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气田“守护神”:驯得了“毒龙”,带得好“学生”

来源:科技日报
2021-03-15 13:05:00

  张松才 陈科 科技日报记者 雍 黎

  2月18日,春节假期后上班第一天,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原油田普光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原油田)采气厂普光采气管理区采气工、高级技师王红宾像往常一样身背呼吸器,胸佩报警仪,走进5000多平方米的普光气田集气站,手把手地教转岗员工如何清洗节流阀。

  在这个集气站里,有5050个连接节流管线的密封点,其中若有一处不严实,硫含量极高的天然气就会“呼啸而出”。涌出的天然气压力高达39兆帕,相当于让指甲盖大小的地方承受390公斤的重量。

  2012年,王红宾首次踏入高酸气田——四川达州普光气田,之后便带着团队驻扎在这片无人区,守气井、护管线、驯“毒龙”。截至去年底,普光气田已将624亿立方米绿色能源输送到我国6省2市。前不久,51岁的王红宾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王红宾是我们气田的‘守护神’,他让地下的每一方气都‘出壳成金’。”中原油田党群部主任吴红旗说。

  “永作沉到水底的秤砣”

  出身“石油世家”,王红宾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石油工人。他18岁走出采油技校的大门,被分配到采输气大队工作,从此下定决心“一辈子只干这一件事”。从业至今,王红宾共攻克“计量分离器不关井解堵”等310个制约气田平稳生产的技术难题,取得15项实用新型专利。

  回顾过往,最令王红宾印象深刻的,就是一次拾掇“洋玩意儿”的经历。

  在普光气田里,涉酸设备80%都来自美、英等国。这些“洋玩意儿”若是出了毛病,只能等生产厂家的技术人员维修,这会耽误不少时间,甚至让公司损失上万元费用。其中,安全阀是采气设备的关键部件,每只售价20多万元。

  几年前,王红宾看着一堆被栅栏围起的、等待维修的旧安全阀,心如针扎。一股力量驱使着他,一定要拾掇好这些“洋玩意儿”。

  由于国内没有拆卸这类安全阀的工具,王红宾费了好大劲儿,才用管钳和加力杆卸开阀座。经过清洗后,他找到了旧安全阀的故障问题所在——阀座和阀瓣间因侵入了砂子,导致密封不严,阀中阻隔酸气的波纹管也裂得不成样子。

  随后,王红宾找来细砂纸仔细地打磨阀座,在研磨盘上涂上研磨膏,反复研磨,直至把压痕磨平,又对其进行抛光。经过长达5个小时的修复,他终于解决了设备的密封问题。

  接下来,王红宾开始琢磨怎么更换开裂的波纹管。他发现波纹管被螺母死死地反扣在阀底,为了能把它拆卸下来,王红宾决定自己研制拆卸工具。当天晚上,他连画了7张拆卸工具的图纸;第二天,依照图纸,拆卸工具被加工出来。有了新工具,王红宾不仅3分钟就把波纹管拆了下来,还一鼓作气修好了17只安全阀。

  凭借过人的技术,2014年王红宾被授予由中国石化集团公司评选的“中国石化技能大师”荣誉称号。虽然受到嘉奖,但他却时刻给自己“敲警钟”。“永作沉到水底的秤砣,不当浮在水面的葫芦。”他说,“创新,最忌一有成绩就沾沾自喜、想歇歇脚。”

  “团队强才是真的强”

  “一人强不算强,团队强才是真的强。”这是王红宾常挂在嘴边的话,“团队协同作战很重要”。

  “气田有那么多转岗员工和刚入职的大学生,但他们很少有机会练习操作。若是在危急关头,他们只能‘干瞪眼’。我一个人技能再精也白搭,必须让大家都掌握安全操作技能。”王红宾说。

  于是,在2012年底,王红宾学习创新工作室挂牌成立。第二年,王红宾利用淘汰的采气树等设备和一片废弃场地,建起创新基地,全力打造提升员工技能的“特训营”。在他眼里,任何操作都有创新空间,“就算是一把扳手也能拧出花儿来”。

  虽然,王红宾在创新基地有办公室,可是他得空就往一线跑。到一线跟员工唠嗑、到一线发现创新课题、到一线跟老伙计学艺……

  对徒弟在操作中出现的错误,王红宾往往不留情面,对他们严加批评;但同时会手把手给徒弟纠正错误,督促他们反复练习,以形成“肌肉记忆”。

  截至目前,王红宾共带徒74人,其中1人曾在中国石化气井分析竞赛中获金奖,30人晋升为技师、高级技师。

责任编辑:尹文卓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