内江市分到了“公改房”,才添置了两台空调,其他家具家电都是从高梁镇的老房子搬来的。雷昌根很少添置新衣,一年四季都穿单位发的制服,妻子也节俭,有时还穿女儿的校服。

  虽然生活清贫,但雷昌根固守着法官的清廉本色。有时经济条件实在紧张,他就去贷款,而对当事人送钱的事,坚决予以拒绝。某次办案过程中,一位当事人偷偷塞给他1000元钱,说是一点心意,雷昌根严肃地告诉他,依法办案是法官的职责,你家中生活困难,这些钱能解决很大问题,拿给我可就是行贿了啊!在他的教育下,当事人无奈地离开了。

  2014年7月30日,高梁法庭立案受理了大治乡黑狮村5组村民刘建国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由于刘建国卧病无法走动,也无亲人在家,不能到庭领取诉讼文书。雷昌根在办完法庭其他案件后,立即和同事到20多里外的刘建国家去送达诉讼文书。见刘建国躺在床上输氧,床边放着大半桶大小便,室内臭气扑鼻,雷昌根问他为什么不买电扇?刘建国说:“旧的坏了,没有钱买新的,老婆弃家而去,儿子在外打工情况不好,也没有钱支持家里。”雷昌根听后心里一阵酸楚,立即将随身带的100元给了刘建国。

  有了好家风,才有好后代

  雷昌根有一个儿子和一对双胞胎女儿,父亲的一言一行在他们心里打下深深的烙印。孝顺、勤俭、有为,成为他们共同的遵循和无声的行动。

  雷家的两个博士女儿从小就听话懂事,小姑娘爱吃糖果,但那时家里经济条件实在太差,亲朋好友送来糖果,母亲都会用一把锁将糖果锁起来,等下一次去别人家拜访,再拿出来送人,姐妹俩只是饱个“眼福”。现在北京口腔医院工作的女儿雷杰想起往事,微笑着摇摇头说,小时候糖吃得少,所以现在牙齿好。

  这对双胞胎女儿在生活上不讲究,吃穿都简简单单,但对知识都很渴望,学习刻苦是出了名的。上中学时,两姐妹为了能多点学习时间,早上5点准时起床,晚上12点左右才睡,午觉只休息10分钟,连老师都担心她们的身体承受不住,劝她们每天多休息一会儿。

  两姐妹在上大学时每人每月只有400元生活费,和其他同学比起来,生活实在太清贫了。她们从不和同学攀比衣服鞋包,学会了掰着手指花钱,甚至还能从自己微薄的生活费中省出一点钱,再加上奖学金,买礼物孝敬长辈。

  2015年,两姐妹分别取得香港中文大学食品及营养科学专业和北京大学口腔医学专业的博士学位,现分别供职于西南大学和北京口腔医院。说起两个女儿,雷昌根和妻子脸上洋溢着幸福和骄傲:“她们学业有成,和家庭的教育分不开,但更重要的是她们自身的努力,希望她们能用其所学服务社会,实现自己的价值。”(刘裕国)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