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劳动模范

耿家盛:一座跨越两个世纪的技术工人丰碑是这样造就的(图)

2015-10-21 07:44:39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一座跨越两个世纪的技术工人丰碑是这样造就的

——记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全国劳动模范耿家盛

(方行欧 摄)

(方行欧 摄)

(方行欧 摄)

耿家盛在传授螺纹加工技巧 (方行欧 摄)

耿家盛在向徒弟传授技巧 (方行欧 摄)

(方行欧 摄)

  9月7日下午,耿家盛与滇沪工会领导在一起。从左起:耿家盛、云南省总副主席潘红伟、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主席洪浩

耿家盛(左)和云南省总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王惠萍在一起

耿家盛与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田永在一起

  耿家盛一直在云南省总关怀的视线中。图为9月22日下午,云南省总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王惠萍代表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主席张百如前往“耿家盛大师工作室”看望耿家盛。从左起:云南冶金集团公司工会副主席王琳、王惠萍、云南冶金集团公司党委常委、工会主席尹立新、耿家盛

耿家盛、耿家华兄弟在研究橡胶机装配问题 (方行欧 摄)

师徒间的悄悄话 (方行欧 摄)

耿家盛在生产现场指导 (方行欧 摄)

(方行欧 摄)

耿家盛在为职工竞赛做辅导 (方行欧 摄)

耿家盛(左)与弟弟耿家华在听上海航天局800所高级技师、全国劳模唐建平讲课

  (上接20日第6版)

  企业篇——

  昆明重机厂:一个高技术工人群体的营养基

  从军品到炊具:昆重没有不能

  欧阳修《醉翁亭记》劈头就说“环滁皆山也”,这句话用在昆明其实也无不当之处。

  昆明的四周都有迤逦绵延的黛青色山脉,因此清人孙髯翁在《大观楼长联》里说:“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南翔缟素,北走蜿蜒。”

  所谓“蜿蜒”,就是今天的“长虫山”。

  昆明方言谓蛇为“长虫”,所以名之曰“长虫山”,是说这条山脉山形蜿蜒,颇类爬行中的长蛇。

  长虫山以其曲线优美的身姿,青翠地逶迤在昆明城北,是一道天造地设的朔风屏障,昆明的冬天所以暄和宜人,和长虫山有着较大的关系。

  在这座山的南麓,就是“昆明重机厂”,当然,它现在的“学名”是“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但昆重人还是喜欢把这个企业简称为“重机厂”。

  昆重的历史既短也长,既长也短。

  说短是指,昆重自己的历史如果以1958年8月8日动工建设为标准,迄今区区57年,不算长;说长是指,如果以血缘来追溯,昆重的历史可以上溯到辛亥革命前的云南造币厂,那就是说,昆重至今至少有100年的历史。

  昆重自诞生起名“云南重型机器厂”迄今整整57年历史中,在厂名变为“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之前,凡6易,加上头尾两次,共计有过8个名字。

  1958年8月8日诞生之日起至1981年7月7日,叫“云南重型机器厂”。1981年7月以后叫“昆明重型机器厂”。1994年4月易名为“昆明重型机械工业总公司”,1996年8月8日改名为“昆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03年5月2日叫“昆明力神重工有限公司”。2009年6月19日,由当时的“昆明力神重工有限公司”引入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增资重组而成“云南冶金力神重工有限公司”。2011年5月,为维护和发展“昆明重工”品牌,公司名称由“云南冶金力神重工有限公司”改名为“云南冶金昆明重工有限公司”。

  这是一个为化肥而生的机械制造加工厂。

  1958年是“大跃进”的第一年,诞生在这一年的昆重,一般人已经不知道,它得以诞生的目的与化肥有关,来自厂志《昆重春秋》第225页记载道:“云南重型机器厂……始建之意图是年产2000吨化肥设备的工厂。”

  但诞生后的昆重,产品不仅不是如此单一乏味,而且是数不胜数。《昆重春秋》记载:“重机厂的特点,产品单件小批多品种。”

  这个看法得到了现任昆重安装分公司经理范子文的证实,范子文在耿家盛目前所供职的拉丝机分公司曾经三进三出,前后工作了12年。他说:“昆重产品特色是小批量,甚至是单件,干完这单活,就再也不会有了,产品既无大批量的,也无长时期生产的。”

  “昆重的产品主要是非标产品,根据客户的特殊或特别需求来设计、生产,量身定制,有时,客户的进口设备某部件坏了,找到我们,给他设法制作一个就可以了,因此,成本高而利润低。”

  耿鼎的一个故事或许能说明这一点。

  1969年,滇南电力局从哈尔滨电机厂买进一台1.25万千瓦的水力发电机,但没有安装使用,而是搁在库房里3年多,等到要使用的时候才发现,长9.5米、最大直径近3米、重达30多吨的发电机转子已经严重锈蚀,其中,转子轴承部分铁锈厚达0.3毫米,不可能运回原厂修理,也不可能上车床再加工,耿鼎和一些技术人员衔命前往现场察看,技术人员都觉得无计可施,耿鼎则表示可以由他试试。

  “我爸接下活计,仔细看了转子轴承,觉得用非常规的思维和方法,还有可能让这个转子起死回生。”过了40多年,耿家盛对笔者复述父亲给他不止一次讲过的这个故事,“父亲根据转子轴承的具体情况,在不能用车床的情况下,自己设计制作了一套工装,他根据轴承的弧度,制作了几片轴瓦,用手工打磨这些铁锈。”

  干了3个月,耿鼎完活了。“他使转子的精度达到了二级,光洁度达到了八级,比出厂时还高了两级,发电机发电温升保持在16℃。”

  “我父亲干这个活,已经不是车工了,车工干活必须用车床作为工具,他没有用,”钳工高级技师耿家华从钳工的专业角度评论说,“从他对这个转子修复的创意、特殊工具的设计制作、对转子轴承的打磨处理过程以及最后的效果来看,整个都是我们钳工的思路和做法。”

  现年76岁的吴尔能老先生是昆重的“老人”,1954年,15岁的吴尔能就从玉溪来到云南铁工厂工作,5年后的1959年伴随铁工厂整体并入昆重,他说,“我们厂,产品能上3台,就算批量生产,有的只做1台就再也不做了。”

  昆重是那个需要高扬“超英赶美”主旋律的时代产物,或许先天营养不足,但它以后的坎坷发展凝聚了一批又一批昆重人的青春、汗水、智慧和理想。

  昆重的产品另一特点是,既可以“上天”,也可以“入地”,就是说,高端的有,低端的也有。

  如果秉持严格尊重历史的态度,要列举昆重建厂以来57年的产品,仅仅列举拉丝机、塔吊、斗轮机、转载机等这些令人瞩目、名噪一时的大型、特大型产品,显然是不够的,昆重历史上生产过的产品,搁在今天的人来看,有的匪夷所思,比如,昆重正儿八经生产过农民挖地的锄头、百姓蒸饭用的锑甑子……

  而同时,昆重在需要的时候,凭借它的装备、技术、工艺、管理,可以转产军事装备或者武器,《昆重春秋》记载:“重型机器厂,在国家处于战争状态时,还可迅速转产军工产品,成为提供重型军事装备的新的军工企业。”昆重原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王琳说,“昆重和平时期,提供基础性的设备,一旦战争发生,马上可以变身兵工厂。”

  事实上,1999年,昆重的一批职工,在耿鼎的带领下,就为海军某单位生产过军品。

  换句话说,昆重既可以生产加工高技术含量的高端产品,也可以生产基本没技术含量的百姓日用品,这是昆重的一大特点。

  昆重的另一个特点可以用马克思在《资本论》里的一句话来表达:“用机器来生产机器。”

  从这个角度看,昆重的各种机器设备,比如以车床为代表的各种机床,是用来生产其它各种机械的,但机器本身不会自动并主动去生产另外的机器,得有人来操作,还得善于操作。

  按王琳的观点,昆重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产品可以分为四大类:“轧机(变厚为薄)、拉丝机(变粗为细);起重化工设备(塔吊、起重机、回转圆筒设备、斗轮机);矿山机械(破碎机、球磨机、螺旋分级机);商品铸锻件。”

  现任昆重安装分公司经理范子文说,由于昆重是一个加工企业,“这意味着从原材料到产品的形态变化,其中之所以有经济价值,就是因为我们在产品的设计、制造过程中,投入了大量的智慧劳动。”

  这就是说,昆重另一个特点就是在对“来料”的处理(加工)过程中,把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的智慧物化、固化于产品中,以获得经济效益。

  因此,昆重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是,昆重的产品折射企业职工的人品——道德、技术、敬业、勤奋。

  由于它的主要盈利模式建立在对人力资源的优化利用上,说得直白一点,它靠技术人员、工人的智慧和智慧劳动产生经济附加值,所以,在昆重,真正懂管理、懂企业的领导,无不把培育、提升职工的(道德、业务、技术)素质当作最最重要的工作来抓。

  这就是耿鼎、耿家盛所以能变为对国家、对企业非常重要的栋梁之才的客观原因,甚至,也是耿鼎坚定地把3个儿子“派遣”到生产一线,逼着他们当工人、学技术的心理基础。

  昆重的加工企业“以技术换银子”特色,可以以一套拉丝机为例作一些管窥——

  一套拉丝机设备出厂,按时价,少则几十万元、一百多万元,多则数百万元,而拉丝机除了部分关键部件来自外购,绝大部分都是由几十吨钢铁变成的,对此,王琳有一个描述,“昆重的特点形象一点说,是‘点铁成金’,一块铁进去,出来就变成各种机械,卖好价钱,这里面,有装备、设备的功劳,更有技术工人的作用,比如,一套拉丝机用的钢铁大概三四十吨,当时的平均钢价几千元一吨,但经过耿家盛他们的手,经过我们车间,这几十吨钢铁出来变成一部机器,卖价就是几百万元。”

  先后3次执掌拉丝机分公司的范子文以一套他们制成后以198万元的价格卖给日本TOKYO STEEL“东京制钢公司”的14个头的直线式拉丝机为例,描述了拉丝机在由钢铁变高技术产品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经济价差。

  他说:“这套拉丝机设计重量为27吨,实际达到了30吨,卖给日本‘东京制钢公司’,每吨6.6万元,扣除这套设备的外购部分重量12吨,这部分是电器、轴承、电机等,总共花了80万元,那就等于余下的18吨钢铁被我们卖了118万元,当时一吨钢的价格是4500元左右,这18吨钢材的成本是8.1万元,118万元里扣除这8.1万元,还有110万元,人工费是每吨8000元,再去掉14.4万元,剩下的至少90万元就是我们的技术工人用智慧和高技术劳动换来的。”

  在《反杜林论》一文中,恩格斯还说,“许多种类的劳动包含着需要耗费或多或少的辛劳、时间和金钱去获得的技巧和知识的运用……劳动是一切价值的创造者,只有劳动才赋予已发现的自然产物以一种经济学意义上的价值。”

  昆重技术工人的智慧劳动,为恩格斯的观点提供了一个个生动的例证。

  企业之于工人,犹如由父母所构成的家庭之于子女,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昆重之于耿家,包括对耿鼎本人,对耿家盛哥弟,其意义不容低估,它是成就包括耿鼎、耿家盛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技术工人的营养基。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共11页

编辑:王莹

热点人物

  • 热点人物

    中国梦·劳动美 大国工匠

  • 热点人物

    他们为3.91亿职工发声——代表委员“微...

  • 热点人物

    代表委员履职故事

  • 热点人物

    致敬抗疫“无名英雄”

  • 热点人物

    代表委员朋友圈中的职工话题⑨:完善大病保...

资讯 · 快评

娱乐 · 体育

学者 · 名家

商界 · 创客

  • 我的灯火生活|一技在身,靠手艺我也“三十而立”

    2018年开始,李大波成为途虎养车上海关山路工场店的店长。“目前我们有7个机修技师、2个美容技师,平均年龄24岁,工作时间三班倒。最近平均每天有28辆车入店,大的修理项目耗时四小时起步,尤其随着上海夜生活节的启动,干到凌晨两三点是常事。”李大波说。

  • 李建红:建议各方协同,补齐交通物流应急短板

    “经历疫情大考,社会各界普遍意识到供应链安全和稳定的重要。”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近日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要强盛,交通须先行,物流要保障。平常即如此,急时更突显。“此次疫情防控,交通物流保畅保供成为应急救援的生命线。”

历史 · 环球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