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编者按

2018年7月30日职工故事

夏荔:做新时代的愚公

  大家好,我是一名铁路隧道工程师,我叫夏荔,先来说说我和铁路的缘分,我想这份铁路情节应该是从我父亲那一辈延续下来的,我的父亲是1984年代的铁路兵,我也是追随我父亲的脚步,毕业之后选择了铁路。

  过去八年的时间,我和父亲共同参与修建了一条铁路,这条铁路叫兰渝铁路,途径22个县市区和13个国家及贫困县,其中有一条隧道就挖了八年。胡麻岭隧道全场13.6公里,我们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就挖空了10多公里,而最后的173米,我们却足足用了六年,因为距离隧道还剩173米时,我们的地址出现了变化,隧道前方涌出了大量的泥沙,稍有不甚隧道就会出现变形、塌方,甚至造成人员的伤亡。

  当时,我们请了国外专家一起来研究解决方案,尝试了很多方法,但都以失败告终,德国专家从工地撤离的时候对我们说了三个字“不可能”,人类不可能在这种地方打隧道。我们崩溃了,隧道已经挖了10多公里,难道就这样要废弃吗?还有铁路修了800多公里,到了这里怎么办?飞过去吗?如果火车飞不过去,我们就必须把这条隧道打通。

  我们就把里面注入化学水固化它,有水就想办法排水抽水,甚至我们还想到了九宫格的开挖方法,想尽了一切办法终于有了成效,我们以每个月5米的速度在龟速前行,虽然慢但是隧道毕竟还在前进着,世界难题是挺难的,但是我们中国人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把这到难题解开了。

————————阅读全文————————

  终于在2017年的6月19日,胡麻岭隧道正式贯通。这短短的173米,父亲在那头,我在这头,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小时候经常见不到父亲,父亲每年只能回家两次,初中的时候老师让我写父亲的作文我写不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我的父亲,还记得我和母亲去接我的父亲,一下火车父亲看到我就哭了,我问我的父亲为什么,那个时候不理解父亲为什么会哭。当我成为一名父亲,时隔一年再次见到我的女儿时,我突然明白了一个做父亲的心情,我的女儿今年三岁了,每次和妻子视频的时候,女儿总喊着不要爸爸。就在前几天我见到我女儿的时候,她还不认识我,妻子让她叫爸爸,她才叫了一声爸爸,那一刻我心如刀割,没能陪着她见证她的成长,这是我作为一名父亲这辈子最惭愧的地方,但是我希望有一天她能理解我。

  在祖国日益强大的今天,我们有底气去迎接一个又一个所谓的不可能,兰渝铁路通线之后,兰州到重庆从原来的22小时最终将缩短到只需要6个小时,这条铁路只是我们国家大国工程系列的一个缩影,而越来越多的中国创造正遍布在每一个角落,这背后代表的是国家科技的强大和民族的强盛,这也是每一个中国人奋进不息的坚强力量。【全文】

延伸阅读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