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评论就业理论网视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城建教育打工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2019年9月17日职工故事

程李美:绿色的种子

  2017年,塞罕坝被联合国授予“地球卫士奖”。我就出生在这里。

  我的父亲是林场的一名普通工人。林业工人的孩子从小就跟树最熟,看到最多的是树,听到最多的也是树,我甚至觉得父母把我也打扮成了一棵树:肩上的书包是绿色的,身上的衣服也是绿色的,小时候,我总吵着要穿花裙子,可父亲每次都是那句:“绿色好看!”

  父亲是固执的,像所有塞罕坝人一样,一辈子就只做一件事——种树。冬天最低温度零下43摄氏度,连年积雪7个月,还常年住着阴冷潮湿的地窨子,所以很多人都患上严重的风湿病和肺气肿。在山上,吃的是黑莜面,喝的是化雪水,还不到50岁,爸爸的牙就全都掉光了。过年的时候还贴着这样的对联:一日三餐有味无味无所谓,爬冰卧雪冷乎冻乎不在乎。我不理解,他们怎么对种树就那么“有瘾”,对艰苦就那么淡然。而我发誓要走出这片单调的绿色,追寻一个色彩斑斓的青春!

  2006年我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学,父亲送我上火车,他忽然问我:闺女,毕业了还回来不?我说,爸,这可是您给我起的名字——程李美,不就是“城里美”吗。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北京,做着喜欢的工作,过着喜欢的生活,偶尔才会梦到家乡的那片绿色。2013年我正值事业上升期,父亲却查出了胃癌,回到家我搀扶着父亲爬上了门前的小山坡,阳光洒向无边的林海,深深浅浅的绿色就像生命在律动,父亲说:“多美的绿色呀,闺女回来吧!”

————————阅读全文————————

  看着眼前的一棵棵树,就像一个个卫士,它们手挽手构筑起了护卫京津的生态屏障。那一瞬间,我理解了父辈们的坚守和执着,也为了多陪陪父亲,我考回了父亲曾工作过的林场。在这里,我每天5点起床,烧大锅睡火炕,也像男同志一样上山造林,打号检尺。我的师傅50多岁,他的脸色一直黑得难看。我原以为是长期造林晒的,直到有一天他一手顶着腹部,一手艰难地刨着树坑,我才问出来他已经是肝硬化晚期了。我说:“师傅,你为什么还要上山?”他说:“咱林业工人的命就在这山上,多种一棵树,身后就多一片绿!”

  2015年,病重的父亲1米78的个子瘦到了76斤,病榻前我死死地攥着他的手,可父亲还是走了,但他是安心的、无憾的,因为他知道他的女儿和他种的林子一样,都会成才!按照父亲的遗愿,我把他的骨灰洒在了他毕生工作过的林子里,生前种树、死后育树,这就是林业工人的一世情怀!

  5年来,我踏遍了12个林场的54个营林区,我们探索出了全林经营模式,我们编制的森林经营方案是国内首个通过国家级论证的方案。

  3代人,半个世纪,将昔日飞鸟不栖、黄沙遮天的荒原,变成近百万亩人工林海。中国林科院评估显示,塞罕坝的森林生态系统每年提供的生态服务价值超过120亿元。大自然没有辜负我们的努力和付出,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

  2017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对塞罕坝林场建设者感人事迹作出重要指示。今天我要说:我是新一代林业工人,我要做一颗绿色的种子,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一代接着一代干。用我的赤诚去播荫洒绿,用我的青春伴祖国同行!

往期回顾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9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