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人物频道道德模范-正文
吴建:生死一瞬见担当
http://www.workercn.cn2017-08-30来源: 解放军报
分享到:更多

生死一瞬见担当

追记西部战区陆军某特种作战旅特战三连原连长吴建

  7月6日,西部战区陆军某特种作战旅特战三连追思会在驻训地如期举行。两年前的今天,连长吴建在高原跳伞训练时,为救战友英勇牺牲。视频连线中,已经退伍的被救战士水生岩泪流满面:生死一瞬,连长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他。

  在这个旅2015年7月6日的伞降训练中,吴建是第3名跳伞员。离开机舱、伞包打开的那一刻,吴建的伞绳出现扭劲现象。

  “这是跳伞中容易出现的特情。”有着2000多次跳伞经历的二级军士长王国林说,“只要跟着旋转回过劲,就能排除特情。”

  然而,谁也没料到,旋转中吴建的降落伞下降速度加快,与背向自己、迂回跟队的第2名跳伞员水生岩相撞。吴建的右侧伞衣一下子把水生岩裹住,部分伞绳挂在水生岩的脖子上。水生岩的主伞突然承受两人的重量,下降速度加快。

  “连长,连长,赶快飞伞!”危急关头,水生岩大喊。

  “我飞伞你有危险,先别动,我来处置!”吴建大喊。

  在1000多米的高空,跳伞员的每一个动作都事关生死。面对险境,吴建放弃了打开备份伞的最佳时机。他不停扯伞衣、抖伞绳,水生岩则顺势把伞衣伞绳从脖子上扯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随着勒在水生岩脖子上的伞绳一根根脱离,“刷”地一声,包裹水生岩的伞衣和伞绳一下子抽了出去。

  两伞终于脱离分开。然而此时,他们距地面大约只有400米。

  水生岩安全了。可是,吴建的降落伞还有3根伞绳绕在右侧伞顶,左侧操纵绳滑到吴建大腿根部,导致右侧伞衣不能完全张开。

  这一刻,吴建已很难再打开备份伞。 生的希望渐渐变得渺茫,而死神的脚步却越来越近。“连长,飞伞,飞伞!”水生岩一边大喊,一边双手拉下两根操纵带,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下去。

  可是,这一切的努力都显得那么苍白。吴建的降落伞顺时针快速螺旋下降。几秒钟后,吴建重重地坠落地面……

  7月6日下午,吴建被紧急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光荣牺牲。

  英雄的壮举不是一时迸发,而是源自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

  “只要是他认准的事,哪怕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旅长王炳军介绍,特战专业训练安全风险大,吴建在训练中也曾出现过两次颈椎错位,医生嘱咐他尽量减少剧烈运动,但他工作训练却一如既往的拼命。

  原营长郭海龙告诉笔者,吴建当副连长时,营里正缺游泳骨干,吴建主动请缨,担任起全营游泳课目的总教练。一次在示范水下动作时,他的头部和颈椎不慎受伤,到卫生队简单处理后,又站上了跳台。正是凭着担当本色,全营顺利完成游泳训练,泅渡课目合格率达100%。

  采访中,部队官兵你一言我一语,吴建的形象渐渐丰满起来:3次荣立三等功的机会,吴建全都让给了战士;晚上查铺,吴建用手将手电筒的光遮住;拉练途中突遇暴雨,吴建把雨衣让给战士;最后一次跳伞前,吴建把连部留的饭让给战士,自己泡方便面,可还没顾得上吃,就参加集合准备跳伞……

  “生死考验面前,你主动把生的希望让给了战友”“30年的人生,20秒的英勇,见证了你的伟大”……直到今天,网上追思吴建的帖子仍然不断刷屏。

  斯人已逝,英魂长存。(孙利波 樊净芷 马振)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